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彩凤的脸出奇地长,彩凤背地里为哥哥不知哭了多少次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1

(二)

那年的高考,那年的爱恋

那年的高考,那年的爱恋(连载三、四)

一路上,陈阳思绪翻飞,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看来彩凤这些年过得不怎么好呀!上天啊,好人难道没有好报吗?他曾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为她祈祷为她祝福,这美好的心愿终归化作乌有了吗?

第二件,携手铁道看火车

(三)

陈阳清楚地记得他和高彩凤的最后一次见面。当时高彩凤亲自跑到省城他们大学,当面郑重地问他,他俩能不能走到一起,他说不能了,彩凤不听他解释,哭着跑向车站,他在后面追着送别,泪眼中肝肠寸断。她长长的黑发在眼前一甩,扭身上了长途班车,咬牙切齿向他抛了一句:“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他像木头人似的,在送别的人群中站了很久,班车啥时开走的他都没察觉!

高考三天前的那个下午,高彩凤在学生灶买了一碗面,匆匆吃完,随后在校门口的小卖部买了一包口香糖,便来到校外马路的十字路口,焦急地等着陈阳。她时不时朝陈阳家村庄的方向探头张望。一个月前他们县有史以来的火车通车运行了,他俩从小都没见过火车坐过火车,现在终于有机会有时间一起去看火车了。如果他俩今年考上大学就能一起坐上火车冲出闭塞的小地方到大城市开眼界长见识。此时,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陈阳很远看见了彩凤向她飞奔而来。他俩边走边嚼着口香糖,自由人似的。沿着千河北岸,走过千桥,来到南岸,爬上一段陡坡,一条新修的铁路从西向东笔直地展现在他们面前。一根根枕木仿佛一层层知识的阶梯,正等待他们去登攀。他俩兴奋地跳上枕木,像小时候过河踩趔石一样轻快地走动起来,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快得成了跨栏运动员,你追我赶,冲向前去。不知过了多久,跑累了,跑困了,走不动了,他俩停下来坐在铁轨上休息。抬眼望,远处的千山连绵起伏,好高好大,山顶上白云朵朵,悠闲自在。看脚下,千河水在静静地流淌着,云的倒影一动不动漂浮在水中的天空。河对岸的县城变化不大,没有电视上看到的高楼大厦、广场公园。河边公路上一辆又一辆运货卡车疾驰而过,后面刮起的尘土久久不散。自古以来,这个偏僻落后的山城小县除了翻山越岭的公路就与世隔绝了,在这里修通铁路真是一件开天辟地、利县利民、功德无量的大事情。听说这条通向山外的铁路要穿越十三条隧道。高彩凤的哥哥前年冬天就加入了南山修铁路的民工队伍,忍冻挨饿,放炮开山,挖方运土,整天忙得像个土人,累得腰酸背痛。她哥挣的第一月工资126元却被一个工友骗去。彩凤背地里为哥哥不知哭了多少次,就在高考放假停课的时候,彩凤哥给她来送生活费,顺便看望她,说南山修铁路的后续工程还能持续一年多他就能再挣一年钱。她哥没念下书只有出苦力挣钱,希望妹妹别走他的老路,成为一个靠文化知识吃轻松饭的人。彩凤讲述着,陈阳耐心地听着,共同的境遇将两颗心紧紧地连在一起,那就是:农村娃只有通过高考才能改变命运,改变贫穷的家庭面貌。他们要尽大努力,勇敢拼搏,赢得高考的胜利!他俩心中的底气还是很足的,因为后一次模考在全校应届文科生排名里陈阳第一,高彩凤第三。代课老师都认为只要发挥正常,他俩在所有同学中考上大学的把握是大的!

千山巍巍,千水悠悠,眺山傍水的千阳中学成为一代代千阳学子梦想腾飞的起点,也见证着一幕幕铭心刻骨的爱恋和记忆!

陈阳的心思又一次飞回到他们美好而艰辛的求学时代!

夕阳快要落山了,千河南北半明半暗。突然,远处传来火车的汽笛声,陈阳和高彩凤急忙起身,走下铁轨地基。他们站在不远的地方恭敬地迎候着现代文明的使者的到来。一束强烈的白光伴随着轰轰隆隆的响声越来越近,眨眼功夫,一条绿色的长龙从身旁呼啸而过,刮起的风几乎要将他们吹倒。车轮与钢轨碰撞而发出的咔嚓声摄人心魄,他们真想飞上火车,随它而去,带着梦想,带着希望!火车无情地开走了,他们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惆怅油然而生。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也不正像一列即将到来的火车吗?全国乘车的学生那么多,他俩能挤上去吗?

