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的小说诸多,手持流星剑

图片 14

问题:如题。

第10:白玉京,出自《七种武器系列》。白玉京堪称古龙笔下最浪漫的剑客,开篇就是最浪漫的诗人李白的诗句:“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二城,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我叫白玉京,手持长生剑。我最厉害的武器不是剑,而是微笑。因为微笑,所以长生。

回答:

图片 1

  古龙的小说诸多,小说里面用剑的人物更多,剑法高超的也不少。下面就来盘点一下小说中十大剑客:

第9,孟星魂
,出自《流星蝴蝶剑》。孟星魂是杀手,却是一个独特的杀手。因为杀手无情,孟星魂却有情。孟星魂喜欢上了小蝶,并最终抱得美人归,和小蝶归隐山林。我叫孟星魂,手持流星剑。人有真情,剑似流星。

  第一、西门吹雪

图片 2

图片 3

第8,阿飞,出自《小李飞刀系列》。阿飞,又叫飞剑客,号称天下第一快剑。阿飞仅有一个对手,叫做荆无命。区别在于,阿飞有情,而荆无命无情。无情的人,他的剑法最终还是无法达到最高境界。我叫阿飞,手持快剑。天下武功,无快不破。

  西门吹雪的年代,是一个白衣胜雪的年代。

图片 4

  他似乎已成为一种象征,显得高不可及。

第7,沈浪,出自《武林外史》。沈浪,一个传说中的人物,一个典型的浪子游侠。沈浪是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二十岁左右便已名震江湖,号称天下第一名侠。我叫沈浪,手持沧浪剑。纵横天地间,归隐仙山里。

  西门吹雪的神韵,不在于他闪电般的拔剑、出剑;而在于收回长剑时,剑锋上滑落的那一串血花。

图片 5

  ——西门吹雪吹的不是雪,是血……

第6,铁中棠
,出自《大旗英雄传》。铁中棠,传说中的英雄,开创了一个时代。大多数有名的剑客都被称作大侠,唯独我铁中棠被称作英雄。铁中棠拥有失传的绝代剑术:削香剑,剑法之佳,不在任何名家之下。我叫铁中棠,手持乌鞘剑。不做大侠,只做英雄。

  那些总想追上他的人永远也达不到他的境界。

图片 6

  因为当他们吹落剑上的血花时,只感到了胜利的喜悦与兴奋。

第5,方宝玉,出自《浣花洗剑录》
。方宝玉天生就是剑客,人称剑中灵童。方宝玉自创自然之剑,剑法如有生命,绵绵不绝,生生不息,堪称古龙笔下最有灵性的剑法。我叫方宝玉,手持自然剑。前有紫衣侯,后有白衣客,而我,却是最终的胜利者。

  但西门吹雪,他眼中闪过的却是难以名状的无奈与哀伤,他早已经脱离于这个俗世,他本就不是一个轻视生命的人,况且天下真正值得他为之拔剑的人实在太少了,而,自叶孤城之后,就更是如此了。

图片 7

  西门吹雪早已把全身心浸入了对剑道的追求,从他的一举一动,生活方式无处不透出对于至美的追求,剑,对他来说,已不是一种武器那么简单,在他来说,这是一种艺术;西门吹雪可以说是理想化的,是唯美的;

第4,谢晓峰,出自《三少爷的剑》。谢晓峰,神剑山庄的三少爷,和大侠燕南天一样,晚年之时被誉为天下第一神剑。谢晓峰只有一个对手,他叫燕十三。燕十三,号称剑魔。而燕十三的夺命十五剑,其实已经在谢晓峰之上。我叫谢晓峰,手持谢家剑。名扬天地间,不如燕十三。

  假如剑道一途,果然有着所谓剑神;那么西门吹雪无疑是最接近神的人。

图片 8

  以他领衔十大剑客,堪称当之无愧。

第3:燕南天,出自《绝代双骄》。燕南天,一个传奇的人物,他的名气之大,堪称震古烁今。燕南天号称天下第一神剑,又被人称作天下第一大侠。他的神剑决,堪称天下无双。我叫燕南天,手持无极剑。上有苍天,下有南天。

第二、谢晓峰

图片 9

  “现在,人们都知道他就是谢晓峰。他的手中有剑。

第2,薛衣人,出自《楚留香系列》。薛衣人,又叫血衣人,号称天下第一剑客。薛衣人的剑,剑道之佳,已然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即便是楚留香,遇到薛衣人,也只有靠轻功逃跑的份。我叫薛衣人,手持天清剑。吊打帅一帆,秒杀一点红。

  谢家的三少爷手中有剑,谁敢轻举妄动。”

图片 10

  英资天纵的谢晓峰,也许注定就是剑中的帝王,无论他的其他方面怎么样,人们的眼光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敬畏的停留在三少爷的剑上;一个能够将剑使得超出人类极限,进乎于艺术的剑客,却少有的并不那么在乎剑,也算是古龙书中的一个另类了。

第1,西门吹雪,出自《陆小凤系列》。西门吹雪,他吹的不是雪,而是血。在西门吹雪的剑下,杀人已经成为艺术。他的剑法,已经接近神的境界。西门吹雪只有一个对手,他就是号称“一剑西来,天外飞仙”的叶孤城。我叫西门吹雪,手中已无剑。可是这天地间,到处都是我的剑。

