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无疑是其中生生不息的文学沃土,加强中国与海外华文作家的交流与合作

图片 3

作家们认为,网络文学已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一张名片。与会者并围绕中国当代文学发展趋势及跨文化传播的途径与方法进行探讨。

  金宇澄说:“网络写作与旧时代报纸连载的方式类似。狄更斯时代,小说是在报纸上随写随发,读者写信反馈;西方盛行作品朗读会的渊源,也是作者听取读者意见的样式。如今网上写作的更新与互动,符合当今的阅读习惯,对作家来说读者参与度高、反馈速度更快,也许更有激励写作的作用。因此,好的网络平台,能集中更多的作家资源,建立更丰厚的文学温床,吸引更多海内外华文读者的眼光,满足文学沟通和交流,也是华语文学通往世界的一条路径。”

2018年,中国网络文学注册作者总数便已1400多万。

当地时间9月18日,一场由多位中国知名网络作家与加拿大华文作家参加的中加作家座谈会在多伦多举行。与会作家们认为,在新时代借助互联网平台,加强中国与海外华文作家的交流与合作,增强华文文学活力,是当代作家需要思考并付诸行动的课题。

已跨越地域的语种文学 欲融入全球的主流文化

越来越多的网络文学创作者意识到,他们迫切需要创作更加精品的内容,更加创新的内容,去赢得读者的喜爱、社会的认可。朽木可雕表示,作为一个创作者,需要注入更多的思考和努力,才能够创作出不负读者,不负时代的作品。“网文虽然偏向娱乐化,但有它独特的魅力。它有跨国界的广阔市场,浩瀚的读者以及强大的吸引力。或许有一天,它会扛起中华文明传承和传播全球的大旗,这需要每一个作者付出艰辛的努力。“

这是中国网络作家与加拿大华文作家首次展开的对话活动。滑铁卢孔子学院加方院长李彦、加拿大中国笔会会长孙博分别就中加文学交流的发展历程及当下加拿大华人作家主流创作情况作主旨发言。李彦认为,文学工作者要解决的不仅仅是语言、文字上的沟通和转换,更艰难的是对不同文化的理解和接受。孙博表示,加拿大华文作家十分勤奋,成绩斐然。海外华文作家要进一步讲好中国故事,就需扬长避短,写自己熟悉的东西,并站在东西方交汇点上去思考和创作。

  重塑积极健康的华语文学生态

从中可以窥见江苏作家对于作品创作的追求。

笔名酒徒的网络作家蒙虎表示,中国网络文学正以强大生命力向海外伸出触角,相信假以时日,中国的网络文学会在英文世界产生更大影响力。网络作家刘波期待,中国网络文学创作在适应读者需求的同时,更加注重精品化,同时能以不同语种版本更多地实现在世界范围的传播与交流。加拿大华人作家陈河表示,在中国走向世界的过程中,文学也发挥着重要作用。今天华人文学作者在全球分布的版图不断扩大,更需要海外华文作家继续加强交流。

  显然,要提高华语文学的整体水平,仅靠网站刊登经典作品,让传统作家试水网络写作,再组建几个华语文学协会之类,那是远远不够的。华语文学网总编辑、上海网络作家协会秘书长臧建民认为,要让华语文学走向大繁荣,当前的一大关键任务是重塑积极的华语文学生态。

根据2018年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目前中国网民规模达到8.02亿人,网络文学用户规模为4.06亿人。

近期有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各类网络文学作品累计达2442万部,较上一年新增795万部,中国网络文学创作者总数达1755万人,其中签约作者61万人。此次率中国网络作家团队访加的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中心研究员、网络文艺国际创研基地创始人肖惊鸿表示,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异军突起,正呈现出蓬勃之势。

  实践证明,在商业利益驱使下,网络文学结构类型化、情节惊悚化、内容低俗化,对文学伤害性很大,部分作者一味追求更新速度而忽视作品质量,以致“三俗”作品横行,各类文学网站提供的产品虽然数量巨大,但真正具有文学审美和文化传承价值的精品尚不多见。然而,完全忽视商业运作的文学网站,也无益于文学的滋养和生长,作品关注度不高,侵权盗版严重,作者利益没有保障,打击创作积极性。

》》附件

《芈月传》作者、编剧蒋胜男相信,虽然网络文化只是传播载体的小小改变,但它将带来文明的进一步改变。她亦认为,文化传播重在以文“化”之。作者在创作时若怀着太强的目的性,未必能打动读者或让读者接受。

