哈里回家跟妻子说了这件事,而玛丽却趁他低头拿东西的时候对着他失聪的左耳说

飞机第二天上午才能起飞,但是朱迪已收拾好行李,准备出发。当然,她应该等哈里回来后再去,她曾答应哈里,等他回来后再去的,可是,她已无意等待。

因为对这个电影太喜欢,所以不得不剧透,不得不像讲故事一样,一点点来述说。

     
逐姆斯-哈里是华盛顿特区的一家邮电局的快递员。他大约四十多岁,细高挑的身材,一张长脸,带着近视镜,透出一双蓝眼珠。

马里恩环视着这块荒凉杂乱、崎岖不平的野地:“如果你不知道确切的地方,在这种荒郊野外,你究竟怎么能找到它呢?”“就像住在木屋里的人那样去找呗。”汉克说,“冬天大雪覆盖了路面,他们回家的时候,得有个东西作指引。”“你想说什么意思?”汉克指着沿路的树林:“看到那些小标记了吗?”“哦,你是说树上的那些刻痕?”“对。哦,你看,沿着这条路你可以看到一条长长的刻痕,下面还有两个短痕。它们快长满了,没有明确的寻找日标的人是不会发现它们的。而对于熟悉森林生活的人来说,这已经够清楚了。”“你认为这两人在通向他们木屋的小路上留下了刻痕?”“一定是的。”“还有多远?”汉克咧嘴笑了:“我怎么知道!我只是在寻找刻痕。”他在鞍上转过身去,把右脚又插进马镫里。“好吧,”他说,“我们走。”沿路上到处都有小片的野生草地,马里恩可以看到一片令人生畏的广袤地带——1英里连着1英里的杂乱的山峰、布满着阴影的万丈峡谷,高耸入云的锯齿状山顶上覆盖着皑皑白雪。汉克·卢卡斯回头看着她,咧嘴笑了:“很美吧,是不是?”“我想是的。”突然间他勒住了马。“什么?”“一只麋鹿。”他说。“在哪儿?我没看见。”“在那儿,等一会儿,它正准备要冲马叫唤呢。”从阴暗处传来一声响亮的长笛似的唿哨声。开始是低鸣,然后升高了调子,接着是两声低一些的叫声,最后没音了。“哦,太神奇了!”马里恩惊呼道。“第一次听麋鹿的叫唤?”她的眼睛闪烁着,点了点头。“它不喜欢这些马,”卢卡斯说,“它以为它们是一些雄麋,是对手。这一带很荒凉,它不怎么认得人。瞧,就在那树荫底下。”她看见了,一只庞大的长着鹿角的动物站在树荫里。突然它用足刨着地,低下头,发出一串短促而尖锐的咆哮声以示挑衅。“看来它准备进攻了。”马里恩警觉地说。“是的。”汉克咧嘴笑了,“但是在对我们造成任何伤害之前,它会闻到我们的气味,发现我们不是麋鹿,然后匆忙逃走。”他突然转向她:“我发现你并不想拍下它。到目前为止,我还没看见你拍下什么东西。如果你到这儿不是来拍照,那又是为什么呢?”她说:“如果我告诉你,你能够保守秘密吗?”“我会的。”那只麋鹿往前快走了两步,然后突然辨识了他们的气味,嗅了嗅,迅速转身逃走了,就像一大片快速掠过的云彩的影子,它硕大的身躯很快就在树林里消失了。马里恩说话的时候显得急促而紧张:“我进山是找我哥哥,我想他就是和弗兰克·阿德里安在一起的那个人。这是我想和那两人一道走的原因。”汉克把马调了个头,面对着她。“好的,”他平静地说,“你和我说说他吧。”“我不太清楚,”她说,“去年夏天,我接到了哈里的最后一封信。他那时在特温福尔斯。报纸上登了一则广告说,有一个男人因为进山养病,需要一个十分熟悉宿营、捕猎以及采矿的同伴。这个人除了愿意平分发现的任何矿藏或皮贷的利润之外,还愿意提供抵押品。哈里写信对我说他回复了广告,得到了这份工作,他很喜欢他的同伴,而且他们准备进入萨蒙河支流地区。那是我得到的关于他的最后的消息。”“他常写信给你吗?”“每两三个月一封吧,”她说,“但我们很亲密。”“他给了你什么地址没有?”汉克问。“给了,就是县府所在地。”“你往那儿给他写信了吗?”“是的。”“有什么结果?”“信被退了回来。我没想过哈里会走远,而且他不会走了这么久却不写一封信的,除非有什么不测。我一直怀疑那广告有诈。”“我明白了,”汉克说,“你哥哥叫哈里·钱德勒?”“哈里·本顿,”她说。“我叫马里恩·钱德勒·本顿。在知道更多的情况之前,我不想用我的姓。我想如果哈里遇上了什么麻烦,我或许可以帮帮他。他很冲动而且有些任性。”汉克敏锐地看着她:“他以前遇上过麻烦吗?”“是的,你知道,他——喔,他是很冲动的。”“为什么你不告诉科利斯·啊德里安这些呢?”