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号入座,它不仅要满足资本市场

图片 1

传统上,大家感觉在企业业绩造假上,民企出现问题的比较多,国企相对规矩些。不过,近审计署的一份报告,恐怕会改变大家的旧有观感。

目前,建立规范董事会的央企已突破60家。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建国认为,引入多元化出资人,特别是民营资本、国外资本后,产权人虚设的问题方可迎刃而解,而代表各方出资人利益的董事会成员也才会尽职尽责。

106家央企“对号入座”,直触利益调整

图片 1

6月23日,审计署披露了对20家央企的审计情况,其中18家采取虚构业务、人为增加交易环节、调节报表等方式,近年累计虚增收入2001.6亿元、利润202.95亿元,分别占同期收入、利润的0.8%、1.7%。

董事会;改革;外部董事;国资委;控制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曹煦 | 北京报道

每日经济新闻消息,6月23日,审计署披露了对20家央企的审计情况,其中18家采取虚构业务、人为增加交易环节、调节报表等方式,近年累计虚增收入2001.6亿元、利润202.95亿元,分别占同期收入、利润的0.8%、1.7%。

审计了20家央企,就有18家业绩造假,确实触目惊心。

综合新华社电

年终岁尾,国企分类改革大幕开启。

为什么这些企业要弄虚作假?国资改革专家祝波善对每日经济新闻分析称,虚增收入与业务考核目标的完成密切相关,这直接关系到企业的员工收入情况,以及经营层的收入和职位。

和很多民企一样,部分央企业绩造假原因,也跟资本市场对企业经营压力有关。更好的业绩,可以带来资本市场的青睐,也刺激了企业领导人的造假动力。

目前,建立规范董事会的央企已突破60家。

2015年12月29日,国务院国资委、财政部、国家发改委联合发布的《关于国有企业功能界定与分类的指导意见》明确,国企根据主营业务和核心业务范围划分为商业类和公益类,在推进改革、促进发展、实施监管、定责考核四个方面分类施策。

另一方面,审计署审计长胡泽君在受国务院委托,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2016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情况时表示,部分企业投资经营存在风险管控比较薄弱的问题。其中,抽查的20户央企的155项境外业务,有61项形成风险384.91亿元。

不过国企的特殊性在于,它不仅要满足资本市场,还要满足国资委的业绩考核。这些业绩考核直接决定国企领导的前途命运。

此前有观点认为,央企董事会职权不落实、权责不对等、制衡难形成,是改革不到位情况下的无奈之举。一边是一些央企频频爆出巨亏、高管腐败等问题;一边是国务院国资委[微博]披露央企董事制度改革不断完善。公众质疑:央企规范董事会制度对出现的问题产生预期效果了吗?应该起到监督、约束作用的董事为何成了“花瓶”?

超过15万家国有企业,即将迎来史上第一次“对号入座”。

18家央企花式扮靓业绩

在这种情况下,当利润不好时,为了完成业绩考核,部分央企领导就有业绩造假的冲动。再加上本来就存在“内部人控制”,业绩造假,在程序上也变得可能。

在落实董事会职权问题上,国务院国资委[微博]近日召开专题会议,研究了关于央企董事会行使高级管理人员选聘、业绩考核和薪酬管理职权试点工作方案。业内人士认为,一系列改革举措的实施,有望使央企董事会实至名归。

《意见》将国有企业划分为“商业类国有企业”与“公益类国有企业”,而“商业类国有企业”又被划分为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国有企业,以及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国有企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审计署审计的20家央企中,涉及虚增收入的企业达到九成。其中,最常见的方式便是违规开展购销,至少有5家央企通过此法扮靓业绩,收入水分总计达到206.7亿元。例如:

