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华人在其移居地兴建的各种庙宇就体现了其传统的宗教信仰,东南亚华人的宗教信仰源于中国传统的宗教信仰

东南亚华人的宗教信仰源于中国传统的宗教信仰,形成于华人移居东南亚地区的历史进程之中,并且随其生存环境的变化而发展变迁。

东南亚华人在其移居地兴建的各种庙宇就体现了其传统的宗教信仰。例如,印度尼西亚首府雅加达的华人社区,自17世纪中叶以来先后兴建了观音亭、完劫寺、安恤大伯公庙和玄天上帝庙等四大神庙。其中,观音亭又名金德院,正座崇祀佛祖像,右为关帝圣君,左为天后圣母,并祀众神像香火。完劫寺建于牛郎沙里华人塚地内,主祀观音菩萨,为清明节祭奠亡魂的场所。安恤大伯公庙祀奉福德正神。玄天上帝庙供奉玄天上帝(又称北极大帝、真武大帝),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这四大神庙是雅加达华人宗教信仰与节庆活动的主要场所,其典型的中式建筑风格成为华人文化传统的象征。

首先,就佛教的存在形态而言,马来西亚佛教是多元的,包容了佛教体系的南传佛教和北传佛教,其中南传佛教包含了锡兰佛教、泰国佛教、缅甸佛教;在北传佛教中包括了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1

东南亚华人传统宗教信仰极具调和性

(作者单位: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正是由于历史上层层累加,马来西亚佛教才会出现既多元、有和睦的国际性佛教格局。因此,忽略其层累性特点,就难以全面了解马来西亚佛教。

中国人赴东南亚谋生时,很自然地将风水信仰带到那里,用以指导其在侨居地的建造活动。从早期东南亚华人的风水信仰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早期华人从旅居社会向定居社会转型的历程。

东南亚地区庙宇的兴建促进宗教复兴运动

在东南亚华人聚居的国家和地区,“华人宗教信仰”通常被列入“通俗宗教信仰”范畴。研究表明,流行于闽粤地区的传统宗教信仰,大多源于道教、佛教和儒家,并蕴含了民间信仰的诸多形式和内容。以其为源头的东南亚华人的传统宗教信仰,同样是由儒、释、道三家以及民间信仰构成的一种极具调和性的宗教信仰。

2、伊斯兰教成为主要宗教信仰阶段

风水信仰最初应是中国古人在协调人与地理环境的关系中衍生的产物,秦汉以后逐渐添加进祈福禳灾的内容,从而演变为一种在中国民众中广为流行的民俗行为。中国人赴东南亚谋生时,很自然地将风水信仰带到那里,用以指导其在侨居地的建造活动。从早期东南亚华人的风水信仰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早期华人从旅居社会向定居社会转型的历程。

东南亚华人在其移居地兴建的各种庙宇就体现了其传统的宗教信仰。例如,印度尼西亚首府雅加达的华人社区,自17世纪中叶以来先后兴建了观音亭、完劫寺、安恤大伯公庙和玄天上帝庙等四大神庙。其中,观音亭又名金德院,正座崇祀佛祖像,右为关帝圣君,左为天后圣母,并祀众神像香火。完劫寺建于牛郎沙里华人塚地内,主祀观音菩萨,为清明节祭奠亡魂的场所。安恤大伯公庙祀奉福德正神。玄天上帝庙供奉玄天上帝,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这四大神庙是雅加达华人宗教信仰与节庆活动的主要场所,其典型的中式建筑风格成为华人文化传统的象征。

■新加坡普觉禅寺甘露戒堂 资料图片

求同存异的多元性特征

中国人赴东南亚谋生时,很自然地将风水信仰带到那里,用以指导其在侨居地的建造活动。从早期东南亚华人的风水信仰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早期华人从旅居社会向定居社会转型的历程。