“因为万一他有了麻烦,”马里恩说,“如果人们不知道我是谁,我可以多帮他一些。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告诉你,是因为你知道了我来这里不是拍照,所以我想让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样我就不会再去打探了?”汉克咧着嘴问道。“差不多吧。”“你这位哥哥是家里的逆子吧?”“是的。”“但是你仍喜欢他?”“是的。”“愿意告诉我上次他遇上的麻烦吗?”“不。”汉克用马刺轻轻地触碰了一下马。“好吧,”他说,“我们走吧。”他们又骑了半英里,正穿过大猎物区。有两次,他们看见鹿群在站着观望他们。一次他们还听到森林里突然传来一阵阵声响,原来是一只庞大的雄麋鹿见他们过来时在让母麋鹿逃窜,然后那只雄麋鹿自己还转过身来挑衅地冲他们叫着。“通常在麋鹿活动地带,不会有太多的鹿在附近活动。”汉克说,“但这里似乎有不少,我——这是什么?”他突然停了下来。“我什么也没看见。”汉克指着一棵树。“哦,是的,现在我看见了。是一个刻痕,和这条路上的刻痕不一样。看样子刻它的人不希望它太显眼嘛。”汉克指着其它一些树,上面的刻痕几乎已经看不出来了,“想去看看吗?”他问道。她点点头。汉克掉转马头顺着山脊而下,沿着不明显的小路前行。“你不留下一些记号之类的,以便让驮队赶上我们吗?”“他们会看到我们的足迹的。”汉克说。他们绕着走过了几大片稀疏的树林,在绕行的途中两次迷了路,但最终还是又找到了路。然后他们突然发现了一小片空旷地带和一座小木屋,事前毫无预兆。汉克翻身下马,把缰绳掷在地上。马里恩看了这小木屋一会儿,然后从马鞍上跳下来。“这就是照片上的小木屋,”她说,“照片是从那边拍摄的。”“我们四下看看吧。”他们穿过门前的那一小块空地,汉克推开了木屋的门。马里恩站在他身边,仔细打量着这间小屋。里面有一个粗铁打制的柴炉,两张倚墙而设的床,一个做工粗糙的板凳,一排钉在墙上的盒子组成了碗柜,里面有一些碟子和刀叉。一个煎锅挂在钉子上,还有一个很大的长柄炖锅,底朝上盖在炉子上。小木屋是泥地面,但它比马里恩看过的任何丢弃的木屋都干净。然而,屋里还是有种特别的霉味,这表明距离上次炉子里有火或是床上有人睡觉的时候已经有很久了。桌子上有一盏半满的煤油灯。“嗯,”汉克说,“我想就是这儿了。你说你哥哥是一个老资格的野营手?”“是的。他有过很多设阱捕猎和勘探矿藏的经历。他不怎么喜欢文明世界。”汉克点点头。他脱下帽子,挠着鬓角的头发。“怎么啦?”她问道,“什么事?”“没什么,”汉克说,“我想一切都正常。我们还是回到原路上去吧。我们就在这儿附近宿营。”“我们可以在这片空地宿营,用这间小木屋,不行吗?”“最好别这样,”汉克马上说,“我们回原路吧,然后——嘿,这是什么?”汉克看着钉在木屋墙上的几个盒子。“是什么?我没看见什么东西。”汉克说:“那张纸,看上去像一个信封边。”“哦,是的。现在我瞧见了。”汉克走过去,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了信封的一角,把它从盒子与木屋圆木墙之间的缝隙里抽了出来。马里恩紧张地笑了一下:“这一定是他放在那儿的一封信,忘邮了。”汉克把信封翻了过来,说:“这是写给‘任何一个发现信的人’的。信封没封,我们看看吧。”汉克打开了信封,取出仅有的一页纸,纸的正反两面都写满了工整的钢笔字。他把信铺在桌面上。马里恩,与他并肩站着,和他一道读着信:我的名字叫弗兰克·阿德里安,直到最近几天,我才记起关于我自己的很多事。我娶了科利斯·莱瑟恩·阿德里安,我把她的地址写在了信的末尾,这样,见到信的人在必要的情况下可以通知她。我患了记忆丧失症。不久前的一次发作使我离开了家。有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自己是谁,只记得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在一次汽车事故中,我头部受了伤,之后记忆出现空白。然而近来我的头脑清醒过来,现在知道自己是谁了。