此番由相对独立的审计署发现如此严重的问题,而非内部审计,也可见问题的端倪。

“一把手”控制现象频发

无论是商业类国有企业,抑或公益类国有企业,《意见》明确定调,他们作为独立的市场主体,经营机制必须适应市场经济要求。

2015年中国中钢集团公司所属中钢钢铁公司等2家公司违规开展购销业务,虚增收入3亿元、成本2.87亿元。

近年来,国资委系统对央企的业绩考核压力不断加大。特别是2016年12月,国资委发布《中央企业负责人经营业绩考核办法》,经济增加值成为央企业绩考察的核心指标经济。

以引入外部董事为主要特征的央企规范董事会制度,自2004年国务院批准试点、2005年10月宝钢集团第一家启动以来,已足足推行近10个年头。其间,在113家央企中,逾半数已引入外部董事制度,涉及石油、钢铁、电力、通信、运输、军工等众多行业。

新一轮国企改革迎起点,竞争领域“国有”色彩将逐渐淡化

2012~2013年,中国通用技术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所属邮电器材公司华北公司违规开展购销业务,虚增收入24.82亿元、成本24.5亿元、利润3200万元。

经济增加值,这种考核方法比此前单纯注重税后利润的考核机制,更注重资本成本,相对来说是更加严格的考核制度。并且它直接与领导业绩和员工薪酬挂钩,这就客观上使得一些央企从领导到员工,都更有了业绩造假的动力。

国务院国资委原副主任邵宁说,国资委成立后,发现一些央企出现了严重的内部人控制尤其是“一把手”控制现象,造成重大决策失误频发,“引入直接对国资委负责、相对独立的外部董事,最大目的是对央企的内部人控制实施监督和制衡。”

国务院国资委有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商业类和公益类国有企业主要有以下不同:

2012~2014年,中国五矿集团公司所属五矿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违规开展购销业务,虚增收入和成本各23.49亿元。

不过,需要强调的是,严格的企业业绩考核更强调资本成本,这有利于央企经营市场化。所以,央企数据造假这个“锅”,不能让经济增加值考核制度来“背”。

内部人控制,是指现代企业中所有权与经营权相分离、所有者与经营者利益不一致而出现的经营者控制公司现象。内部人控制被认为是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的主因,表现是通过内部分利等形式化公为私,使国企内部成为“铁板一块”的“利益王国”。

一是发展目标有所不同。商业类国有企业以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放大国有资本功能、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为主要目标,公益类国有企业则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为主要目标;二是企业运行方式有所不同。商业类国有企业必须按照市场化要求实行商业化运作,依法独立自主开展生产经营活动,在竞争中实现优胜劣汰、有序进退。公益类国有企业在运营管理中要引入市场机制,不断提高公共服务效率和能力,必要的产品或服务价格可以由政府调控。

2013~2014年,宝钢集团有限公司所属广东韶钢国贸贸易有限公司违规开展货物购销业务,虚增收入、成本,多计利润30.16万元。

18家央企业绩造假,其背后还有审计制度不够严格的问题。

究其历史原因,长期以来,国企组织设计采取条块管理,从人事任命到纪检监督,都是以内部管理为主,由此衍生的内部人控制现象,使内部监管形同虚设。

此外,二者在分类推进改革、分类促进发展、分类实施监管、分类定责考核等方面存在一定差异。

2008年7月~2015年年底,中国华能集团公司所属华能能交公司及其下属2家企业违规开展货物购销业务,虚增收入、成本各154.02亿元,其中2015年虚增收入、成本各42.46亿元。

目前,虽然央企的总会计师是由国资委任命,具有名义上的独立性。但在“内部人控制”客观存在背景下,涉及企业业绩审核,央企总会计师的独立性受到挑战。

作为首家建立规范董事会的央企,宝钢集团在其召开的首次董事会上,外部董事就站出来“找茬”,对一项投资计划提出异议,要求分析风险点,提出防范措施。

国企功能界定分类被舆论视作此轮国有企业改革的逻辑起点,也被定义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组建国资经营公司和国资运营公司、完善国资监管体制等多项改革的前置性措施。在2015年9月份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中,“划分国有企业不同类别”就被放在突出位置。此次《意见》的发布,也被视为国企改革顶层设计出台后,在执行层面的一次细化。

虚构业务也是常见的虚增收入方式。例如,2013年11月~2016年11月,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所属中国水电建设集团新能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通过虚构风机购销等,虚增收入和成本,其中2015年虚增收入1.47亿元、成本1.45亿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