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从孙癞子手中看那颗头时,孙癞子见狐狸已走近毕南山不过十来步远近了

话说孙癞子得意洋洋的出了伏虎寺,自以为这事做得痛快,师傅必然称赞他。回到洞中,见师傅照常在石床
上打坐,不敢惊动。正要做自己的功课,毕南山忽张眼呼他到跟前,说道:“你下山去罢,我这里容不了你这样粗暴这样大胆的徒弟。幸亏你的野性显露得早,若再过几年,你自己的内丹有了火候,那还了得。”说时,待伸手向孙癞子顶门拍去。孙癞子不觉大惊失色,知道这一拍,是要将他自己所得的内功和法术,一股脑儿收回去,立时仍变了个寻常人,吓得趁势跪拜下去,闪开了这一拍,叩首哀求道:“弟子有过犯,求师傅责罚,就是打死也情愿,只求师傅不要驱逐下山。”毕南山指着孙癞子骂道:“你这东西,敢如此胆大妄为,还了得。幽冥钟妨碍我的修炼,已有一个月了,若可以将钟毁坏,还待你去动手么?故念你这番妄动,居心是在要不耽延我修炼的时刻,尚可饶恕。只是你粗暴大胆的处分,不能宽免。罚你吊饿三天,看你下次敢也不敢?”随用手向房角上一挥,孙癞子便身体不由自主的,仿佛脚跟上有绳索捆绑了,身体即刻在房角上倒悬起来。偷眼看师傅,闭目打坐如故。钩起腰去摸脚跟,却又摸不着甚么。初吊时还能支持,吊了一会,就渐觉难受了,只得运用起工夫来。经过一昼夜,肚中又饥饿,身体又痛楚,甚么工夫也运用不灵了,忍不住痛哭求饶。毕南山又责骂了一顿,才将他放下。从此没有幽冥钟响,毕南山每夜作法起雾,便用不着等候了。

话说孙癞子跟着邓
法官的头,走进一条巷子,又污秽又狭小,使人一望而知是穷家小户聚居之所。孙癞子心里想道:难道这个邓
法官就住在这们一个贫民窟窿里吗?他既学会了一肚皮法术,只应该在浏陽替人家拿妖捉怪,保人平安。无端的取下头来,是这般招摇魁市,以致满街的老少男女都和看把戏一般的围拥着走,象这样的逞能,也就太无味了。我今日不遇着便罢,既遇着了,倒得和他开个玩笑。

又过了些时,这夜孙癞子正跟着毕南山在山顶上修炼。此时孙癞子的法力,己比初出洞时高强几倍了,无论如何浓厚的雾,能一眼看个透明。这夜的月色,也分外皎洁,孙癞子看见离毕南山约有百步之外,有一只绝大的狐狸,朝着毕南山,和人一般的跪在地下,捣蒜也似的叩头。口里衔着一件白色的东西,初看分不出是甚么。孙癞子揉了揉眼睛,仔细看去,原来是一个人的头颅骨,大约是从坟堆里掘出来的。只不知它是这们衔在口里叩头,有甚么用处。再看自己师傅,似乎还不曾觉着的样子,只是闭着眼不作理会。那狐狸叩了一阵头,和人一般的用两脚立起身来,向前走了几步,重复跪下叩头,又叩了几十个头,又立起身向前走几步。如是者三四次后,跪下去就将头颅骨放在地下。每叩一个头,朝着华南山“吱吱”的叫几声。孙癞子见狐狸开口叫起来了,以为自己师傅必然张眼看看。谁知毕南山竟象是睡着了的一样,仍是不作理会。狐狸叫后又衔了头颅骨向前走,孙癞子见狐狸已走近毕南山不过十来步远近了。心想:时常听人说,狐狸是会迷人的,莫不是这孽畜不怀好意,这们一步一步的逼过来,想将我师傅迷惑?我师傅若不是被他迷了,怎么在跟前这般叫唤也不听得呢?我不在旁边看见便罢,既看见了,岂有袖手旁观,不救师傅之理?并且人人都一般的传说:狐狸精是害的东西,我杀死他也可算是除了一个害。