这一段时间我和一个叫哈里·本顿的奇怪的人合伙,他是一个很有森林生活经验的人,而且长于骑马旅行和勘探。我们到这间小木屋来做一些勘探,到天冷时则设阱捕猎。我曾听说过木屋热病,那是一种奇怪的病。这种病是两个人不得不彼此经常呆在一起,直到最后彻底厌烦并被激怒,从而产生了一种精神错乱。我从来没想过这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很正常,可我的同伴,哈里·本顿,渐渐地显出木屋热病的症状。他怀着一种强烈而不正常的故意仇恨我。我想他疯了。几天前,我们为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争执过,但我能看出本顿变得非常狂怒,而且一直耿耿于怀。我打算离开这儿,但我还是一个新手,这会是一次艰苦的行程。我敢肯定,如果本顿发现我背弃了他,他一定会追杀我的。因此我想抢先动身以防他追上我。如果最糟的事情发生了,请发现这封信的人通知我的妻子。信上的署名是“弗兰克·阿德里安”,在署名下面是他妻子的地址。汉克拾头看着马里恩·本顿。“哎,多荒谬啊!”她惊呼道,“这人一定不正常。哈里一占也不像他说的那样。”“热病是一种奇怪的东西。”汉克说,“我曾见过一些很好的人。在他们患上木屋热病之前他们是极棒的野营伙伴。后来——唉,这是一种精神病。你无法——”“哦,胡说八道!哈里和别人一起在这个地区到处野营。他在山里呆的时间和你一样多。认为哈里会那样勃然大怒,这大荒唐了。”“可是,和一个新手呆在一块当然是一种痛苦,”汉克指出,“有时,仅仅是和他们争吵就足以让你……”“可是,汉克,那绝对太愚蠢了。我不知道这人为什么要写那封信,但是,我知道,它太荒唐了。”“好吧,”汉克说,“我们回去吧,去拦住驮队。我们将在这附近宿营,再看看这木屋。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很井井有条。”马里恩点点头,她太震惊生气了,不想多说话。汉克环顾四周,仔细看了一会儿,然后说:“哦,哦,这是什么?”“什么?”汉克向一面墙走去。墙脚处有一些棕红色的斑迹,那显然是什么东西溅到了木墙上,干了之后留下的梨形痕迹。马里恩看着污迹,然后抬眼望着汉克:“汉克,这是……”汉克点点头,说:“我想我们最好离开这地方,去和他们会合。”当马里恩·钱德勒·本顿、科利斯·阿德里安、詹姆斯·德威特和汉克·卢卡斯返回小木屋时已经是下午晚些时候了。在此期间,他们找到了一个宿营地,肯尼和厨师留下来卸马、扎营。卢卡斯简短地描述了他们的发现并让大家看了那封信。马里恩则向每个人宣告了她是哈里·本顿的妹妹,并嘲笑那封信。詹姆斯·德威特对她的声明并不惊讶。然而,他很快地就站在了阿德里安夫人一边。“你认为弗兰克·阿德里安写那封信纯属玩笑吗?”他说。“他是一个新手,”马里恩说,“他不习惯和任何人住在山中。哈里或许有些不爱说话,而弗兰克则把这视为木屋热病。”“嗯,如果弗兰克平安无事,而这一切又只是误会,”德威特说,“那为什么他的妻子得不到一点他的消息?”“因为他有健忘症。他又丧失了记忆。”“或许吧,”德威特说,可从他的语气里能听出他一点都不信。“既然我们都已经取下了面具,那我也不妨告诉你,我是主管夫踪人员部的警探——喏,这是我的证件。”“我们走吧,好不好,”科利斯·啊德里安说,“我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我只想找到弗兰克。我们走。”他们一到达小木屋,德威特立即负责起现场,检查墙上的棕红色的斑迹。“那些污迹是血,”他说,“现在,我们得小心些,不要弄乱了屋里的任何东西。汉克,告诉我你发现这封信的确切地方。”汉克·卢卡斯把信又插回了盒子后面。“就在这儿,”他说,“就像这样向外伸出一点儿。”“就伸出这么多?”“是的,差不多就是这样。”“我明白了,让我们看看炉子吧。”汉克说:“这里似乎没有什么木柴或引火物,但我可以出去弄一些干木柴,只要几分钟就可以让屋里暖和起来。”“千万别,”德威特说,“我们要让一切保持原样,除了可以看看炉架下面的炉灰。”

