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感觉像是过了好久,刚才是用日文发音叫你师父

图片 3

在似水年华的群里面提起格子糖,只要认识洛希的人都会一阵唏嘘:哦,那个爱洛希爱得要死的小徒弟啊。顺带一声感叹,这个厚脸皮的死心眼儿。

2017-1-09

图片 1

亲爱的糖糖糖:

对的,格子糖和洛希的关系,正是让人觉得十分有爱的师徒关系,可是他们之间又有着令人尴尬的纠葛,就像是大家所说的,格子糖爱洛希爱得要死。

我是美糖

01

不知道你这几天怎么样了。

虽然他们的交集只限于群里偶尔的交谈,除了正事,他们基本不私聊,因为在流言中的男女,单独相处本就有一些暧昧的味道。

为自由而战

ししょう(師匠),你好,我是新来的员工,后面请多多指教。

这是没有联系的第四天,才第四天而已,就感觉像是过了好久。

在洛希眼中,格子糖就像是星云满布天气里面的一颗星辰,也许别人会觉得它的存在很耀眼,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么多星星里面,随便缺少几颗他自己都不会注意到。并且就算在众多星辰中,格子糖只能是不起眼的一颗。

你没有退路

听到这个富有男性磁性的声音,我忍不住抬头望了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极其俗气的金丝边镜框眼镜,眼镜里面藏着一双笑起来可以迷成一条线的小眼睛。上面额头被一排整齐笔直的刘海所遮住。一张厚厚的嘴唇灿烂张开笑着,露出整齐的8颗亮闪闪的牙齿。牙齿很白,这样的对比下,皮肤显得有点黝黑。穿着一件印有米老鼠的肥大毛衣。看着并不是很合身。总体感觉挺乖巧文静的一位男生。

我问起舍友,舍友说,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和他聊多久都不会有什么感觉,抬头的时候就发现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没联系的时候,一天都好像是过了一年。

他唯一在意的,就是他心中不变的月亮——鬼鬼。所以站在流言的风口浪尖,他丝毫没有一点当事人的自觉。若是一个人没有把心思放在你心上,不管你怎么惊天动地也不能博得半分注意。

不过下一秒我就愣住了,他刚刚是在叫我师父吗,怎么听发音好像又不是shifu而是xixiu,还是我耳朵出问题了,他刚才确实是叫我师父呢。我有点疑惑的看着他。他好像看出了我的疑惑,便浅笑到,不好意思,刚才是用日文发音叫你师父,因为我很喜欢日文,最近也在学习日文。所以。。

嗯,怎么说呢,你于我而言,从极度的喜欢到现在那种强烈的感觉已经平淡很多了,有一段时间我甚至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不那么喜欢你。嗯,你知道吗,我其实是害怕那种感觉的,像是辜负了你又像是自己。

可是格子糖便会十分介意,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只是喜欢洛希而已,喜欢和爱就像是果汁和咖啡的区别,喜欢一个人便会觉得甜,而爱一个人会在美味中夹杂一些苦。

图片 2

呃呃,没关系啦,反正我也听懂了啦,哈哈。我立马装作很无所谓的表情摆了摆手。然后又笑着对他说,你是分到我这个小组了吗。他连忙答应道,是的,师父。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可我现在肯定的是你和别人不一样。

洛希之于她,从来都只会带来快乐。所以对大家口耳相传的她爱洛希爱得要死这件事情颇有微词。可是每次她一解释,便会被众人驳回。

你好,新朋友

就这样,在这个这个空气寒冷的冬季,我稀里糊涂的收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徒弟。

昨天晚上重复着听你给我发过的语音,每一条都只是平常的瞎聊。可我每听一条都会开心好久。我很想你。

你要是不爱洛希你会硬要洛希当你师父吗?你要是不爱洛希你会每天一进群就找他吗?你要是不爱洛希你会每一个说说都跟他有关吗?你要是不爱洛希,他的每一个不舒服的表现你都能发现吗?

