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国君主一筹莫展,汉族帝王多数暗弱不振、苟且偷生

金庸小说中,刻画了为数不少的历史真实帝王。《天龙八部》小说中出现了辽道宗耶律洪基、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宋哲宗赵煦、西夏崇宗李乾顺、大理保定帝段正明、文安帝段正淳、宪宗宣仁帝段正严(段誉)等皇帝;“射雕三部曲”里出现了元太祖成吉思汗、元太宗窝阔台、元宪宗蒙哥、元世祖忽必烈、元顺帝妥懽帖睦尔、大理功极帝段智兴、明太祖朱元璋等皇帝;《碧血剑》、《鹿鼎记》、《书剑恩仇录》等小说,更是把明清之交的皇帝们“一网打尽”:明思宗崇祯帝朱由检、清太宗皇太极、清世祖顺治、清圣祖康熙、清高宗乾隆,还有那个只当了42天“皇帝”的“大顺天子”李自成。

讲金庸之前,咱们先讲个水浒里的故事:

这二十位皇帝中,异族帝王占了十六席,汉族天子仅仅只有四席,处于绝对弱势。

小公务员宋江在终于如愿所偿被招安、重新当上国家公务员后,朝廷派他们去攻打大辽,上应星宿的一百零八单将的武力值果然不是盖的,迅速攻打下大辽的重镇蓟州。

有人说过,金庸笔下的列代帝王,异族帝王多数文韬武略、英明神武,汉族帝王多数暗弱不振、苟且偷生。

蓟州的守将——辽国皇帝的弟弟,屁滚尿流的滚到辽国皇帝的帐前哭道:“臣下无能啊,此番蓟州之战,损兵折将丢了城池不说,还被丫们打死了你俩侄子,哎呦这帮子梁山水泊的贼寇们牛掰啊,都是星宿下凡,即使再打咱们也很难打的过。”

这话,需要一分为二地理解。

辽国君主一筹莫展,问这满朝的文武大臣说:“君谓计将安出?”

这二十位皇帝中,开国之君有完颜阿骨打、成吉思汗、朱元璋、皇太极四人;强国之君有窝阔台、蒙哥、忽必烈、顺治、康熙五人;守成之君有耶律洪基、赵煦、李乾顺、段正明、段正淳、段誉、段智兴、乾隆八人;亡国之君有妥懽帖睦尔、朱由检两人,而李自成算是例外,既是开国之君,又是亡国之君,情况比较特殊。

辽国臣子里头有一个叫欧阳侍郎的,脑瓜子比较灵光,突然福至心灵,心生一计:“打不过他们,不如我们策反他们吧!反正大宋也是封了他们大官才把他们招安的,我们也封他们大官,给他们财宝、美女,多多的,让他们为我们所用,棒不棒?”

通过分类可见,开国、强国两类君主共九人,汉人皇帝只有朱元璋一根独苗苗;亡国之君共两人,汉人皇帝却占了一半—-如果算广义的亡国之君,三人中汉人竟然占了两席。

辽国君主一捻自己的八字胡:“此计甚妙!”

这么看的话,得出“异族皇帝强于汉族皇帝”的结论也就不难理解了。

收到大辽抛的媚眼儿和橄榄枝后,军师智多星吴用陷入了沉吟:“这大辽兵强马壮,君主开明,大臣贤良,而反观我们大宋,皇帝昏庸,大臣混蛋,徽宗老儿耳根子软没主意,只会嫖娼宿妓,蔡京、童贯、高俅、杨戬专权,主上听信,将来即使咱们建功立业了也没什么好果子吃啊!”

辽国君主一筹莫展,汉族帝王多数暗弱不振、苟且偷生。要澄清这种误解,需要从金庸小说特殊的时代背景说起。

辽国君主一筹莫展,汉族帝王多数暗弱不振、苟且偷生。宋江跟江姐似的大义凛然曰:“军师,你丫闭嘴!若从辽国,此事切不可提。纵宋朝负我,我忠心不负宋朝。若背正顺逆,天不容恕!吾辈当尽忠报国,死而后已!”