  网络拉近了世界的距离,使读者在全球范围内更加便捷地欣赏到华语文学,隔海相望的作家和读者也可以更为亲密地沟通。别以为在网上码字的都是小年轻,连载的都是类型小说,也有六旬年纪的“老爷叔”金宇澄和他震动文坛的《繁花》。金宇澄坦言,他很享受在网上“热写作”,也很乐意与海外朋友交流。

2016年6月,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正式成立,这是江苏网络文学发展中的重要里程碑,江苏网络文学有了一个专业服务的组织,江苏网络作家与群体方式登上了历史和文学的舞台。

【新时代下,华语文学如何向世界延伸———】

又新增10名江苏网络作家成为中国作协会员

  深入探讨下去,“华语文学走向世界”更深的一个层面,指的是华人以外的族群对中国文化和华语文学接受的广泛性和普遍性。说到底,其核心是中国文化在走出去以后,如何走进西方的主流文化和主流社会中去,让中国的软实力产生影响。这是一个复杂而又艰难的问题。陆士清教授说:“在华语的今天,我们的文学作品接受首先要通过翻译成外语,才能让不懂中文的读者阅读。事实上,包括中国古代、现代的一些经典或优秀的文学作品都已有外文译本,这可以说是走向世界的,当然这些作品还相当有限。一个国家的文学要被外部世界广泛接受,文学作品本身的思想艺术水准固然重要,而整个国家对外部世界的吸引力,也十分重要。”

图片 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对于华语文学的前景,陆士清教授说:“中国的发展举世瞩目,交往和抓住中国机会的需要,吸引着世界千万人在学汉语,几百所孔子学院的建立,更把学汉语推向了高潮,这些学子将成为接受华语文学的庞大的后备军。”

得知成为了中国作协的会员,网络作家鹅是老五感到十分高兴:“中国作协聚集了几乎全国所有最优秀的作者,能进入中国作协成为其中的一员,我很是荣幸。”

  走进世界的主流文化尚需时日

作为江苏省网络文学龙头企业,连尚文学在“赋能作者”和精品创作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从高端培训、资金扶持、项目奖励、流量支持等多个角度全方位扶持优秀作者,为作者的成长助力。为了使编辑能够有效引导作者的精品创作,提升作品质量,连尚文学还配合南京市新闻出版局承办了南京首期“网络文学编辑人员业务培训班”,邀请江苏省众多专家为来自13家文学平台的编辑授课,提升编辑的业务素养和策划水平。连尚文学ceo王小书表示,“举办这些高端培训班,不但提升了编辑的业务素养和策划水平,也使得连尚文学平台汇聚了越来越多的优秀作品。”

  不过,金宇澄认为,并非所有的网站都适合文学写作,也并非所有的网络文学都能代表华语文学。“当初选择在弄堂网写作,因为它是一个安静的小网,来往都是和蔼的上海弄堂邻居。如果是大型网站,网友的构成复杂,可能骂的人多了,文章就做不下去了。”有人调侃,目前网络文学的消费主体集中于“三保”(保姆、保安、保洁)和“三低”(低年龄、低学历、低收入),此一说法虽有偏颇,却也道出了令人忧虑的现状。对此,金宇澄表示,“建立一个文学氛围浓郁的网络平台,能让人安静地看帖、写作、思考、提问互动,在培养作家的同时,也更可以形成文学氛围浓郁的读者群。”

开心之余,朽木可雕也觉得多了一份重担:“我写网络小说的时间比较早,那时候的网络文学还处于杂乱无序的状态,作者们的写作风格也比较粗犷。随着网络文学的发展壮大,精品化创作越来越成为作者们的共识。在保持作品精彩的同时,还会注重正能量的传播。我所在的连尚文学平台也一直在引导作者关注生活,创作现实题材作品,并通过征文大赛等形式鼓励我们创作精品。我是跟着大势走的,最近几年一直在这方面努力,如今能够成为中国作协的会员,是组织的肯定,让我在日益激烈的网文竞争中,可以坚定初心,以更大的热情去拥抱创作。”

  臧建民还表示,华语文学网还要倡导文学样式的多样性,要散文、诗歌、杂文、评论等各种文体齐全、均衡发展,不能只有类型小说一个种类。“华语文学评论也应该成为一种常态,这对于年轻写手来说,有明确的针对性和指导性。”他又提及《劳动报》“2013中国网络文学年度好作品”评选后,上海市作协组织专家对优秀作品进行研究,并进行深度评论,这个做法从来没有。臧建民说:“对一个已有知名度的网文‘大神’来说,他可能不在乎点击率和稿费,但让那些专业评论家耐心读完全本并全面深入分析,却是花钱买不到的。得到客观的评价后,这些作者对自身也会提出更高的要求。”