说起来真怪,孙癞子不曾转这念头的时候,那邓
法官的头被长凳驮着只顾向前行走,两眼虽是不住的开合,然并不注意看谁一眼。孙癞子才转这念头,那头似乎已经知觉了,两眼登时横过来,圆溜溜的向孙癞子瞪着。孙癞子见了,随即现出笑容,仿佛向熟人打招呼的神气,接着举右手迎头一招,那头便如被人推了一把,朝后滚了下来,长凳仍不停留的向前走了。许多跟迸巷口看热闹的人见了这情形,也莫名其妙,只一个个发出诧异的声音,喊道:“哎呀,不得了,邓
法官跌了跟斗了,我们快些追上去,将长凳抢回来。若不然,这颗头只怕不能回去了。”其中有一个年少的说道:“使不得,使不得!你们不曾听得邓
法官说过吧?凡是遇着他用法术驱使甚么物件在街上行走时,万不可动手和拦住去路,如不听吩咐,必有大祸。于今邓
法官的头已进了这巷子,离他家不远了,我想这头,忽然滚下凳来,必是邓
法官有意要玩一个甚么把戏给我们看。不然,决不至无故滚下地来,你们看,这头已滚向前追赶那凳去了。”只见这头在地下转了几转,即一路翻滚直向长凳追去。孙癞子那里肯放他走呢,口中默念了几句,伸手一指那头,那头立时如有绳索牵扯,又是一路翻滚,退还原来落地之处了。看的人尚不知是孙癞子与邓
法官斗法,但见人头滚来滚去,真以为少年说的话对了,果是邓
法官有意玩一个把戏给大家看。只见那头接连来回滚了八次,看热闹的人只觉得好看,大家拍掌欢呼邓
法官好法力。

孙癞子主意已决,他此时已得毕南山传授了不少的法术,当下就用左手结了一个雷诀,才举起来还不曾发放,那狐狸仿佛已经察觉有人暗算了,掣身就待逃走。孙癞子到这时那里肯容他逃脱,一面将雷诀向狐狸发去,一面口里喝道:“孽畜,待逃到那里去!”就这一举手之间,烟雷生于掌握,霹雳起于空中,眼见那狐狸被雷劈得就地一滚,山岭都摇摇震动,即见毕南山的袍袖一拂,张眼向孙癞子叱道:“胡
闹,他干犯了你甚么,应当伤害他的性命。你既居心如此狠毒,我这里容你不得,就此下山去罢。”毕南山这一番发作,只吓得孙癞子魂都掉了,慌忙翻身跪下,说道:“我并不是居心狠毒,要将他处死。只因见他一步一步的向师傅跟前逼过来,师傅闭目静坐不曾觉着的样子,恐怕他不怀好意,想乘师傅不觉,暗加伤害,所以用雷火伤他。”

谁知大众欢呼的声音还没停歇,突然从人丛中钻出一只黑狗来,一口咬住那头上的发髻,依着长凳去的方向便跑。孙癞子看了,大笑道:“人奈不何,狗奈得何吗?回来,回来!”说着,对狗招了招手,那狗仿佛听了主人的呼唤,登时摇头摆尾的,衔着那颗人头回到孙癞子跟前。孙癞子弯腰从狗口中取下那头来,托在手中抚摸。看热闹的这才吃了一惊,知道是孙癞子与邓
法官斗法。大家从孙癞子手中看那颗头时,额上的汗珠儿,颗颗掉下来比黄豆还大,两只眼睛也红了。

毕南山当下鼻孔里哼了一声道:“岂有此理,你的法术能制伏的东西,能伤害我么?我当时初带你出洞的时候,是如何吩咐你的?象你这般浮躁的人岂是载道之器。”孙癞子不敢多辩,惟有叩头哀求饶恕。毕南山的气忿虽已渐渐平了,然终不肯答应容留他的话。毕南山走近那狐狸,指给孙癞子看道:“你瞧见了他这般皮焦肉烂的样子,心里也得安然么?你虽是为要救我才杀他,但伤生为修道人第一件宜守的戒律,我曾屡次叮咛吩咐,你于今既犯了这条戒,没奈何只得教你下山去。你此后虽离开了我,然一般的可以修炼,倘修到了须我指引的时候,我这里自然知道,自然前来指引你,若不努力,就休想此生再见我了。你看,天色已经亮了,你就此下山去罢,这山下有我收藏的一锭银子,你可拿去做回浏陽的路费,到家还充足有徐。”孙癞子本是个无家可归的人,这回师徒相处又有几年了,忽一日教他分离,他那里舍得,当下忍不住便哭起来。毕南山安慰他道:“人生遇合都是前缘,一点儿不能劝强。你只牢牢的记着:此后多行功德之事。猛勇精迸,与我会面之期,必不在远。如果拿着这点法术下山去胡
作乱为。你只一转念头,我便完全知道,虽在万里以外,也能在顷刻之间,取你性命。”孙癞子原想哀求再容留几时,因看毕南山的神气十分决绝,料知是有定数,无可挽回的了。只得依依不舍的拜别师傅,含泪下山。

