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男人特殊的味道,在别墅内有她的画室

自从李娜的出现,璐璐和晓荷就不能象以前那样的自然了,正好赶上李娜有事,也顺便回趟家看看,这才给了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

第三十六章、给李娜作画

当韩艳玲回到公寓,心情象是平静了许多。也许她得到了性欲的满足,不象早晨那样,欲火如注。

整整一夜,晓荷没有合眼,总是想着她们,他是第一次这么痴情的,为了她们,他自己又泄露了自己的纯真。

璐璐这天,总感到有些失落,仿佛就好像缺少什么似的,没着没落。她多么想需要他,可他却总是那么的无动于衷。璐璐家条件特别好,父亲是某公司的总裁,家中有好多家产和一撞别墅。而且璐璐自己独居一处,在别墅内有她的画室,雕塑室等。

晓荷正背对着门面对着一件雕塑品欣赏出入神的状态,一股满意的潮水海浪一样地涌动。他惊叹于璐璐裸体本身的自然美丽及艺术造型的美丽。更惊叹于自己雕塑艺术手法的精湛。

她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香烟,在吐着一圈圈的烟雾,她一边轻吐,一边看着。仿佛从那一圈一圈的迷雾中,寻觅到一点什么。她吐完烟雾,长长舒了一口气。

也许这是男人自我泄情的一种方法,晓荷自己清楚的知道。

这天傍晚,璐璐同晓荷作完画,便驱车来到别墅,璐璐和晓荷先后下了车,晓荷跟在她的身后,来到别墅。这时的璐璐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就象自己终于把自己喜欢的人领到自己的家。就象猎物被猎人掠到引到自己早已设计好的笼子里。晓荷跟在她的后面,象一个听话的小羔羊,进入到她的房中。

突然,门锁一开,李娜从门外走了进来,晓荷还在全神贯注,没有发现她。

她还是想念着晓荷,因为他在那些男人中,是使她着迷和爱恋的。在他的身上,有一种男人特殊的味道,她特别的爱闻那种味道。

晓荷自从泄身后,全身就象散了架似的,拿不起个数。或者说总是提不起精神来。有几次自己努力的想但都无过于爱,只好躺下,任那夜晚的风撩拨着赤裸裸的胴体。

璐璐还没等晓荷回过神,就急忙跟他说:

李娜说了一声“晓荷老师好。“这才把他从梦中惊醒。

为了他,她找了一整天,后还是没有找到。在那里把对他的一切的情,都倾注到钟瑞的身上。钟瑞成了他俩之间情感的纽带,是供她发泄性欲的一种工具。

璐璐坐在他的身旁,静静的注视着他。他睡得是那么的香,周围的一切,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徒劳,没有任何能影响他的。那光滑、白嫩、细润的肌体,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得美丽动人。那缕缕晨光,象报偿一种渴望,都亲昵着他的肌肤,那丰满的柔臀,象两座俊逸遐迩的山峰,耸立在阳光下。她爱恋地审视着,疼爱地轻抚着,那种生理的冲动,在她火热的体内涌动。但她极力的克制,因为美能给她带来精神的享受。

“走,我领你到我的画室看一看?”

“啊,是小李回来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去接你。”

也许她太累了,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她无须等下去,拿起画板,抄起画笔,再次给他描画那男性阳光下的美丽。

晓荷跟在璐璐的后面,就象唯命是从一样,和她一同进入画室中。参观完她的画室后,她又领着晓荷参观了其它的工作室,什么雕塑室、写作室、休息室等等。那边是我的寝室,走,我领你去瞧瞧。晓荷说这么大的别墅就你一个人住,璐璐说是的。

“不,不用,晓荷老师。我还以为你没有在家呢?”