鹅是老五

  创建之初,华语文学网便充分利用作协的人脉资源,突破时空的飗篱,汇聚优质的当代作家及经典文学作品,海内外几十位作家纷纷助力,将其优秀作品授权华语文学网。它既是华语文学作品发表、展示的平台,也是中国和世界各国、各地区不同风格和各有特色的华语文学作品交流的平台。无疑,网络化的传播是对华语文学强有力的推动。陆士清教授认为:“华语文学网利用电子出版技术,打破时空的局限,极大地汇集优质的文学资源,同时展示于华语和非华语族群,一方面鼓励和推动华语文学的创作,另一方面也必将更多地引起世界各国文化界、文学界包括翻译界的关注,翻译出版更多的优秀华语作品,使之流行于非华人华语群体,扩大华语文学在世界范回内的影响。”

网络文学作家:王子文、白全明、冯长远、朱洪志、李庆杨、段武明、贺涛、谢漠兮、刘基、张雯娟

  【华语文学的局限———】

“中国作协带给我们的是一个航向的作用,包括作家本人写作力量的提升、题材方面的引导。”烈焰滔滔说道。

  一些穿梭在中西文坛之间的海外作家也深刻地体会到,华语文学在海外市场仍处于一种未被重视的窘境之中。在国外图书市场,以前很少能看到当代华语作家的作品,这几年华语文学渐受重视,但影响力还不够。学界普遍认为,我们需要更多优秀的翻译,让华语文学有更高水准和更有文学价值的译本,使得华语文学作品跨语言的传播,同时把中华文化传播出去。

“此举不仅变革了书写和阅读方式,还成为影视、动漫、游戏改编的丰富文本源头,打动并新一代读者受众,交织形成巨大蓬勃的文化市场,促进江苏网络文学的持续发展。”吴正峻说道。

  作为一名资深出版人,郏宗培清楚地了解,在海外的华文作家大多希望在大陆出书,因为这里市场大人口多,但要想在国内出版很不容易。除了少数有知名度华人作家(多为大陆、台港移民者),出版社考虑市场原因,是不大愿意出版的。而大陆作家作品要获得欧美地区关注,主要靠西人翻译并在主流媒体上传播,才可能产生影响。而西人翻译有一大倾向,就是随意更动作品,让故事内容为西方读者所接受,就连莫言作品翻译也遇到此类现象。“语言隔阂是一大问题,中老年作家一般不懂英文,作品任人阉割也不知。”

中国的网络文学算起来已逾二十年历史,网络写家之多、作品数量之大,呈现出惊人的态势,江苏网络文学在其中的角色扮演颇为亮眼。

  对于海外读者而言,国内著名作家的海外知名度和影响力也不容小觑,且不说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苏童、余华、迟子建、王安忆等在国外被公认为“中国最优秀的作家”,至于在广大华语文学爱好者心目中,优秀作家的名单就更长了。陆士清还认为,海内外华语文学的交流总体来说比较频密。许多华语文学作家每年都来国内,他们的作品除了在所在国家出版发行之外,也希望在国内发表、出版发行,尤其是新移民作家,很渴望大陆文坛对他们的关注。国内文学刊物和出版机构也十分重视海外华语文学的选载和出版。如福建省文联于1984年创办的《台港文学选刊》,30年来专业选刊台港和海外华语文学的刊物。《人民文学》、《收获》等大型文学刊物,也常刊登海外华语文学作品,《人民文学》还将海外华文文学作品列入“人民文学奖”。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国作家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花城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华侨出版社等等,都出版了海外华语作家的优秀作品。还有专业评论和研究台港澳与海外华语文学的学术刊物,如《华文文学》、《世界华文文学论坛》等。

烈焰滔滔认为:“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有些许迥异,两者并不是对立,创作精品作品都是文学创作的方向。”

  至于海外作家的总数,虽没有专门的机构做过精确统计,但总人数至少超过千人,活跃在数十个文学社团中。陆士清一一道来:新加坡作家协会、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泰国华文作家协会、菲律宾华文作家协会、印度尼西亚华文作家协会、日本华文文学笔会、加拿大华裔作家协会、美国华人作家协会、加拿大华文作家协会、南美洲华文作家协会、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大洋洲华文作家协会、澳大利亚华文作家协会、新西兰华文作家协会……据悉,除了上述以国家命名的作家协会,还有不少以海外城市命名的社团,而海外社团也有规模大的,如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其会员人数就有一百多人。

图片 2

  网上“热写作”沟通全世界读者

图片 3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