就有人向孙癞子请教了姓名,说道:“邓
法官今日遇着对头了,这回吃苦不小,只看他这一颗颗的汗珠儿,就可知道他此时甚是着急,可以饶恕他么?”孙癞子点头:“我孙耀庭出门多年,于今刚回浏陽不久,不但不曾和邓
法官见面,并不曾闻他的名,与他毫无冤仇,谁愿意无端与他做对头。不过我们学法术的人,非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可轻易使用法术,剃头是一件极平常的事,何必要是这们招摇魁市,害得许多过路的人都跟着瞧把似的,岂不无聊之至,我因此要和他开个玩笑,使他知道学法木的人,是这般瞎闹不得。他既急成了这个模样,就放他回去也使得。”话才说了忽见一只篮盘大的麻鹰,从天空如射俞一般的扑下来,一伸爪也是抓住那头的发髻,冲天飞去了。孙癞子不觉仰天笑道:“何苦要费这们大的事,我既存心放你回去,便用不着再闹这玩意了。若安心给你下不去,鹰与狗又有甚么分别?”

才行了十来步,满山云雾都顿时开朗了,一轮红日已冒上地面来,映射得满山树木戴露的枝叶上,一道一道的光芒闪灼,仿佛每株树上,结了千万颗明珠。孙癫癞到峨嵋虽住了几年,却不曾有一次在这时候出来,流连过这般美景。少年人的心性容易转变,无论甚么忧愁的事,只须换一个境界都忘怀了,师徒离别之感,也只在一刹那。当时看了这种朝陽初上的丽景,便立住脚举眼向四山望了一望,想道:“我记得初到这山里的时候,己在黄昏过后了,暮色苍茫,山上形势,全看不见,并且连来路的方向,此时都想不起来了。究竟浏陽在那里?我于今当向何方走去才不错呢?”随即又转念道:“好在我并没有父母兄弟和田产在浏陽,虽是浏陽人,也不必就赶回浏陽去,慢慢的访问,便多走时日也没要紧,且下了山再打听罢。”

一人向孙癞子说道:“我们在这里亲眼看见的,虽知道是你存心放他回去,他这鹰方能钉着头飞,但他或者还以为是自己的法力抢回去的呢,他仗着法力高强,在我浏陽横行无忌,我浏陽人被他害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已不在少数了。难得你是浏陽人,法力更比他好,他就住在这巷子里,何不去会会他,也替我们浏陽人出一口气呢?”孙癞子看这说话的人。年纪虽止二十多岁,做手艺的装束,然言谈举动,看得出很是诚实,不象是一个轻浮多事的少年。并且说话时,面上还带着些忿怒的神气,孙癞子料知这少年即是被邓
法官害了的一个,随即点了点头,问道:

想到这里,刚待提步下山,猛然想起一件事来,连连的跺脚,说道:“糟了,糟了!师傅说,他有一锭银子,收藏在山下,教我取了做回浏陽的盘缠。这样大一座峨嵋山,我不问个明白,知道那一锭银子藏在山下甚么地方呢?若围着这座山寻找,只怕寻找三年五载,也是枉然。这山下不是没有人来往的,收藏了若干年,没被人拾去,可知收藏得很深密。我不回去问明收藏的所在,是不能成行的。”边想边回身走了几步,看毕南山平日打坐的一块大岩石,依然光滑滑的受着日光,只岩石上已不见了师傅的踪影,再者那狐狸倒毙之处,也不见狐尸的所在了,但是细看地上还有一团
烧焦了的狐毛,旁边丈多远一棵大松树底下,有一个小小的新坟,泥土还松,一看就知道是新筑的。