———————————————

每当勾画每一个线条,他都是那么的执着认真,仿佛那每一笔,都能给她带来精神上的享受。

“晓荷,我今天请你来,初的想法是叫你单独教我雕塑,你刚才已经看见了,塑泥我都准备好了。”

“你坐,我正在———–”

李娜自从璐璐回到别墅一整天没有回来,她自己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便一个人在街上溜达,走着走着,突然一辆皇冠车“嘎吱”一声停在了她的面前。车窗打开,璐璐把头伸出来喊道:

晓荷还没有醒,赤身裸体侧躺在那里,那明媚的阳光正好从玻璃窗上投射过来,照在他裸露的肌体上。

“你的泥塑作品不是很好的吗?”

“晓荷老师,什么作品叫你这般痴迷呢?”

“李娜!”李娜定睛一看,惊讶地说:

也许这是一种自然,就在毫无准备和不再意的时候,就能出现一种意外的美。

“不,我不满意,特别是女人体的泥塑,我就是塑不好它。”

“小李你来看,这件雕塑品怎么样,可谓巧夺天工吧?”

“呀!是璐璐姐呀。”

璐璐一边精心细致的描画着,一边欣赏他自然的美丽,她爱看这种超脱人为感观的美,她美得自然和纯正。

“晓荷,今天我请你来,主要就是叫你给我塑造一个泥塑,你看好吗?”

“晓荷老师,这件作品我好熟悉呀!”

“块上来,走咱们去到海边玩一玩。”

璐璐画着画着,从他俊美的裸体上领会到一种自然。这是一种超脱现实感观的依赖,是一种创作美,塑造美的佳境界。

晓荷看了看身旁的璐璐,有些不好意思,羞愧地说:

“熟悉?小李,你怕是在说梦话吧?”

李娜急忙上了车,看见了晓荷坐在靠背上,说道:

李娜自从早上出去,到九点多钟才回到璐璐的住处,她高高兴兴进了屋,喊了两声“璐璐姐,”屋里没有人应。她就在整个屋里找了一遍,也不见璐璐的影子,她自然自语道:

“那不好吧?怎么我能那样给你———–”还没等晓荷说完,璐璐就一下打断了他的话,你还怕羞,那天晚上你怎么不怕羞呢?”晓荷听她这么一说,也就语无伦次了。吧嗒着眼睛看着璐璐。

“不,晓荷老师,我象见过的————,啊,是的,晓荷老师,你看,这分明就是璐璐姐吗!”

“晓荷老师也在呀?”

“她上哪去了呢?怎么不等我回来呢?”

这是一间宽敞的雕塑室,室内零散地堆放着一些作品,晓荷想这些作品都是璐璐亲手捏作的,虽然有的作品说不上完美,但创作得还可以。

“当然,当然它就是璐璐。”

便坐在了晓荷的身旁。

“是不是上晓荷老师那了?”她站在那反复思忖着,抬头一看表,已是上午十点多。

璐璐还熟练的拉上了窗纱,整个雕塑室象笼罩在一个朦胧的感觉。有些微醺的阳光从纱幔里漏了下来,把整个的雕塑室笼罩在光鲜明照的氛围。此时的璐璐做好了这些准备,就来到晓荷的身边,撒娇地对晓荷说:

“璐璐姐真是美神的造化!晓荷老师,我敢说,要是没有璐璐姐本身的美丽,任何一位雕塑家也不会雕塑出这么完美的作品!”

璐璐开着车,在向前急驶着。

她从时间上看,一定是璐璐姐看她没有回来,独自到晓荷老师那里去作画了。

“晓荷老师,模特来了!”

“这是谁雕塑的呢?”