陈阳身形矮小、壮实,有三黑:脸黑、皮肤黑、穿的布鞋黑;少年包拯、非洲黑娃形容他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与班上其他高大帅气的男生相比他很土气。而高彩凤生得不同凡响,有三“长”:脸长、头发长、腿长。高彩凤的脸出奇地长,而眼睛却小成两条缝,背后好多男生叫她“驴脸”。要不是长头发遮掩,那长脸像吊死鬼一样简直能把人吓死。她人不高,但由于两条腿长,显得身材高挑。瞧背影楚楚动人,转过身面目狰狞。同学们私下议论,除了学习,两个没有任何吸引力的丑男丑女竟然“丑气”相通了,令人感到好笑、好玩!

高一一年稀里糊涂就过去了,真正好的同学没交往几个便分手了。进入高二分科分班,面对新建的班级陈阳的内心既充满渴望又感觉迷茫。他和高彩霞都因为理化学不动选报了文科,而且进入了文科快班。陈阳的数学在班上无人能比,而高彩凤的英语超强。理所当然,两人是老师眼中能考上大学的种子选手。班主任杨老师在期中考试后另排座位时有意把他俩排在一起,希望他们取长补短、相互学习、共同提高。天造地设两人渐渐萌生了爱慕之心,最后发展到如胶似漆、形影不离!

第三件,夜看录像两情悦

陈阳父母是城郊菜农,他是走读生,吃住在家。而高彩凤家在乡下,她是住校生,每四周回趟家时正好要经过陈阳家的村庄。这样,陈阳可以骑自行车接送她一段路程。她也把从家里带来的新鲜水果比如苹果、桃子、梨等分享给陈阳吃。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心里有我,我心里有你,朴素纯真的情感在两人心里仿佛校墙外千河边嫩绿的水草蓬勃生长。每天吃过晚饭,上自习前,他们相约来到千河边一起读书,一起记诵文史知识和英语单词。微风习习,草香幽幽,流水淙淙,书声琅琅,你问我答,你考我背,同窗伴读,其乐无穷啊!

九月一号开学不到两周,天就变脸了,阴雨连绵。特别是一个星期四的晚上,小雨突然变成大暴雨,天像堤岸垮塌的江河,雨水从空中倾倒而下。校园瞬间成了一片汪洋大海。九点半,晚自习下了,同学们陆陆续续回家的回家,回宿舍的回宿舍。陈阳在等雨点变小时离校,他暗自庆幸今天来校时穿着雨鞋拿着雨伞。忽然,他发现教室就剩下他和一个女生了。这女生和他一样皮肤黝黑,但是她的模样有点怪,眼睛小脸盘长,而且体型不匀称,上身短下身长。一开学就因为外貌特别,别的同学的名字陈阳没记住,而高彩凤三个字他却印象深刻。陈阳走过去好奇地问:“高彩凤,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不走?”高彩凤怯生生地说,“我忘了带伞,雨太大,我怕鞋和衣服淋湿了。不过,我住校,距离近,走起来也快着哩!”他俩站在教室门口,望着黑漆漆的夜色,听着哗哗响的大雨满心忧虑。走还是不走呢?陈阳虽然个子不是很高,但他体质好、劲大,在班上扳手腕就是大个子男生也赢不了他。此时,陈阳不知哪来的一股勇气,突然对高彩凤说:“你没带雨伞没穿雨鞋,我背你到女生宿舍吧?反正咱们教室离你们女生宿舍不远,也没其他人,不会有同学说闲话的188博金宝官方网站,!”高彩凤听到陈阳这句话,一股暖流袭上心头,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泪水一下子涌出眼眶。陈阳背着高彩凤,高彩凤左手举着伞,右手搂紧陈阳的脖子,两个人像幽灵一样在如注的暴雨中快速穿行。十分钟左右他们就到了女生宿舍门口。放下高彩凤,陈阳接过雨伞什么也没说便消失在茫茫的雨海中了。身后隐隐约约传来高彩凤的感谢声。他们俩的第一次交集在各自的心幕上留下永不褪色的一笔,终生不灭!