“你老哥贵姓?听老哥的语气,邓
法官必有对老哥不起的地方。”少年答道:“我姓张,我父亲就是在北城外烧砖瓦窑的张连升,在浏陽烧了四十多年的砖瓦窑。凡是久住在浏陽的人,敢说不问大家小户,没有不知道我父亲的。张连升的砖瓦,有名的价钱公道,货色认真,并不曾有事得罪过邓
法官,不知他为甚么平白无故的找我父亲为难,竟将我父亲的窑捣毁。我父亲那时已有六十多岁了,受不下这般气忿,没几日就咬牙切齿的死了。”孙癞子一听少年提起张连升的名字,却想到十一二岁的时候,曾听人闲谈过烧窑的张连升,法术异常灵验,时常替人画符治鬼,不取分文。寻常不会法术的人烧窑,每每因误犯了土煞和窑神,不是窑匠害病,便是窑里的砖瓦破碎,惟有张连升的窑,那怕架在太岁头上,也平平安安的出货。只不知邓
法官是怎生与他为难的。当向少年问道:“你父亲张连升不是也会法术的吗,如何被邓
法官捣毁了窑呢?”少年叹道:“若不是我父亲会法术,大约姓邓
的也不至找来为难。不过我父亲虽则会法术,然从来不曾见他在人跟前无端夸耀过。便是有人求他去治病,他能推诿的,还是推诿不去,必不得已也不问病家要钱。

孙癞子暗想道:我每夜跟随师傅在这里修炼,这里周围半里来远近的一草一木,我都认看得仔细了,何尝见过有这们一个坟堆呢,可见得这坟就是那狐狸藏骨之所。我拜别师傅才走了十来步就回来,耳内不曾听得一点儿声响,这坟堆便已筑成了。我若有了这种神通,就不在师傅跟前,也不愁修不成道了。想罢,又向坟堆默祝道:“我因制不住一时火性,胡
乱伤了你的性命,以至被师傅驱逐,后悔也来不及了。你死在九泉之下,不用怨我,等我修道成功的时候,一定首先超度你。”孙癞子此时还有些稚气,以为是这般默祝一阵,可以表示悔意,算是向狐狸道歉。那知道默祝已毕,耳里就听得有很娇嫩的女子声音说道:“你孙癞子不要假意慈悲,我母亲无端屈死在你手里,我只恨自己力弱,不能即时将你碎尸万段,谁稀罕你将来超度。”孙癞子吃了一惊,连忙回头看左右前后,都没有甚么形迹。心想:我不过心里默祝一番,并不曾说出声音来,这小狐狸精居然知道。怪道师傅说,只须我念头一转,他老人家便完全知道。我此后存心,倒是疏忽不得。小狐狸精既明说了自恨力弱,奈何我不得,我也用不着理他,到洞里见师傅问那锭银子去罢。遂掉臂不顾的向平日回洞的道路走去。


法官素不与我父亲相识,我父亲也不知道他到浏陽来了。他原是醴陵人,前年才到浏陽来。究竟到浏陽来干甚么,也无人知道。专喜在稠人广众之中,显出他的法术来,好象惟恐旁人不知这他会法术似的。

约莫走了二三里,不由得心中诧异道:“我记得洞口离山顶没有多远,平日来回都是一会儿就到了,怎么此时走了这们远,还不见那大石岩呢?并且这山的形势,也不像平日常经过的、难道每日来回两次的熟路,也会走错吗?必是不留神的走过了,不回头必越走越远。”遂又回头走着,细细的向左右察看,越看越不像洞的情景。这一来,可把个孙癞子弄糊涂了,找来找去,又找到了山顶葬狐狸的坟堆跟前。孙癞子定了定心神,想道:“必是刚才在我耳根边说话的小狐狸精怀恨,有意是这般捉弄我,迷了洞口,使我见不着师傅,问不到藏银子的所在,没有盘缠回浏陽。也罢,没有银子,难道我就走不动吗?莫说我还有这多法术,就是不会法术,也不见得不能回浏陽。”

“他第一次显法,我也在场。记得在去年正月十五,有一个绅士雇了戏班在龙王庙演戏酬神。

想到这里,便决心不再寻洞口了,大踏步顺路向山下走去。已走到离山脚不远了,忽听得树林中有“嘤嘤”的哭泣之声
。侧耳听去,觉得十分悲惨。忖度这哭声是个女子,离身边并不甚远。