金庸小说的时代背景,选择了从北宋晚期到清朝中期的时间段,其中乱世居多:要么靖康之耻前夕,要么襄阳城破关头,要么元末天灾人祸,要么明清甲申之变,换句话说,这种乱世,往往其后续是江山易主、改朝换代。

结局大家都知道,梁山水泊这帮好汉被借刀杀人削弱势力死的差不多的时候,终于狡兔死走狗烹,宋江本人也被他爱得深沉的大宋毒死。

宋元明清四朝,汉族政权和异族政权轮流坐庄,三次“革命”,有两次是以夷制汉,故而,反映到金庸小说中,自然铁木真、窝阔台、忽必烈、皇太极等人形象明显强于金、宋、明三朝末帝。

宋江对这宋徽宗的忠诚,颇像贱女对渣男的爱情:当一个女人什么也不要的爱一个渣男的时候,她往往会如愿所偿——什么也得不到,而且死而后已。

辽国君主一筹莫展,汉族帝王多数暗弱不振、苟且偷生。而朱元璋虽然率众推翻暴元,但此人出身低贱、气量狭小、性格阴鸷,登极后清算异己、遍杀功臣,在史书和民间的口碑都不高。更要命的是,与宽仁大度的张士诚、从未降元的陈友谅相比,朱元璋都存在道德短板,所以,金庸先生在小说中,将其设定为颇有手腕的野心家,窃取了明教上下的“革命果实”,并且在身登大宝后,屠戮、迫害昔日战友,人品十分低劣。

《水浒》读到这里的时候,我就想:宋江为什么不从了大辽呢?我要是宋江,我可能会归顺大辽,既然大宋子民在脑残宋徽宗以及旗下奸臣的统治下,早已民不聊生,而大辽又君主开明,大臣贤能。果然这一百零八好汉虽忠肝义胆,但没几个脑子清楚的。

以上种种综合来看,不难让人发出“汉不如夷”的感慨。

可能此刻又会有许多正义之士跳出来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令狐师姐,你混蛋,你这种人最容易当叛徒!”好吧,我灵魂的男版——令狐冲,本来就是华山派的叛徒。

但金庸先生的高明之处就在于此。

镜头转到金庸小说,我发现金庸的十四部小说“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也是由这条线穿起来的,就是:到底是狄夷之分重要,还是要看这个统治者到底是不是开明贤良更重要。

朝代更迭,最遭殃的自然是老百姓,正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在这个危急时刻,需要有江湖草莽间的大英雄、大豪杰挺身而出、仗义行侠,解社稷于危难、救万民于水火。

第一部小说《书剑恩仇录》中,金庸的政治观点很鲜明很民间,不管统治者贤不贤明,统治者必须姓“汉族”,必须推翻你们满清狄夷的统治,于是红花会一帮兄弟们忙忙叨叨的推啊推啊的,最后所有的努力都破败了,陈家洛把自己的女人香香公主都上供了也没推翻,那该咋办呢?

天下动荡之际,也正是时势造英雄之机,而这种英雄,不仅局限于江山庙堂,更反映在江湖草莽之间。

然后红花会群英就利用了我们的国粹——阿Q精神胜利法,推不翻也没事儿啊,反正你们的乾隆皇帝其实是我们汉人生的,耶!

叱咤风云的帝王,也需要一代大侠与之抗衡。

第二部小说《碧血剑》中,金庸有点迟疑了,要去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袁承志趴在皇太极家的房顶上,准备刺杀皇太极的时候,只听他对臣子们说:“你们说明朝的百姓为什么会造反?崇祯的统治为什么不好?一句话,就是老百姓没饭吃,咱们将来打下明朝的江山后,一定要让老百姓有饭吃,轻徭薄赋,把苛捐杂税都取消,老百姓过的好,咱们的江山才能稳固。”

窝阔台、蒙哥、忽必烈伯侄三人,便有郭靖、杨过伯侄二人对抗;而脍炙人口的“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口号,简直就是为雄主和大侠量身定做的!

听到皇太极毛主席教导革命同志般的一番话,袁承志也是心中一震:这不是个好皇帝么?我为什么要刺杀他?

金庸先生把异族君主写得多姿多彩,同时把汉族大侠写得光彩照人,让两位强者在命运的潮头蓦然相遇,经碰撞而发出时代的最强音。这种激烈的矛盾冲突,是吸引读者最好的元素!

到第十部小说《天龙八部》的时候,金庸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变化,他将他十四部小说中一等一的好汉萧峰设置成了契丹人,而无知群众们,即绝大部分的人,都不分贤愚,只因为他是契丹人就唾弃他,质疑他,要杀他,只有聪明娇柔的小阿朱,不在乎他是汉人还是契丹人,相信他,对他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