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山大道》摄影展,亦成为促使日本当代摄影获得国际认可的强力推手之一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6

摘要: 陈剑飞
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摄影活动“巴黎摄影展”里,当代著名平面设计师町口觉近年来,以每年一本连续地推出森山大道的个人摄影专集。当推到第五本的时候,读者怎么也想不到,这本名为《太宰》的摄影集,却是将森山
… 陈剑飞
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摄影活动“巴黎摄影展”里,当代著名平面设计师町口觉近年来,以每年一本连续地推出森山大道的个人摄影专集。当推到第五本的时候,读者怎么也想不到,这本名为《太宰》的摄影集,却是将森山大道的六十一幅摄影作品和太宰治的中篇小说《维庸之妻》混合在一起出版。这之前,好像没有人做过这样冒险的尝试,处理得不恰当,会把摄影变成小说的插图,或把小说沦为摄影的说明文字,弄巧成拙的风险很大。
町口觉对两位已负盛名的大家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在编辑之前反复地阅读了小说与照片,全身心地融入对作品的理解,尽可能地接近作者创作时的精神状态,以期达到心灵上的相知相遇。町口觉在选择森山大道的照片时,撷取和保留了他一以贯之的“失焦、摇晃、倾斜”那种貌似粗劣的“反摄影”风格。而在编排太宰治《维庸之妻》小说时,字体变化多端,并将文本作了大胆切割。比如把中野料理店里掌柜和老板娘在战争动荡时期经营中发生的很长的故事,用很小的字体压缩到一个对页上。而把故事主要人物的佐知,她短短的几个字的对话,将字体放大,分别安排到两个页面上。这种别具一格的编排方式,也契合了小说时代背景中的社会混乱、秩序割裂的现象。由于编排的新异,这本《太宰》推出后,很快就在猎异好奇的巴黎摄影展览中获得了青睐,并被业内人士视为是摄影与文学结合,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样本。
发表于1947年的《维庸之妻》是太宰治晚期小说,讲述了作家妻子佐知的悲幸故事,丈夫大谷虽是一个才华横溢又有地方贵族身份的作家,但在日本战败时期,丈夫消极厌世,整天沉湎于酒精的麻醉,拖欠了料理店三年的酒钱。妻子佐知为偿还酒债,每天不得不背着三岁小孩,强卖笑容受尽委屈去料理店打工。这篇小说同太宰治的代表作《人间失格》一样,描述了“无赖派”作品那种醉生梦死,失落颓废的社会现象。这恰和二战后风行于美国以杰克-克鲁亚克为代表的“垮掉的一代”那种迷惘落拓的人生书写方式遥相呼应。森山大道后来自己也承认,在他年轻的时候,受到过克鲁亚克《在路上》的影响,曾经坐上副驾座,穿梭日本各大国道去拍摄,用他那支游荡的镜头去表达他们一代躁动的心灵。设计师町口觉和森山大道一样,两人都对太宰治小说中既直面现实又充满灵性的写作深怀敬意,对太宰治在39岁投水自尽那种“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生存态度,有着强烈的共鸣。一念既起,一拍即合,两人联手推出这部摄影与小说合璧的作品集,这其中就寄托着他们对太宰治精神上共同的祭奠与缅怀吧。
当翻开这本在起毛的封面上压出书名,有多重扉页,三面书口,手感柔和的《太宰》作品集,那种独具魅力的装帧风格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我首先读完的是太宰治的《维庸之妻》,而后又反复对照观看了穿插其中,所占页面比重还是比较大的黑白照片。在阅读的过程中,我内心还很是忐忑,这到底是一本森山大道的摄影集呢?还是一本充满图片的太宰治的小说呢?
因为《太宰》中很多照片是和小说的内容极相对应的。比如小说的开头句:“只听见慌慌张张的开门声”。对页是一只大耳朵的特写照片。在小说中出现“丈夫乘机像只大乌鸦似的飘动着和服外套的双袖,朝门外飞也似地跑掉了”的句子时,后面一页整幅是一只乌鸦在大海中逆光飞去的剪影照。当小说中描写到佐知“买了一张去吉祥寺的车票,上了电车,拉着吊布站立着,无意中看到一张悬挂在电车顶上的广告画”。对页的摄影作品所呈现的,是小巷里一座建筑物的门扇上挂着蒙娜丽莎的印刷画。看了这些,在本文开头时提到那种图像替文字打工的顾虑又隐隐袭上心头。文字有几千年历史,而摄影出现才一百八十年。两者之间特别是文学与图像之间,的确存在着人类认知和情感上的共通之处。美国诗人惠特曼曾一度十分关注摄影的拓展功能,他认为摄影仅是浪漫小说的源泉,更把摄影视作为是一种文学的寓言。把摄影与文学的关系拉得近近的。保罗-瓦莱里在1939年时就提出:“摄影与‘描述性体裁’的相伴而生,正如现实主义小说与摄影的建构有着认知的联系”。小说的叙事与摄影的再现,相对于人的思维,两者之间的确有很多共同之处的。
小说文体具有强大而完整的叙事功能,我们在阅读时往往会被小说里的故事情节深深打动并吸引住。而照片毕竟是在不同场景不同时间段里撷取的断片。不像电影或电视剧那样依靠蒙太奇手法主导着观众的视向,具有情节的连贯性。尽管看上去照片比较直观。但对照片的深度阅读需要比较专业的图像审视能力,需要观看者具有社会学历史学和摄影史学上比较宽广的知识面,才能真正读懂拍摄者的意图,难度上就更大了。所以当图像和小说相遇,这两种不同的媒介拼盘,哪个先会吸引眼球?如果要分孰主孰次,全靠编辑对照片的选择和图文的组织形式,来决定书的类型了。
町口觉为了尽可能把《太宰》做成一部摄影集,千方百计地去削弱小说文本的完整性,他把《维庸之妻》切开打碎。字体变化也非常大,有的字体放大,有的字号极小。有一个对页容纳了1500个文字,而有些页码仅仅2个字。甚至一个短句对话也分散在两个页面上。这样看起来的小说里的文字,有的像是一个特写镜头,有的是全景拍摄一样似的了。町口觉是钟情于摄影集设计出版的名家。为了这部《太宰》,除了在编排上竭尽技巧,同时在照片的选择上尽量多地选取了拍摄于小说故事发生地日本东北部的镜头,照片的视角也多取向于女性视角,以契合故事女主人公佐知的精神世界。而在总体上又保持了森山大道早期的风格。从而形成既与小说内容有联系,又独具森山大道品位的一部摄影书。如此说来,《太宰》的成功,很大部分取决于町口觉的二度创作了。
综观《太宰》里森山大道的61幅照片,有一条导向线十分清晰,它让我们读出了在二战后动荡的岁月中,日本年轻一代悲催徬徨的心路历程。镜头下的“失焦、倾斜”,对应着现实的不确定性与焦虑倾向。相片用粗颗粒冲洗,实际也是对严酷生活状态的一种写照。因为要想寻找精细的生活,在战后纷乱的时代简直是不可能的。
这部《太宰》还带来一种崭新的文本启示,在小说文体这么强大的叙事背景下,尝试了摄影还能做些什么。也让图像功能在外延上取得新的平衡或者新的突破。赋予原本单一的照片在形式上、文本上的拓展有多重的可能性,也开创了前所未有的观看方式。正如森山大道所说:“一张照片并不单以一张照片完结,事实上一张照片更内藏着无数影像,我一直以为这个多重性与记录性,都是摄影的本质”。
最后我想说的是,这本《太宰》最终没有沦为小说的插图,小说也不是作为照片的“同义反复”而存在。而是在摄影与小说两者之间,形式了一种嵌入式的互相提升的关系,《太宰》开创了图文阅读的一种新形态。从类型上看,《太宰》更是森山大道多本摄影集中最别有风味的一本。