新年无事的人多,看戏的比平时多了几倍。正月间天气寒冷的,人人头上都戴了帽子,姓邓
的就拿着各人的帽子显神通。只见他忽伸手向自己头上抓下帽子来,朝天舞了几下,向空中一掷,那帽子脱手就变了一只乌鸦,展翅在空中盘旋飞舞。立在他后面的人看得清切,都仰面观望,不提防那乌鸦才飞绕了几转,各人头上的帽子,都跳起来,离开各人的头颅,也变做乌鸦,跟着那只乌鸦飞个不住,霎时间就有千数百只乌鸦,在众人头顶上飞的飞,扑的扑,日色都被遮得没有光了。看戏的遇了这种情形,不由得又惊讶又欢喜,知道是他使的手段,就争着问他的姓名,于是满庙的人。都知道他邓
法官的神通广大了。乌鸦飞舞了一阵,仍飞回各人的头上,各显原形,还是顶帽子。是这们到处显法术,我父亲不仅不肯在场和他为难,并存心躲避他。每见他来了,就悄悄的抽身走开,到底不知他为甚么放我父亲不过?

孙癞子少年好事,思量这一带树林里并没有人家,有甚么女子一清早起来,就独自跑到这树林中哭泣呢?大凡放声哭泣的人,为是有不得了的事。师傅吩咐我多行功德之事,我若能替这哭泣的女子出力。或救她的性命,或减她的痛楚,岂不就做了一件功德之事。自觉这念头有理,即时遵着发声的方向走进树林,觉得哭声更近了,耳里并听得出是如怨如诉的女儿哭母声,仿佛就在离身数尺远近。孙癞子一听清楚是女儿哭母,登时就想起那说话的小狐狸精了,向左右望去,却仍是看不见形迹。忍不住用脚在地下一顿,喝道:“哭的到底是狐是鬼?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这们横行,还了得吗?”这几句话一喝出口,即见一只浑身黑毛的狐狸,连头尾足有五尺来长,靠近一株树根伏着,似乎知道自己露出了原形,很是着急,慌里慌张要逃走的样子。孙癞子不曾在白天看过这们大的狐狸,卒然发见了,自免不得也吃了一惊,正待看个仔细,那狐狸也拖着扫帚一般的尾巴,不顾命的逃跑。孙癞子虽不敢再存伤害了他的心,然因想看他逃到那里去,不知不觉的就跟着追赶。只见那狐狸跑不上两三箭远近,就钻进一个小小的石岩里面去了。

“去年八月,我父亲正在窑棚里烧窑,只差一两日就要出货了。好好的一窑火,突被一阵冷风吹来,登时完全熄灭了。这样骇人的情形,我父亲在窑棚里四十年不曾见过,只得点起香烛来请师。谁知烛刚点着,也被一口冷风吹熄了。我父亲知道有人暗算,正捉住一只雄鸡,待一撕两半,姓邓
的却已先下毒手了,天崩地塌也似的一声大响,窑已倒陷下来,我父亲当时就气得昏倒在地,直到我父亲死后,我到窑棚附近打听才明白当时的情形。

孙癞子追到石岩跟前,低头伏身看石岩里面,也好象是一个石洞,漆黑的看不见里面深浅大小的情形,只是岩下的窟窿极小,便是三五岁的瘦弱小孩,光着身也不容易钻进去。窟窿周围的石上,都磨擦得非常光滑,可知不断的有狐狸进出。孙癞子笑道:“原来这地方就是你这小狐狸精的巢穴。我虽用雷劈了你的母亲,但我师傅既将你母亲的尸体埋葬了,并筑了坟堆,我又在坟前默祝了后悔之心,并许了超度他,你不应该迷了我的方向,使我不能回洞,见不着师傅,得不着盘缠。我原是不恨你的,至此也不能不恨你了,性命可以不伤害你的,但须扰得你暂时不能在洞里存身,以泄我迷途之忿。”