前天,在哈里飞往北部的缅因州之前,他曾告诉他:“你只去几天,等你回来,我们再签字。”可是,在等他回来后,她却飞往那个迷人的海滩了。她何必急于和哈里离婚呢?

故事发生在一个叫做贝福德•福斯的小镇上,男主乔治12岁时为了救掉到冰窟里的弟弟哈里,患上了重感冒,致使左耳失聪。

       
哈里走到一处墙角,发现地上有一面国旗,他忙哈要卷起来。正巧邮局的人叫他回去,说是来信了。哈里边卷边气愤地说,太不像话了,国旗还有随便扔的。

喝完了第二杯咖啡,她拿了张报纸并点燃了一根烟。就她而言,离婚之事根本不急,该着急的倒应是哈里,他急着和玛丽结婚,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会答应她提出的所有条件,甚至是不惜一切。

镇上有一个最富有也最卑鄙人,叫做亨利•波特,他控制了大半个镇,镇上很多居民都租住在他的公寓里,受到他的压迫和欺凌。

       
哈里回到邮局拿信读起来,原来是华盛顿的好朋友邀他去有事。他非常高兴,这是小时候他常去的地方。哈里回家跟妻子说了这件事,妻子同意,反正腿长在你的身上,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妻子自从和哈里生活,处处看不上他,说他地位低,是一个熊抱。为此两个人经常意见不合,感情越来越差,已逐渐走上离婚的边缘。

哈里回家跟妻子说了这件事,而玛丽却趁他低头拿东西的时候对着他失聪的左耳说。她看完了报纸,便研究起了貂皮和钻石方面的广告来,那两样东西深受女士们的喜爱,但哈里早已不给她买了。他注意到一些耳环,和她项上的珍珠项链倒是很般配,她刚想撕下这则广告,却又想看看反面,是不是忽略了什么,但是反面却只是讣告栏。正当她要翻过来的时候,她瞅到了讣告栏中的一个名字,仔细一瞧:“汉孟德城,玛丽女士突然去世,享年四十五岁,订于本周一上午十一点在惠普尔殡仪馆举行追悼会”。σ鬼τ大υ爷φ

乔治在高尔老爹的药店里打零工,他梦想做一位探险家,12岁他就对小姑娘玛丽说,总有一天他要去探险,要妻妾成群,要讨三四房老婆。而玛丽却趁他低头拿东西的时候对着他失聪的左耳说:乔治•贝利,我至死都会爱着你。

哈里回家跟妻子说了这件事,而玛丽却趁他低头拿东西的时候对着他失聪的左耳说。哈里的两个小女儿也要跟着去,起初二人不同意,但孩子硬要坚持去,哈里没有办法,只好妥协。

她花了好几分钟,才感觉自己不是在做梦,相信这是事实。她自言自语道:“可怜的玛丽小姐在这场戏中是惨的人。可是她的死亡,对哈里又是开了个多大的玩笑啊!”带着一些不易觉察的胜利者的微笑,她撕了那则讣告,把它放在皮夹子里。或许她可以再开一个玩笑,把这则讣告从佛罗里达给哈里寄去。