2015年6月28日至8月27日三影堂+3画廊将举办《太宰:森山大道》摄影展,这次摄影展,是由摄影书《太宰:森山大道》中文版在中国的制作出版而催生的。作为《太宰:森山大道》中文版的同名展,展览将集中展出摄影书中收录的共61件作品,全部是森山从自己数量庞大的摄影作品中挑选出来的。

▲ 签售现场

能让这本摄影集中收录的太宰治小说《维荣的妻子》(1947年作品)中文版,被更多中国读者读到、让更多人能深入了解太宰治的文学,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令人开心的事了。

日常生活的深邃反转外露,隐约可见。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1

后记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2

森山大道,1938年出生於大阪。成长于日本后战败时期,深刻经历过国内战后经济起飞与社会运动相互激荡的六十年代,并与众多日后日本文化艺术要角共同崛起于六七十年代。森山以其粗粒子的显像、模糊的对焦、晃动的人物风景,颠覆了当时摄影强调正确写实的概念,强力冲击日本摄影界的同时,亦成为促使日本当代摄影获得国际认可的强力推手之一。今日,已近80高龄的森山大道在三影堂+3画廊的邀请下首次来到北京,并举办非公开讲座《嗜书如命:摄影家对话出版人》。凤凰艺术作为受邀媒体将独家为观众呈现这场让人振奋的对话。

这本摄影集,是中国的一小部分人与日本的一小部分人之间交流、制作的结晶,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摄影集,是我们迈出的最初的一步。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3

这次《太宰:森山大道》摄影展,是由摄影集《Dazai》中文版在中国的制作出版而催生的。在此,将这本摄影集后记中的部分内容略去,记述如下:

在活动结束后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荣荣表示,森山大道在不久的将来很可能会再来中国做更大型的展览,同时与更多的中国艺术家、设计师、观众合作做书。来北京逗留两天虽然很短,但他感觉很兴奋。中国的社会生活状况,引发他很多回忆。关于此次活动的举办,荣荣总结道,感觉日本跟中国的关系既近又遥远,熟悉而又陌生。摄影对此可以作为很好的交流手段。以森山为代表的活跃自六七十年代的日本摄影艺术家,摄影集的出版都很丰富。2011年三影堂就曾为森山做过展览,但当时他都未能到现场。此次是以摄影写真作为切入口,引起了森山的兴趣,才最终促成此行。我们希望将来能与森山有更多层次的互动,比如中国有很多摄影师,摄影作为交流的媒介也非常简洁有力。与国外摄影师、设计师之间的相互碰撞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4