“原来那日姓邓 的到他朋友家中闲谈,朋友的家就在窑棚对面。那朋友忽问邓
法官道:‘对角窑棚里的张连升,你认识么?’邓
法官摇头道:‘只闻名不曾见面,听说他的法术不错,不知究竟怎样?’那朋友道:‘张连升的法术,是在我浏陽有名的。收吓、断家、催生、接骨,没一件不灵验非常。你只看他烧窑四十年,无一次不顺利,就可以知道他的法术是浏陽数一数二的了。’那知道这话就触犯了姓邓
的,不服气似的说道:‘不见得他张连升在浏陽是数一数二的法术,我多久便想瞧瞧他的本领。你既这们佩服他,我且和他开个玩笑你看,我借你这床
上睡一睡,你躲在大门里面,偷看对过窑棚里有甚么举动,随时报我知道。’那朋友不知道厉害,见邓
法官仰面睡在床
上,就躲在大门里望着对角窑棚。忽见很浓厚的黑烟,突然中断了,如熄了火的一般,便去到邓
法官床 前,报道:‘窑里已不见冒烟了,进火的人现出慌张的样子了。’邓
法官挥手道:

举头看岩边有好几株树。孙癞子在看牛的时代,就惯会上树当即爬上树去,折了一枝大树丫下来。两脚刚着地,瞥眼就看见那只黑狐狸从洞里窜了出来,跑的真快,霎霎眼便没看见了。孙癞子疑心是自己的眼花了,料想狐狸不能逃跑得这般快。随把树丫的小枝去了,仅留了头上几根小枝叶,从窟窿口塞将进去,以为这样狐狸的巢穴,纵深也不过数尺,有这们的树枝,足够戳到底下。谁知塞进窟窿去,毫无阻挡,直塞到树丫都进了窟窿,孙癞子还不舍得放手,自己将身体伏在地下,伸直了右臂,也送到窟窿里面去。在里面握紧树丫,用力搅动了几下,忽觉得窟窿旁边,有一件尖锐的硬东西碰得手痛,顺手放下树丫一摸,摸着了似很沉重,取出来看时,原来竟是一个大元宝,朝窟窿口的一方面,也磨擦得非常光滑了。不由得喜出望外,连忙跪在地下叩头谢了师傅的赏赐,起身待走,忽又转念道:“照这情形看来,我是错怪小狐狸精了,他原形都保不住不显露,那里能有神通迷我的路。我无端将树丫塞迸他窟窿里,若不取出来,他果然早已逃出了窟窿,到还罢了,不过从此回不得巢穴。倘若还在里面躲着,不能出来觅食,不活活的将他饿死吗?”遂揣好了银子,仍伏身把树丫拖了出来,才下山寻人打听了回浏陽的道路。

‘再去看,看了情形,再来报我。’那朋友看了我父亲点烛,又去报告。只见邓
法官张嘴向空中一嘘,又教朋友去看,那朋友报说我父亲捉了一只雄鸡在手,邓
法官顺手拖了一张被单,一面蒙头蒙脑的盖在身上,一面说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说时两脚一蹬,两手一拉,被单早已撕成了几块。这边把被单撕破,那边的窑便应声而倒,可恶姓邓
的听说我父亲急得昏倒在地,还跑出来远远的指着向那朋友挪揄道:‘原来你浏陽人数一数二的法力高强人物,也不过如此。’说罢,得意洋洋的走了。我自恨一点儿法术不懂,不能替我冤死的父亲报这仇恨。难得今日无意中遇见了你,凑巧你又是浏陽人,无论如何也得求你替浏陽人出了这口气。姓邓
的还有两个徒弟,比姓邓
的更加凶恶,终日在赌场烟馆,无风三个浪,无人不见了他两个徒弟就头痛。”

在路上也不知走了多少时日,向人打听了多少次路程,一日毕竟被他走到了浏陽县。他既没有家可以回去,又没有亲朋戚友之家可以投奔,初到浏陽,只得权且找了一家客栈住下。他虽是在浏陽生长的人,然一则因生长在乡下,不曾到这县城,二则因那时年纪太轻,又出自穷家小户,所以对于浏陽的一切情形皆不熟悉,不过一口浏陽话还不曾忘记说就是了。一到了浏陽县,心里说不尽的高兴,每日在客栈里吃了早饭,就到街上去闲逛。打算在客栈里略住些时,再到自己生长的乡下去,谋安居生活之道。