关注我,温暖你

02

你第一次发语音的时候。

对于这一连串的反问,格子糖显得有一些底气不足。她不知道,在别人的眼中,自己所表现出来的居然是对洛希的无限痴迷,引得众人都觉得十分好奇。

wish you happy everyday

电视剧里的师徒关系有像花千骨里面的感情戏,两人爱的死去活来的,也有像西游记里面的纯粹的师徒情谊,为了对方可以舍弃生命的。但是电视剧里面的大部分都是虚幻的。而现实里面的师徒关系。就是如此的简单。

你第一次发语音抱怨的时候。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让格子糖这么一个青春少女这样死心塌地不计回报地喜欢着洛希。

刚开始,上班期间,有人師匠来師匠去的喊个不停,还蛮不习惯的。周围人还喜欢拿这个开玩笑。师父要对徒弟好点哦,可不要把徒弟给累着了。我心想,徒弟不就是用来分担工作量的吗,不然给我招个徒弟来干嘛,当摆设呀。于是理所当然的把一大部分工作量交到我徒儿那边去。

你第一次露出小孩子那样的渴望说想要吃饺子的时候。

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

文/美糖

本来以为他会反抗,结果他笑嘻嘻的全盘接收。并且还完成的很出色。于是每天晚上熬夜到凌晨。第二天又很早来上班。公司里,每次有零食吃,他会帮我拿很多过来,自己却吃很少。

你第一次爆粗口的时候。

格子糖与洛希的相识,就像所有管理跟新人的相识一般,多说一句便会觉得索然无味。

图/Einar Jolin

有一次,下午上班我肚子很饿,抱怨着没有东西吃,然后他随口问了一句,师父你喜欢吃什么,我也随口说了一句,好想吃旺仔饼干喔。于是从那天开始,他每天特意背了一个大背包,每天在下午都会提前掏出好多旺仔饼干放在我的工位上。一直持续到他离职的那天。

第一次开玩笑骂我的时候。

当初她来到似水年华的时候,跟他搭话的便是洛希,跟普通群员顶着不一样的名片,并且这么亲民,一瞬间就让格子糖对他产生了好感。

这是糖姐第039篇推送

那段时间之后,我突然不再仅仅将他看成只是帮我分担工作量的徒弟,我突然觉得有个徒弟真的挺好,而且他是只对我一个人好。

第一次被我逼着说晚安的时候。

要是她这样告诉那些热爱八卦的人,没有人会相信这样的说辞。在这充斥着钢筋水泥的城市,一见钟情比外星人统治地球还不靠谱,并且他们只是素未谋面,仅仅通过群聊而已。

图片 3

糖糖糖,你非常明确的对我说过,别对你有任何想法。可是这种事情怎么是说不就不的呢。

每一次洛希一出现,格子糖就会表现得格外兴奋,一顿狂吻的表情,让所有人都觉得好笑,而洛希每次就会发一个尴尬的表情,然后顺带一声格子。

01

03

我知道你可能一直都只是把我当做小孩子和朋友。

群里面的人都叫她糖糖,只有他一直叫她格子。

试着去努力鼓起勇气放弃你,总是不争气没有这么快学会安静。

他工作了一个月后,慢慢跟周围人熟络了起来,性格竟然变得异常开朗。特别是在我很工作很烦躁的时候,他会突然讲一个冷笑话,把周围人逗笑。他会在上班时间听到一首很好听的歌曲,然后很兴致勃勃的把耳塞递给我听。他不在把专注力放在工作上。他渐渐把大把大把的时间放在学习日语口语上,然后把剩余的时间放在跟周围人开玩笑上。

聊天的时候我会发很多奇奇怪怪的表情,不成熟的话语。你说过我好几次幼稚,无聊。

洛希是很温雅的男子,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洛少年,还有一个别致的称呼——大炮。其实格子糖很久很久前暗恋过的一个男生也叫大炮。要说理由,这应该也勉勉强强算上一个理由吧。

听到陈浩民的《爱海滔滔》,大概是在小学的时候吧。那时候并不懂什么是爱,更别说爱情了。

渐渐地,我发现他并不喜欢这份工作,他只是喜欢他的日语而已。可能在这里上班只是为了基本的工资可以养活自己而已。他曾经对我说过,他的梦想是在一家日本漫画公司上班。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但是会难受。

可是这样淡然的洛希和那样浓烈的格子糖,怎么样看都只是两条平行线。

那时候,苹果是班上很受男同学欢迎的女孩。而我,是她的好朋友。

后来,他成为了我们小团队的一员,女生们都喜欢他的幽默和自黑的逗比样。我们每天一起上下班。一起吃饭,他最喜欢吃的是豆腐,我们都喜欢开玩笑说他是喜欢吃豆腐的色狼。一起看电影《你的名字》,那是他最喜欢的日本电影。一起打游戏。

我只是以为如果我开心一点会感染到你,哪怕是因为你看到我的蠢样而笑一笑也好。会不会让你在一天的紧绷之后放松一点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