华人宗教信仰与当地宗教文化趋于融合

东南亚地区庙宇的兴建促进宗教复兴运动

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民族、多元宗教与多元文化融合的社会,从狼牙修等古国的佛教发展到当代佛教,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马来西亚佛教逐渐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本土化佛教特色,并形成了复杂的国际性佛教多元和谐发展的格局。这一格局及本土化特点在历史发展过程中是如何形成的?当代佛教发展动力究竟是什么?它对当代社会佛教发展提供了怎样的借鉴作用?本文试图围绕这些问题从马来西亚佛教发展史的角度,考察马来西亚佛教发展历程,探讨其规律及特点。

风水信仰折射出东南亚华人社会转型的历程

庙宇的兴建是东南亚地区华人群策群力的结晶,除了作为祀神祭祖的场所之外,还具有联络乡谊、互助互济的功能。由于庙宇具有慰藉心灵和服务现实的双重功能,因而能够把来自同一血缘、地缘、业缘和神缘的华人移民群体聚集在一起,庙宇也因此成为当地华人社会的权利机构之所在,为日后各种会馆及社团组织的形成和发展奠定了基础。例如,始建于1673年的马六甲青云亭是马来西亚最早的华人庙宇,其名下设有义山、义学、慈善堂和议事堂等附属机构,负责当地华人的丧葬、教育、医疗以及民事诉讼等方面的事务。马六甲最早的华人会馆福建会馆就是从青云亭演化而来的。新加坡自1819年开埠以来,从中国东南沿海各地前来的华人移民陆续建造了他们各自的庙宇。诸如福建人的天福宫,潮州人的粤海清庙,广府、客家人的海唇福德祠,海南人的天后宫等。闽、粤、潮、客、琼五大方言群体在新加坡开埠初期建立的神庙,大多与其后各自设立的会馆融为一体。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东南亚华人在适应当地生存环境变迁的过程中,其宗教信仰也同样经历了吸收当地宗教信仰文化的成分的本地化过程,从而有别于中国本土的传统宗教。例如,马来西亚华人对“拿督公”的崇拜,显然是对当地民族宗教信仰元素的吸收融合的产物。马来西亚华人将马来西亚人的“拿督公”与华人的“土地公”视为职能相同的神祇,给予相同的祭祀仪式。菲律宾华人既信奉菲律宾主流社会的天主教、基督教,同时也崇拜中国传统的佛教、道教。多种宗教信仰兼容并存的现象在菲律宾华人社会中相当普遍。

由于伊斯兰教在沿海地区获得了稳定的发展,尤其是马六甲王朝兴起,改以伊斯兰教为自己的国教,并予以有力的保护,这一时期的佛教发展极不平衡,佛教开始与印度教以及当地民间信仰相互混杂,没有得到充足的发展,开始沉淀于民间。但在马来半岛的北部,如吉打、吉兰丹、霹雳北部和玻璃市等几个地区由于地理位置毗邻泰国,在历史上曾受泰国统治,因此泰国佛教还有可能对之进行影响。

海外华人对私人坟冢的风水好坏也颇为在意。位于槟城的福建义山曾先后两次颁布公冢条规,其中有不少条款是专门针对华人在私人坟地上做风水的活动而制定的。例如,光绪庚寅年的《波池滑闽公冢条规碑》共开列27条规约,其中第1、2、4、9、10、11、12、15、19、24条涉及私人坟地做风水的行为。这些条款大多为公冢董事们为了防止私人坟地上做风水的行为危及他人或整个公冢的地理风水而作出的相关规定,说明当时华人在私人坟地上做风水的行为是相当普遍的。

东南亚华人在适应当地生存环境变迁的过程中,其宗教信仰也同样经历了吸收当地宗教信仰文化的成分的本地化过程,从而有别于中国本土的传统宗教。例如,马来西亚华人对拿督公的崇拜,显然是对当地民族宗教信仰元素的吸收融合的产物。马来西亚华人将马来西亚人的拿督公与华人的土地公视为职能相同的神祇,给予相同的祭祀仪式。菲律宾华人既信奉菲律宾主流社会的天主教、基督教,同时也崇拜中国传统的佛教、道教。多种宗教信仰兼容并存的现象在菲律宾华人社会中相当普遍。

东南亚华人传统宗教信仰极具调和性

3、西方基督教传入阶段

风水信仰影响公共宗教场所地址的选择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