孙癞子问道:“他两个徒弟姓甚么?叫甚么名字?是浏陽人么?”张连升的儿子说道:“他大徒弟姓王,多半也是醴陵人,前年与邓
法官同过浏陽来的。浏陽人看他身体生得很长大,像貌又很凶恶,都呼他做王大门神,外人知道他名字的倒少。二徒弟是来浏陽不久收的,姓赵,名如海,浏陽北乡人。年纪虽止二十四岁,却生成一身好气力,拳棒工夫,浏陽一县人没一个敢惹他,自拜邓
法官为师后,更是横行无忌了。”孙癞子道:“照你所说的,他师徒既在浏陽如此横行,应该有人出头惩创他才是道理。我虽是浏陽人,不过从小出门在外,现在刚回来没几日。故乡情形,因离开久了,一时不得明白,你且耐心多等些时,他姓邓
的上了今日这番当,若能从此改悔,强盗收心也可以做好人,偌大的浏陽,何处不能容一个醴陵人居住?如果仍怙恶不悛,我自有对付他的法子。”许多看的人见孙癞子这们说,以为是推诿,不肯认真和邓
法官作对的话,料知没有把戏看了,各自退出巷去。

这日,他正在街上缓缓的走着,忽见前面远远的大群人,男女老少都有,一个个眉开眼笑的,不知围拥着一件甚么东西,边看边走。孙癞子是专在街上瞧热闹的,看了这情形,自然加紧了脚步,迎上前去看,他不看倒也罢了,这一看几乎惹出一场大祸来。原来大家围拥着看的,乃是一条三尺来长的木凳,凳上放着一颗人头。木凳并没人推挽,自然会一步一步的向前移动。那人头虽是自颈以下截断了,但是不见一点儿血迹。两眼并和平常人一样,能左顾右盼。头发朝天绾了一个道装髻,还戴了一枝古玉簪。周围看的人虽多,连小孩子都没一个敢动手去探摸的。孙癞子看了,虽知道是有人卖弄法术,然不知道这人是谁,是何等样的人物?正想找一个年老的人打听,凑巧有个人看了,向旁人称叹道:“象邓
法官这们高强的法术,普天下只怕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这人听了点头道:“法木确是高强得很,不过说普天下找不出第二个,就怕未必,只我浏陽自然没人及得他。”又有一个离木凳远些儿的人听了,答道:“我浏陽若有人能及得他时,他也不敢这们横行无忌了。”这人说还未了,就有个年老些儿的,连忙摇手止住道:“快不要随口乱道,你以为他只有一颗头在这里走,便听不出你的说的话么?此时这头不能开口,等一会剃过了头发回去,一般的能将眼里看的情形,耳里听的言语,一五一十说法给那邓
法官听呢。”那说话的人道:“隔了这们远,我方才说的声音又不大,料他也不听得。并且看他的人这们多,他即算听得了,也不见得便知道是我。”孙癞子这才知道是邓
法官的头,因想看这头究竟如何举动,便不暇多听这几个人谈话,即跟上人头同走。

孙癞子也待走出来,张连升的儿子却拉住不放道:“你不肯替我父亲报仇,代浏陽人出气,都不要紧,只是得收我做个徒弟。”孙癞子笑道:“我自己求做别人的徒弟,别人还弃嫌我,不要我,我倒能收你做徒弟吗?并且你的年纪,只怕比我还大一两岁,我如何能做你的师傅,快不要这般乱说。”张连升儿子道:“这却不然,我拜师是学法术,但是有法术的便能做我的师傅,年纪大小有甚么相干。我父亲的法术虽不甚高,然确是个很灵验的。我若是有心要学法术,在几年前就应求我父亲传授我,只因我原来是不打算学法术的。自然在父亲被姓邓
的气死后,我报仇的念头,虽不曾一日停歇,然从不敢在人前显露。因姓邓
的在这里也有些党
羽,我又是个没有能耐的人,倘若向人露出报仇的话来,传到姓邓
耳里去了,仇报不了,反把一条性命送掉。刚才看了你和姓邓
的斗法的情形,喜得我忘了形,竟当着许多人向你诉说原由。以为你已经与姓邓
的破过脸了,听了我的话,立时就可以到姓邓
的家里去,替浏陽除了这个毒物,想不到你不肯即时下手。你的法术比姓邓
的高强,自然不愁姓邓
的寻仇报复,我此后若不拜你为师,求你保护,却如何敢在浏陽居住呢?所以不能不求你慈悲,收我做个徒弟,我情愿终身侍奉你。我父母都已去世了,因此刻尚在服中,还不曾娶妻,我家里有几亩祖遗的产业,节省些儿过活,也够我一生的温
饱,只求你答应我,我就诚心恪意的迎你到我家中供养一世。”

