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有人爱秋的丰盈富足

图片 2

  空灵着一曲与谁唱

也许就是“岁月”给人们的这一种疏离感,让人觉得这个词有点抽象,于是人们在说这岁月时,就会用更形象的事物来比喻。南朝诗人徐陵在给朋友的信中说:岁月如流,人生何几?同样是南朝诗人的谢灵运在自己的诗的序里说:岁月如流,零落将近。这两位诗人都把岁月比喻成流水,似乎让人们看到岁月正从我们眼前不断地流过,这流过的即是我们的人生,而人们都觉得自己的人生是短暂的,面对这流过的岁月,人们只能徒唤奈何,所以都感吧叹“人生何几”“(人生)零落将近”,何其哀也!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海内知识,零落殆尽。”字面上很好理解。结合当时世事,再考虑到说的人、听的人的年岁、经历,确实也让人唏嘘。但毫无疑问,这几句都是写文章的套话,为的都是引出下文求人办事。倘若哪天你也五六十岁了,要发表点人生感想,大可以“岁月不居,时节如流”这样开头。但是“海内知识,零落殆尽”还是别用了,毕竟人家那是乱世,咱这是新时代。

欣赏着秋,触摸着秋,感悟着秋。用饱含深情、怜爱的目光。

  扼腕叹息着轻柔时光

岁月之岁,最初是“木星”之意。《说文解字》中说:岁,木星也。如此看来,“岁月”这个词的构成方式和“日月”是一样的,都是用天上的星之名并列在一起,来指时间。在星星面前,人的生命是何其的短暂?古人用星的并列来喻指时间,是不是也隐含着人们的一种美好而又不可即的愿望:希望和星星一样长久。“日月”和“岁月”都可以指时间,但在人们的生活中,人们更多地用“日月”表示我们每天的生活,即日子,而用“岁月”来指时间。若细究其中原因,是不是因为和太阳相比,木星离我们更为遥远。所以,“岁月”这个词给我们的感觉有点远,我们和“岁月”有一点距离,而“日月”就几乎和我们亲密无间了。

曹操当时是海陆空大元帅身份,孔融一介文士而已,要请曹操帮忙,写这封信,当然不能说“我兄弟有难请你帮个忙,日后一定回报这样”,他有什么资格这么请?又有什么身份能回报曹操?他又不是关羽。他只能打感情牌,建立两个50岁人的共同情谊,这跟我们吃饭喝酒时跟人套近乎先讲“老乡”或者“一届的”一个意思,都是为了引出下一句“喝一杯”。套了近乎后孔融也不可能直接讲自己的诉求,他要换个思路,让曹操认识到他孔融要救盛孝章是为了曹操自己的名声考虑,这件事对曹操未来是有好处的。所以,接下去孔融重点讲了救盛孝章对曹操的好处。

一叶知秋。

  冻结了时光的迤逦芬芳

关于岁月,有很多意义相近的表达:光阴、韶华、年光、年华、年月、时光、时日,这些词都是有感情有温度的。它们表达了一个共同的意思:时间。而人们之所以要用这么多的词来表达时间,就是因为“时间”这个词太冷了,没有温度没有感情。人之为人,及人世界间的一切,有感情有温度,都是人们希望并向往的。

这是分别不同的两处两句,全句如下:

我一直认为叶子是秋的语言,相思则是一树的梦语,一阵秋风的闲愁袭过,落了满地的自言自语,窸窸窣窣,全是眷恋的心声,简约却深情。其实,生命到了这种程度,说什么都是多余,所以更多的时候,秋无言。

  日月调和着人生百味

近世才女张爱玲被“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八个字误了一生。这是何其美丽的八个字,这又是何其美好的人生愿望!只是说出了这八个字的人并不能实现这一个美好的愿望,但我想,在他当时写下这八个字的时候,心中一定是虔诚的,并没有虚意在。只是奈何岁月无情,人性的善变!

回到这几个句子。“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并无文采上的特别之处。现代的小学生写作文,都知道开头来一句“时光荏苒”或者“时间好比白驹过隙”,跟孔融这个开篇一句“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并无二致。但是学生用词再多,也不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十来岁的后生谈岁月,能有什么沧桑?

想着这些,合上眼睛,却合不了苍茫的八荒九阂。

  清醒地忧愁着天涯凝望

生活在岁月中的人们都感觉到了岁月的冷漠和无情。所以陶渊明说:“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岁月不待人”这句话说得太直接了,有点不像诗的语言,但它说到了人的心里,每个人都感觉到了,所以这句话成了人们的口头禅。相比之下,以“让梨”名闻天下的孔融在写给曹操的一封信里的感叹“岁月不居,时节如流,五十之年,忽焉已至。”就没有那么多人知道了。这也是对岁月流逝的无奈,“岁月不居”,“岁月不居”,在不居的岁月之流中,何处在才我们的居所?

孔融写信时是建安九年,也就是公元204年。“五十之年,忽焉已至。公为始满,融又过二。”讲的是曹操50岁,孔融自己52岁。孔子云五十而知天命,五十岁,对文人是有特殊意义的,是一个对大半生总结、“看破”的“知天命”的年纪。一个52岁的人,对一个50岁的人讲“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是有资格的,也是恰如其分的,能勾起“共同回忆”,建立下面求帮忙的感情基础。

面对窗外毫不知情的绵绵秋雨,一叶知秋的散落情怀,有着疲惫的柔情,于心灵深处。

  蛙鸣清浅溪水

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想起了《光辉岁月》这首歌,这首歌是我的一个高中老友的挚爱。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岁月是光辉的,但是,现实大多让这些希望只能留在歌声里,留在卡拉ok时真情而嘶哑的吼声中。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五十之年,忽焉已至”。

一种凄美与悲凉的意境。见秋露而悲华发,观残英而泣红颜,望归鸿而思故乡,听寒蝉而叹余生,闻秋雨而断愁肠……

  青柳绕着它的发丝

就我的感觉来说,“日月”给我一种亲切感,像太阳一样,是有温度的;而“岁月”却有着或多或少的疏离之感,如木星,虽可见,却感觉不到温暖。

图片 1

秋天的美,美在一份清澈。

  一叶扁舟载着白云四处流浪

不再想了,关于岁月的一切,就让它在岁月中随风而任意西东吧!

图片 2

那零落,是怎样的凄婉;

  叹前缘成殇

人生就是一段岁月,每个人都是岁月中的过客,莫名其妙地来到,匆匆忙忙辛辛苦苦地走过,最后又恋恋不舍地离开,每个人的岁月或长或短,但岁月中的内容差不多,皆是喜怒哀乐,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五十之年,忽焉已至。公为始满,融又过二。海内知识,零落殆尽,惟会稽盛孝章尚存。其人困于孙氏,妻孥湮没,单孑独立,孤危愁苦。若使忧能伤人,此子不得复永年矣!——孔融《与曹公论盛孝章书》

我常常把落叶夹在喜欢的书页里,它们不是枯了,就是残缺了,没有一片是完好的。而我深爱着,爱那一份饱尝风霜摧残却尽力维持的生之尊严。岁月的轮痕太快也太深,叶片的筋骨在啃噬之后依旧以它最原始的图案在展露,始终没有放弃去拼凑那剩得可怜的脉络。虽是残缺的美,但残缺的令人心痛。而我的书中夹了很多这样凄凉的美丽,一叶,又一叶。我希望等老的时候,可以一翻书就可以看到。其实,我更清楚我是把时光,做成书签夹在书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