那时的高考时间为七月七号、八号、九号三天。高考两天前即七月五号,同学们陆续返校,学校发出通知:七月五号晚上在学校礼堂请所有文科考生观看新的有关时政考点的专家解读录像。晚上七点半,近乎200人的文科生从教室拿来凳子聚集在礼堂里。一切准备就绪,政治老师坐在前面陪着大家一起观看。大彩电里一位教授模样的老师,声音洪亮、津津有味地讲解着国内外一年内发生的热点事件。陈阳和高彩凤共用一条长凳坐在后面,礼堂大灯熄灭,黑乎乎一片,大家聚精会神地注视着电视上的画面和闪出的字幕。听着听着,陈阳、高彩凤和其他同学一样眼睛向前,目不转睛,身子却不由自主地紧挨在一起,而且越挨越近,近得能听到对方的鼻息和心跳。陈阳右手揽住了彩凤的腰把她往自己跟前搂,彩凤也没躲避,左半边身体贴着陈阳的右半边身体,两瓣人像磁铁一样紧紧地吸在一起,仿佛要钻进对方身体似的,一种以前从没有过的难以言说的奇妙感觉顿时像触电一样传遍全身。尽管他俩亲密交往两年了,但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肌肤靠得这么近,呼吸急促,浑身燥热。录像里老师讲些什么,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片甲不留,而两情相依、似乎永世不分的美妙和享受却勾心勾魄。时间过得再慢点,再慢点——!难得有这样的天赐良机、夜黑人静,他俩坐在人群的后面,谁也看不清他们的亲昵举动,像雌雄同体的一个人在时间的长河里潜生暗长,开花结果,生生不息。销魂蚀骨的两个半小时的录像放映结束了,他俩对于录像里讲的内容印象全无,刻入心底的只有两人静默无声的相依相偎、相亲相爱!

下晚自习后,他们还要一起在学校后面的大操场散散步,跑一跑,放松放松紧张一天的大脑。一轮明月从千湖东边升起,把清辉洒向浩淼的水域,洒向岸边的村舍,洒向宁静的校园。夜凉如水,月色迷离,他俩肩并肩悄无声息地走着,偶尔谈论几个白天学习中遇到的问题,直到熄灯铃声响起才依依惜别,一个走向宿舍,一个走回家。

像打仗一样,三天紧张激烈的高考终于结束了,但还不能长长地舒一口气,他们各自回家在黑色的七月炼狱般苦苦地等待着十五天后高考分数的张榜公布!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1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到了高考分数揭晓的这一天。简直如晴天霹雳,让人难以置信。陈阳达到省重点大学录取线,而高彩凤因距低录取线差五分而名落孙山。早晨,高彩凤从家里步行二十里来到乡上,然后坐班车来到县城。时间已过正午,公布高考分数的黄榜张贴在县文教局门口的墙壁上。大部分考生早已查看了分数,这里几乎没人影了。高彩凤睁大眼睛搜寻她和陈阳的分数,确定自己落选时禁不住伤心地哭出声来.“你说我该怎么办呀?你说我该怎么办呀?”她反反复复地在嘴里呢喃着,也在心里问自己——前面七、八次模拟考试她没有下过年级前十名,为什么高考却考砸了?平时比自己学习差很远的同学都考上了可她却落榜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呀?也许原因在这里:她考前压力过大,晚上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第二天头脑昏昏沉沉,反应迟钝,答题速度慢,第一场语文就没发挥好,后写作文只剩二十多分钟时间草草收场。她擅长的英语也没考出高分。唉,她太不争气了,她真不想活了,干脆跳入千河死了算了。陈阳将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而她什么都不是,眼前霎时一片黑暗,几乎要瘫倒在地上。他俩中间仿佛被狠心残忍的王母娘娘划了一道天河,永远地天人两隔了。街道对面的音像店里突然传出一首她从来没有听过的流行歌曲,曲调悲伤,歌词哀婉,好像就是专门为她而写而唱的:

周末高彩凤不回家时,她就和陈阳一起在教室做作业。作业做累了,陈阳喜欢唱流行歌,高彩凤不会唱但喜欢听他唱。有个周六早晨,陈阳兴致很高,放开嗓子一连唱了三首歌:《一无所有》、《涛声依旧》和《小芳》。隔壁高三的一个班正在进行周末练考。也许歌声影响了他们考试答题。没等到下课铃响,一个身材高大、脸长横肉、一只斜眼的男生凶神恶煞般一脚踹开他们教室的门,飞奔到陈阳跟前,二话没说,抡起巴掌“啪啪啪”打在陈阳脸上,疼得他眼冒金星。两个自我陶醉的少男少女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听那个高三男生扔下“狗男女”三个字扬长而去。猝不及防啊,高彩凤急忙站起来扶住陈阳,说:“不要紧吧?狗拉耗子多管闲事,咱唱咱的,碍他什么事了!”“没事,咱们做作业吧!”陈阳缓过气来,轻声说。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