又走了十来家后面,到一家剃头店门口停了,只见一个年约四十多岁的人,装束情形与普通剃头的差不多,好象欢迎上宾的神气,慌忙走出店门,恭恭敬敬的对这头拱手,笑道:“邓
法官今日又来光顾小店子,请进、请进。”说着,将双手先在自己衣上揩擦了几下,觉得揩擦干净了,才诚惶诚恐的捧起那头来,走进店就一张高凳子上安放了,和平常人剃头一般的剃起头来。剃干净了,仍捧出来安放在长凳上,那凳又自然能行走了,孙癞子是个会法术的人,见了这种情形,如何肯舍了不看个究竟,遂又跟着长凳行走。不知跟得一个如何的结果?且待第九十五回再说。

孙癞子心里踌躇道:“我刚下山不久,正是自己要用力做工夫的时候,本不应该就收人做徒弟。不过我是个无家可归的人,终年住在客栈里也不成个局面,难得他能迎接我到他家里去,就答应他也没有妨碍。”孙癞子是这们踌躇,张连升儿子不待他开口答应,也不顾地下污秽,扑翻身躯便叩了几个头道:“师傅就不答应,我也在这里拜师了。”孙癞子慌忙拉了他起来,说道:


“你既是拜我为师,就得请我喝进师酒。不喝进师酒,便传授你的法术,也是不灵验的。”张连升儿子连声应是道:“进师酒是应该请师傅喝的。”当下就陪着孙癞子走到一家素来与张连升做往来的酒馆,要了几样下酒的菜,请孙癞子喝酒。

金山人扫描,zhuyj OCR 独家连载

谁知孙癞子此时虽尚是一个少年,酒却好像一只没有底的酒桶,一杯一杯的喝下肚去,与浇在酒缸里一般。一口气喝了十多斤烧酒,才微微的显出些醉意,迷缝着两眼向张连升儿子道:

“天色快要黄昏了,你自回家去吧。我趁着这时高兴,要出城去瞧一个朋友,明天再到你家来。”

张连升儿子道:“师傅不是说出门多年,才回浏陽不久吗?有甚么朋友住在城外呢?并且这时出城去,等到看了朋友回头,城门必已关了,不能进城。我看不如就到我家去。师傅喝了这们多酒,在这时分独自跑出城去,很不相宜,到我家睡过了今夜,明天再出城看朋友也不迟。”孙癫子摇头笑道:“好容易喝酒喝得这们高兴,不趁此时去看朋友,岂不辜负了这一团
兴致?你不用管我的事,明天只坐在家里等我便了。”

说完,偏偏倒倒的往外走。张连升儿子不敢多说,急忙算清了酒菜帐。追出酒馆,打算跟在孙癞子背后,看他出城看甚么朋友。若是因喝醉了酒倒在地下不能动时,便好驮着回家。幸喜追踪出来,孙癫癞踉踉跄跄的还走得不远,遂不开口,只悄悄的在后跟着,只见孙癞子头也不回的走出城来,翻过了几重山岭,走到一座庙宇门口,庙门已经关了。孙癞子略不迟疑,伸手就推那庙门,竟是虚掩的,随即塞身进去了。张连升儿子惟恐自己师傅顺手将门关闭,自己便不能进去,忙紧走了几步,跑到庙门跟前。喜得孙癞子并没将门推关,大着胆子挨身进去,却不敢跟着走上神殿。看大门两旁有两匹泥塑的马,马前都有一个与人一般高大的马夫。心喜这马夫背后,倒是好藏身之所,三步作二步抢到马夫背后立着。定睛看自己师傅正一步一偏的走上了神殿,故意咳了一声嗽,大声问道:“里面没有人吗?”这话问出没一会,就有一个小和尚走出来,问道:

“你是甚么人?来这里找谁的?”只听得孙癞子答道:“我并不找甚么人,是特来看和尚的。”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