高尔老爹由于儿子去世伤心过度,精神恍惚,把要为布莱恩夫人儿子治病的胶囊灌成了毒药,被乔治及时发现并告知高尔老爹使他没有犯下大错。乔治向高尔老爹承诺,他永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哈里带着两个女儿开着小汽车出了市区直奔郊外,最后在一栋三层的小木楼前停下,哈里下了车,第一感觉像到了战场一样,四处硝烟弥漫,火药味十足。小木楼四周围有铁丝网,上面的牌子上写着——有地雷……哈里让孩子坐在车上,自己带着恐惧往院里看,哇,乱七八糟,有战坏的军车,枪支,弹药,轮胎等,一处一牌。哈里再看,铁门上锁。他钻出铁丝网,一步一步往木楼靠近。

想到这点,朱迪似乎要大笑起来,直到有一个想法跃入她的脑海她才没有笑出来。玛丽的死,可能会使哈里和她重新磋商离婚条件。假如这事真的发生,那自己就惨了。她把手中的香烟掐灭,心想,那么一来,她不仅分不得更多的财产,甚至一点也分不到。

哈里回家跟妻子说了这件事,而玛丽却趁他低头拿东西的时候对着他失聪的左耳说。若干年后,乔治长大了,他终于省吃俭用的攒够了钱,准备去环球旅行了,他要去意大利、巴格达、撒马尔罕,他要去上大学,他想在三十岁之前成为一个百万富翁,他热血沸腾、壮志满满,他要去闯荡世界!!

       
突然枪响,一颗子弹贴着他的面门飞过,吓得哈里趴在地上。这时一个老头说,别动,他会打死你的。你们这帮税务局的家伙,又来要钱了。哈里听了便上前解释是应邀而来,枪声停了,一个白发苍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走出来,哈里爬起来喊,我是逐姆斯-哈里,女主人笑容可掬地把他父女二人领到楼上。原来女主人有一个收藏军备品的嗜好。这里的东西都是二战时期的废旧品,价值无可估算。可是当地的税务局要霸占,说什么这些东西全都是国家财产,或者处处找理由让她缴高额税金,甚至要充公。真是岂有此理!这些财产全部属于个人所有,宪法规定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因此老太太说,我守寡多年又快要死了,你是我的朋友,财产只有交给你看管。哈里开始推辞,后来到各处一转,发现还有地下室,枪支弹药和望远镜以及防毒面罩等。后来就答应了。

除非在哈里获得玛丽的死之前就和她签好离婚协议,这是她唯一的希望。他一旦回到家,说不准他很快就会获知消息,也许有人会打电话给他,也许他会自己给玛丽打电话。她能想像哈里现在的样子,在缅因州的小木屋里,正在做关闭木屋,准备过冬的工作。木屋没有装电话。这么说,她还有什么可等的。

可是,就在乔治成行之前,他的父亲得心脏病去世了,他不得不放弃了环球旅行。而父亲和比利叔叔创办的“贝氏兄弟建房贷款合同公司”的董事们又推举乔治为新行政秘书长,若他不上任,公司就要被解散。乔治实在不忍心父亲辛辛苦苦建立的公司被这样解散,更不想整个小镇的居民继续被波特统治,继续住贫民窟,继续受波特的压迫,于是乔治放弃了上大学,他把自己攒的钱都给了哈里,哈里去读了大学并在大学里成了橄榄球明星。

哈里把两个女儿叫了进来,让她们跟着自己一点一点地整理东西。那个佣仆老头很好,对这里的地形十分熟悉。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乔治满心期待的等着哈里毕业,希望他毕业后回来接管公司,这样自己就可以去实现环球旅行的梦想。可是哈里毕业后却带回来妻子,也有了一份前途无量的工作。

       
三天过去了,哈里和女儿还没回来,妻子气坏了,开车赶来问,你领着孩子在干什么?坏蛋!哈里说我准备创业……他带妻子游了一遍,但妻子还是坚定不移地打算与他离婚,领着两个女儿开车走了。

乔治与那个在他12岁时就对他说会爱他到死的玛丽结婚了,他说要放下该死的工作,带玛丽去度蜜月,去纽约待一个星期,再去百慕大群岛待一个星期。可是在结婚当天又因为公司出了问题,乔治和玛丽把度蜜月用的两千美金都拿出来分发给镇上的居民,他们的蜜月旅行也泡汤了。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不幸的是当地的税务局长太坏,与女主人在法庭上审议关于纳税问题,可是这税务法庭当然偏向他们自己,按照当地的税务法规,判决老太太拿出十九万美元纳税。最后把女主人气昏了,第二天就死了。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