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三十四师处在了敌人四面包围中,陈树湘指挥红三十四师开始突围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佚名,原题:陈树湘:29岁牺牲于长征途中的中央红军师长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被迫离开中央革命根据地开始二万五千里长征。陈树湘指挥的红三十四师胜利地完成了后卫任务,但却被敌人截断在湘江东岸,处在四面包围中。在战斗中,陈树湘腹部中弹,身受重伤,被俘后掏腹断肠英勇就义。

陈树湘,曾用名陈树春,1905年生,湖南长沙人。在毛泽东、何叔衡等影响下,投身革命。中国共产党党员。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下面是关于他的长征故事,欢迎阅读。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被迫离开中央革命根据地开始二万五千里长征。陈树湘指挥的红三十四师胜利地完成了后卫任务,但却被敌人截断在湘江东岸,处在四面包围中。在战斗中,陈树湘腹部中弹,身受重伤,被俘后掏腹断肠英勇就义。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被迫离开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战略大转移,这就是后来震惊中外的二万五千里长征。长征一开始,红五军团便作为全军的后卫,而红五军团的第三十四师则又奉命作为军团的后卫,不但担任掩护全军团的任务,而且还特别要为两个庞大的中央纵队殿后。1934年12月1日下午,在中央两个纵队全部渡过湘江之后,红三十四师脱离五军团建制,直接归中革军委指挥。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被迫离开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战略大转移,这就是后来震惊中外的二万五千里长征。长征一开始,红五军团便作为全军的后卫,而红五军团的第三十四师则又奉命作为军团的后卫,不但担任掩护全军团的任务,而且还特别要为两个庞大的中央纵队殿后。1934年12月1日下午,在中央两个纵队全部渡过湘江之后,红三十四师脱离五军团建制,直接归中革军委指挥。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被迫离开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战略大转移,这就是后来震惊中外的二万五千里长征。长征一开始,红五军团便作为全军的后卫,而红五军团的第三十四师则又奉命作为军团的后卫,不但担任掩护全军团的任务,而且还特别要为两个庞大的中央纵队殿后。1934年12月1日下午,在中央两个纵队全部渡过湘江之后,红三十四师脱离五军团建制,直接归中革军委指挥。

陈树湘指挥的红三十四师胜利地完成了后卫任务,受到了党中央和中革军委的高度赞扬,但他们为此也付出了重大的牺牲和巨大的代价,全师原有的6000多人锐减到不足1000人。陈树湘接到中革军委最后一道命令是:“立即向湘江渡口转移,并且迅速渡江”。
但是,红三十四师的阻击阵地距离湘江渡口至少还有75公里以上的路程,且通往湘江渡口的所有道路都已被敌人完全封锁。红三十四师已被敌人截断在湘江东岸,无法渡江追赶主力。

陈树湘指挥的红三十四师胜利地完成了后卫任务,受到了党中央和中革军委的高度赞扬,但他们为此也付出了重大的牺牲和巨大的代价,全师原有的6000多人锐减到不足1000人。陈树湘接到中革军委后一道命令是:“立即向湘江渡口转移,并且迅速渡江”。但是,红三十四师的阻击阵地距离湘江渡口至少还有75公里以上的路程,且通往湘江渡口的所有道路都已被敌人完全封锁。红三十四师已被敌人截断在湘江东岸,无法渡江追赶主力。

陈树湘指挥的红三十四师胜利地完成了后卫任务,受到了党中央和中革军委的高度赞扬,但他们为此也付出了重大的牺牲和巨大的代价,全师原有的6000多人锐减到不足1000人。陈树湘接到中革军委最后一道命令是:“立即向湘江渡口转移,并且迅速渡江”。
但是,红三十四师的阻击阵地距离湘江渡口至少还有75公里以上的路程,且通往湘江渡口的所有道路都已被敌人完全封锁。红三十四师已被敌人截断在湘江东岸,无法渡江追赶主力。

国民党军很快就发现了这支孤立无援的红军部队,于是,各路大军立即从各个方向向红三十四师合围而来,红三十四师处在了敌人四面包围中。

国民党军很快就发现了这支孤立无援的红军部队,于是,各路大军立即从各个方向向红三十四师合围而来,红三十四师处在了敌人四面包围中。

国民党军很快就发现了这支孤立无援的红军部队,于是,各路大军立即从各个方向向红三十四师合围而来,红三十四师处在了敌人四面包围中。

12月1日,夜幕降临的时候,陈树湘指挥红三十四师开始突围。红军官兵与迎面扑来的国民党军激战整整三个小时,师长陈树湘在令人喘不过气的硝烟中向全师宣布了两条决定:一、寻找敌人兵力薄弱的地方突围出去,到湘南发展游击战争;二、万一突围不成,誓为苏维埃共和国流尽最后一滴血!陈树湘命令把所有文件烧掉,然后率领红三十四师向东走去。这与中央红军远去的方向完全相反——红三十四师真的要去群众基础较好的湘南打游击了。战斗持续到深夜,红三十四师的部队已被敌人切割成数块。陈树湘带领的100多名官兵,在向东突围的过程中始终无法摆脱敌人的重重围堵。

12月1日,夜幕降临的时候,陈树湘指挥红三十四师开始突围。红军官兵与迎面扑来的国民党军激战整整三个小时,师长陈树湘在令人喘不过气的硝烟中向全师宣布了两条决定:一、寻找敌人兵力薄弱的地方突围出去,到湘南发展游击战争;二、万一突围不成,誓为苏维埃共和国流尽后一滴血!陈树湘命令把所有文件烧掉,然后率领红三十四师向东走去。这与中央红军远去的方向完全相反——红三十四师真的要去群众基础较好的湘南打游击了。战斗持续到深夜,红三十四师的部队已被敌人切割成数块。陈树湘带领的100多名官兵,在向东突围的过程中始终无法摆脱敌人的重重围堵。

12月1日,夜幕降临的时候,陈树湘指挥红三十四师开始突围。红军官兵与迎面扑来的国民党军激战整整三个小时,师长陈树湘在令人喘不过气的硝烟中向全师宣布了两条决定:一、寻找敌人兵力薄弱的地方突围出去,到湘南发展游击战争;二、万一突围不成,誓为苏维埃共和国流尽最后一滴血!陈树湘命令把所有文件烧掉,然后率领红三十四师向东走去。这与中央红军远去的方向完全相反——红三十四师真的要去群众基础较好的湘南打游击了。战斗持续到深夜,红三十四师的部队已被敌人切割成数块。陈树湘带领的100多名官兵,在向东突围的过程中始终无法摆脱敌人的重重围堵。

因为总是处在后卫位置,沿途的粮食都已被前面经过的部队筹集一空,三十四师已断粮多日,但饥饿难耐的官兵们依旧要时刻处在战斗状态中。险恶的敌情令他们没有精力去寻找可以充饥的东西,也没有时间坐下来哪怕打片刻的盹。桂北秋雨连绵,寒冷的冬天就要来了,红三十四师官兵身上的单衣都已破烂不堪。

因为总是处在后卫位置,沿途的粮食都已被前面经过的部队筹集一空,三十四师已断粮多日,但饥饿难耐的官兵们依旧要时刻处在战斗状态中。险恶的敌情令他们没有精力去寻找可以充饥的东西,也没有时间坐下来哪怕打片刻的盹。桂北秋雨连绵,寒冷的冬天就要来了,红三十四师官兵身上的单衣都已破烂不堪。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