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飞上天空,我一次次探访

  在宇生的记忆里,有一个湛蓝湛蓝的夏天,是那么的纯洁,是那么清秀,是那么炙热,是那么柔绵。浸润着他身体里最柔软的部分,久久不肯离开,已经许多年。

记忆里的深藏着,一个蓝色的夏天,那么清秀,那么炙热,那么柔绵。

我总爱仰望天空,仰望蓝的天,白的云。仰望头顶上的一种景象:一群大雁“咕咕嘎嘎”地叫着往南飞,一会儿排成个“人”字,一会儿排成个“一”字。成行的大雁,像胜利进军的队伍展翅南飞,互相呼应着一往直前。

今年三月的春阳

  那个夏天,阳光灿烂,洁白如雪的云朵,宛如一个个仙女,在美丽的莲城上空悠然的翩翩起舞。清纯美丽的莲花也赶趟儿似的,争先恐后地盛开了,微风轻轻拂过,芬芳扑鼻,莲城的大街小巷都沐浴在了这满城的芬芳馥郁之中。宇生和欣莲相遇了,欣莲那宛如莲花的腰身让宇生眼前一亮,那温暖如春的笑脸,暖到了宇生的骨子里;英俊潇洒的宇生,总是一副正直认真的模样,着实让欣莲的内心砰砰地跳动着。

当微风轻拂,当阳光洒下的瞬间,那抹夏蓝,就会闪现,闪现……

看一群大雁飞过,就是聆听一种迷人的声音,像小孩低语,像婴儿在笑,一会儿人字形,一会儿一字形,在秋夜,从我的乡村飞过,去江南度过冬天。

没有迎来你云锦般灿烂的绽放

  这是他们最美好的初见,他们很感谢这满城的莲花,感谢这醉人的芬芳。从那以后,他们无话不说,毫无顾忌,仿佛八百年前就已经熟识了,他们十分地要好,甚至还多了一些说不清也道不明别样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他们各自也都明白。

那花儿的容颜,多么美丽,多么圣洁!温婉了那个夏天。渲染着我的诗笺。

一种愿望在心里埋下萌发的种子。

桃李谢了芬芳,

  每当一有空闲,他们便趁着微风轻拂,杨柳依依,莲花艳艳之时,去莲城古朴而美丽的青石小巷里溜达溜达。宇生最喜欢莲城的清晨了,当太阳穿透白云,洒下万道金光的瞬间,天上的那抹蓝格外的柔美,仿佛深藏着他多年美好的梦想。每当此时,那莲花儿的容颜,沾着清晨透亮的露珠,摇摇欲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格外圣洁!

望着夏蓝,闻着花香,别样的悠闲。水光潋滟,荷花鲜艳,浸润记忆的扉页。

晚霞染红了半边的暗空,另一边则是沉静的青灰。一分为二的天空,相互交染着,倾泻下异样的光辉,不能知晓是光明还是黑暗。调乱的色调。绝妙的抽象画。

丁香的盛大表演已经散场

  他们与莲花的缘,温婉了整个夏天,渲染了美妙的诗笺。他们望着夏蓝,闻着花的清香,此时惬意满怀,心意满怀,梦意满怀。清冽的池塘,水光潋滟,碧绿碧绿的莲叶,衬托着鲜艳的莲花,浸润着他们憧憬未来的心,在他们记忆的扉页里,悄悄的化成了故事的前言。

温暖的笑脸,熟悉的举动,风中的轻语细言。不断串联,串联,串成了蓝色的思念!

群雁在霞光中抖擞着翅膀,悠然地从草地中飞起。它们排着“一”字飞上天空,像出征的战士,呼喊着,歌唱着,声音里充满了必胜的信念。

我一次次探访

  美好的时光总是不长久,宇生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离开了莲城,留下孤单的欣莲一个人在风中等待着。

你用月色的皓洁,将我的思绪点燃。我用温婉的诗篇,将你勾画在字里行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那一群归雁便飞在这样的风景之中。月亮与太阳同时闪耀,一片混乱而宏大的光明,充盈在无穷远离的天地之中。就那样默默地拍翅,借着轻疾的风。不变的节奏。大雁之心。灵魂的律动。

好像春天忘记了登场

  宇生走后,莲城的天空还是那么的蓝,莲城的街,还有芬芳馥郁,白云还在悠闲的飘移着。欣莲常常仰望天空,仿佛看着多姿的图画。不知不觉,湛蓝的天空上,一抹抹飞翔着的白纱旁,增添了几只大雁,叽叽的叫着,有时排成个“人”字,有时排成个“一”字。

最美的印记,醉美的流年,顺着指尖流淌,相逢的故事渐渐远,却深刻于纸墨之间。

我沉醉于如此的美妙风景之中,我被这样的景色,深深地吸引,深深地感动,深深地诱惑。总想渴望一天,能近距离看到雁的阵容。

曾经

  “哦,夏天已过,秋天已经来临了,时间太快了!”欣莲感叹道,“也不知道宇生过得怎样了,也不知道他是否像大雁一样还会飞回来,好让我看到他,也让他看到我,就让这满园的蒲公英陪着我一起等吧!”

夏蓝,还在时光里眷念,还在心际蹁跹,柔美的容颜,还在夏蓝里怀念。

在一个深秋的下午,我和祖母在田野间闲逛,远远地,我们看到:一群南飞大雁在沟畔,他们显得非常饥饿、劳累、疲劳的样子,他们好像是短暂的休整,而后继续飞翔。灰黑色的羽毛,披在他们身上显得极为恰当,他们在雁奴的守护下,有的昂头挺立;有的在田间觅食,有的卧在地上休憩。我们静静地,观赏着他们的精美的姿态。

你那裁剪来天上白云织就的素洁衣裳

  在欣莲的季节里,秋的夜空很清澈,星星眨着明亮的眼睛,只是多了一丝丝的凉意,宇生有何曾不是这样的呢?满园的蒲公英花开了,谢了,又开了,又谢了……这样过去了好几年。宇生与欣莲的联系也越来越少了。

这一切,仿若昨天,仿佛从不曾改变。只是我们追不上岁月,已不是少年!

等到我们离开他们的时候,我是一步三回首,在如此深厚的黄昏的阴暗之中,我穷极目力也无法将他的脸容看清。深得无底的阴暗。我感觉到他的颤动,不自觉地战栗,抖动在轻疾来去的习习夜风之中。

引得满园人们

  时过境迁,岁月弄人,他们都因为生活而各自奔波,也各自有了家。欣莲那温暖的笑脸,温柔的举动,那轻语细言,却被宇生不断整理,织编,串联成了蓝色的思念!欣莲总是用皓洁的月色,将思绪点燃,借着夏夜清柔的风儿,温婉着宇生的诗篇,字里行间的勾勾画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这个夏天,花在风里,香也在风里,我试图再把那丝温柔定格。不管我怎么做,也挽不住匆匆的云烟!

我心感到悲凉,感到孤独,感到群雁的生活处境。他们在中国的南北方来回奔波,是季节的晴雨表。

在不肯消融的冰雪里仰望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