车里的李娜刚开始坐在晓荷的身旁有些不好意思,羞得满脸通红。但经过一阵的交谈,她才慢慢适应过来。仿佛此时的晓荷,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吸引着她,她有些心跳加速,全身象热得难受,汗珠都浸了出来。

她就急忙打了个车,来到晓荷的住处。

璐璐一边说着,一边向晓荷走来。这时的她,头发高高盘起,盘成古代女子云髻一样的发型。披着一片完全透明的红纱,携着一阵醉人的芳香。

“噢!是你雕塑的。”李娜看了晓荷,用肯定的语气说。

晓荷看她热得那样,就掏出手帕,伸手递给了她,说:

这时房门虚掩着,因为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来,是处于一种世外挑源的境地。

还没等晓荷缓过神来,璐璐就早已脱得溜光,用一袭红纱遮住了自己美丽的胴体,在晓荷面前罢出一个嫦娥奔月美丽的造型,叫晓荷雕塑。

“是我,现在的女孩子,比起过去的女孩子,要精明也更现实了!不说别的,小李,你瞧,璐璐这“嫦娥奔月”的造型,你说,是不是完美无缺?”

“你擦一擦,汗水都淌下来了。”

李娜看房门开着,就轻手轻脚走向屋里,来到画室,画室里没人,就又向晓荷的卧室走去。

晓荷找到合适美丽色调的地方,仔细的从上到下,从左到右,进行审视着这个美人体,一点一滴的给她雕塑,就象自己全部的精力都集中于此,他不敢落掉一个细节,更不能放过她每一个部位。雕塑完璐璐的面部,开始雕塑她的胸部,晓荷本虚抬头观看,但还是羞怯地盯视璐璐的胸部,晓荷同所有的雕塑家一样,雕塑女人的裸体,面部胸部腿部是为关键的三个部位,作品是否富有灵感和气质,主要在这三部上体现。当然腰部和臀部也是不可缺少的部分。

“是啊,璐璐天生丽人,再加上她独有的讨人气质,哪是一般模特比得了的!”

“谢谢你。”李娜去接手帕时她的手一下触碰到他的手上,她觉得麻酥酥,有一种特别。

当她走到卧室门前,斜着脑袋从门缝向里看,她顿时惊呆了,屋里的一切全部净收眼底。

足足雕塑三四个小时,晓荷给她雕塑的作品完成了,那个嫦娥奔月的雕塑栩栩如生的摆在他们的面前。璐璐看到这美丽的雕塑,自己的心里就甭提是多么的高兴了。

“你说得对!小李,你看璐璐姐这两条手臂,有没有古人杜甫笔下那“清辉玉臂密”的味道?璐璐这胸部,凸起的丰韵有没有点香酥的动感,璐璐这两条腿,修润着的芬芳是不是用白莲片搭成的云梯,给人一种只要顺着这云梯攀登就能进入一种令人迷醉的世界的错觉。

他一下愣在那,一动不动,纤细的小手也不知多咱把他的手捲住,仿佛此时的他,没有什么自主,一下顺势依了过去,扑进了她的怀中。她紧紧地搂着他,她兴奋不已,气喘吁吁,那两条迷人的玉腿从裙摆中探出,仿佛给他一个新的启示。

她是头一次看到这完美无瑕的男人体,那白皙丰满迷人的臀和那完美的曲线,在明媚的阳光映照下,显得是那么的美丽。

“晓荷老师,你太伟大了,太棒了。”璐璐简直高兴的要跳起来。她这一激动不要紧,那红纱一下脱落掉地,此时的她全部裸露在晓荷的眼下。而这时的她,也不顾忌自己的羞怯,就一下扑入晓荷的怀里。

“晓荷老师,你阐述得真好!我刚才在欣赏中,总觉得这件作品妙,却不知妙在何处?晓荷老师,你这么一说,就令我茅塞顿开了。”

晓荷看了看,没有动。

她看得直入神,真不愧璐璐姐对他那样的执着,他太美了,美得简直让人垂涎欲滴。

女人到了这个时候,有一种天生的娇气,璐璐自从扑入晓荷怀里那刻起,就象自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是那么的不可分割。

“你让我给它作一首诗,是吧?”

李娜又故意把裙摆撩起,露出她那三点式。

也许是出于一种女性对男性的一种吸引,她简直不能自主了,他那自然的美,象一个具有万有引力的磁石,在发着大的磁力,在吸引着她。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