町口觉长泽章生:以摄影书为媒介的再创作

分页标题:

▲ 森山大道摄影书《Dazai》

町口觉(艺术总监,出版人)

▲ 森山大道三影堂个展太宰:森山大道现场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 森山大道接受凤凰艺术采访

这本摄影集收录的,是森山从自己数量庞大的摄影作品中挑选出来的断片,能让更多的中国读者有兴趣深入地了解森山的摄影,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令人高兴的事了。

▲ 叔叔事后在朋友圈中晒出的签名本

展期:2015年6月28日——2015年8月27日

▲ 森山大道在北京草场地扫街拍摄 图片来源:荣荣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5

长泽章生则表示,他负责出版的书籍与杂志,是我以自己的方式与艺术家进行交流的结果。此外,每一份出版物,都是长泽先生本着要为未来留下点什么的历史使命去谋划创作的。我跟像森山这样的艺术家合作,总要来点儿善意的逆反。也就是说,我想要以反常的方式来展示内容,我想要给观众带来冲击和惊喜。

地点:三影堂+3画廊(北京市朝阳区草场地155号A)

让我透过缝隙,一窥异界样貌。

此次由荣荣&映里特别企划的《太宰:森山大道》摄影展,以及町口先生与三影堂教育工作坊的首度合作,源于他们一直以来对摄影书文化的喜爱和收藏。日本当代摄影的发展跟摄影书文化息息相关,本次展览呈现了摄影艺术家从摄影到摄影书的完整表达,以此为契机,提供了一种对于日本当代摄影更为全面的解读方式。森山大道作品的故事性、不稳定的世界感、独特的完美性,都在摄影书的表达过程里完成。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讨论过程中,三影堂主持人荣荣向森山大道提问:作为摄影家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在书中呈现?对此,森山表示,相比起展览的时效性,将摄影作品印制成书能使展览长久留存下来。当被凤凰艺术记者问及森山的工作方式以及在工作过程中是否有计划性,森山回答,他最近偏爱使用的照相机,其实就是在讲座过程中几次从兜里掏出来并对着记者及其他观众拍照的一台尼康卡片数码相机。艺术家表示,他其实很少在事前规划工作,一般都是在拿上相机走上街拍摄的时候,工作计划便会出现他会考虑是否要将当下拍摄的作品制作成摄影集;并揣度观众的视角与期待。

所以森山大道的摄影总像在枯萎、在腐朽、在生锈,锈到你好像可以闻到一种味道。他镜头下的景色,就是你迷路却又不得不穿过的巷子,有光,有人,但是你却因为那些不熟悉的味道紧张起来,你避开看他或她的脸,只留下抽象的身影印象,却反而看清楚了那些张贴在巷子墙壁上海报的脸孔。这些我们几乎不可能留意的细节、场景,也许在经过多年之后,也许当我们看尽人世之后,某天就会恍然想起的光影。它们不正如同太宰治的作品吗?当我们阅读完平静、清淡的文字后,我们总会在某一天突然领悟到,平静地去承受所有是多么沉痛,也只有那份平静,才是人类最深沉的哀伤。(摘自iweekly)

▲ 森山大道三影堂个展太宰:森山大道 中的作品

谨在此向策划这次摄影展的荣荣和映里、三影堂+3画廊的各位同仁、一般财团法人森山大道写真财团的森山想平先生、以及最不得不提及的,给予我迈出这美好的最初的一步机会的太宰治先生和森山大道先生,献上我的感谢。

森山大道:我的摄影只是摄影书创作中的一环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6

不知何故,日本当代艺术界里那几位让世界观众耳熟能详的摄影艺术家,似乎都是写作的一把好手。读森山大道的文字我的艺术是窥视生活在一瞬间外露的深邃,会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读懂了那些艺术家所钟爱表达的意象,如街头杂乱、随机的人事物,带着极度粗粝的质感。学者顾铮在他为《昼之校
夜之校:森山大道论摄影》中文版一书所写的序言中称森山大道是三好摄影家:森山照片拍得好、课讲得好、还有文章写得好。据顾铮教授介绍,森山大道的两本散文集《犬的记忆》和《犬的记忆终章》在日本属于跨越各阶层的坚挺常销书。随后出版的中译本,也在中文世界风行一时。



1938年生于日本大阪,年轻时曾担任岩宫武二与细江英公的助理,1964年起成为自由摄影师。出版摄影书《日本剧场写真贴》,《告别摄影》,《狩人》,《光与影》等;曾在旧金山当代艺术博物馆、卡地亚基金会、东京写真美术馆、大阪国立国际美术馆、泰特现代美术馆、冲绳县立博物馆美术馆等美术馆举办个展。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