他一生都没有败过,只因为他不能失败;只因为他是神剑山庄的三少爷,谢家的灵气似乎已经集于他一身,所以神剑山庄的声名不能毁在他手中。王者也许就是有着王者的痛苦,他常常想着能够脱离“三少爷”这个令人闻之而敬畏的身份,也许,就是一种潜意识的逃避。可惜正是由于他的天才,他的身份,乃至他的性格,他却无法真正的逃避什么,他必须坦然面对着“神剑山庄的三少爷”这个光荣的称呼,纵有再多的苦痛,他又能怎样?别人又能体会吗?杨柳飞舞,晓风残月,这种意境虽然美,却又美得多麽凄凉,多么让人心碎?种种欢乐,你愿不愿意享受?假如你要什么就有什么,这人生中还有什么是值得你去追求的?一这种空虚有谁知道?谢晓峰是位英雄,却是一位无奈的英雄。

图片 11

  谢晓峰也终于斩去了双手的拇指,得到了心灵上彻底的平静,“十五式”再也不会出现,那个以剑名震天下的谢三少爷也再也不存在了。虽然,铁开诚说:“只要你一旦做了谢晓峰,就永远是谢晓峰,就算你已不再握剑,也还是谢晓峰……”但是,他终于做回了谢晓峰。

紫禁之巅决战后,西门吹雪的剑道,已然达到无剑胜有剑的地步。在境界上,堪称另一个独孤求败。无敌是多么寂寞,这世上,还有谁值得我拔剑?

  绝对的王者之气——虽不能近神,也堪称剑中的王者!

  位居第二,心悦诚服。

第三、燕南天

图片 12

  “江湖中有耳朵的人,绝无一人没有听见过“玉郎”江枫和燕南天这两人的名字。

  江湖中有眼睛的人,也绝无一人不想瞧瞧江枫的绝世风采和燕南天的绝代神功。

  只因为任何人都知道,世上上绝没有一个少女能抵挡枫的微微一笑,也绝没有一个英雄能抵挡燕南天的轻轻一剑!任何人都相信,燕南天的剑非但能够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也能将一根头发分成两根……”

  燕大侠。

  人们都是这样称呼燕南天的;何谓侠之大者?或许燕南天并没有达到金庸“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要求。然而他的侠义几乎已经做到了古龙的侠义观的极至;

  古龙的江湖是怎样的江湖——并不是家国天下的的江湖,而是人与人之间的恩怨爱恨交织而成的江湖。人以怎样的方式对待恩仇、对待爱恨——实际也就是检验你究竟
敢不敢用自己承担得起——或者承担不起的代价来抗起“侠义”这两个字!

  知道“嫁衣神功”的特异,而坦然修之,非大勇气大气魄之人,孰敢为之?

  为了江枫,只身涉险,为了报仇而惨遭毒手,非真正视朋友如手足,孰可为之?

  一代剑客居然成为活死人,在恶人谷十余年,这样的耻辱,然而在终于恢复功力得悉众“恶人”近年所为,却未再深究,如此坦荡,非大胸襟者,孰会为之?

  视江小鱼的安危远胜于己,对待故友后人更胜己出,岂是虚情假意者可比?

  任江别鹤处心积虑,伪君子做到底,江南大侠声势浩大,然而在一个已经多年消声匿迹的燕南天面前,纵是俗人也知:“我只知有燕大侠,哪里有什么江大侠?”,读至此处,如何不让人痛快淋漓,为之击节!?

  在误中江别鹤诡计,明知他就是苦寻至今的仇人,却苦守誓言,不再杀他,旁人看来未免近迂,然而,这样的侠者,殊不知恰恰难得!

  古龙的剑客,大多孤高冷傲,桀骜不群;或是行事孤僻,无善无恶。

  剑法越是高超,则更是如此。

  如燕南天这般,剑法以入化境,仍然一腔侠义,满腹热血的愿为天下人的侠士,可有二者?

  剑中大侠,上无愧于神灵,下不惧于王侯;富贵如云,权势如梦。

  列为第三,君意如何?

  第四、叶孤城

  不可否认,叶孤城也是一位不世剑手,与西门吹雪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同样的神秘,又是同样的孤独;然而他们本质上的不同导致了他们二人最终道路的不同。

  与西门吹雪不同,纵使他有着“白云城主”如此飘逸的称号;纵使他似乎有着孤芳自赏的清高,但他内心深处最在意的,却是权势;与西门吹雪不同,他太功利了;无论是他傲然回答皇帝“卿本佳人,奈何作贼?”时那句令人回味的“胜就是王,败就是贼。”还是对西门吹雪那简单而深刻的回答:“只须诚于剑,不须诚于人。”都反映出了叶孤城与西门吹雪的不同,对前者来说,剑,也许的确是非常重要的,但归根到底,也只是他重要的工具罢了。

  然而,任何人都无法否认他剑术的伟大。

“天外飞仙”无疑是古龙的武术系统中,有招这一层面上,最辉煌的顶峰,虽然囿于“有招”,然而它已经隐隐可以上达“无招”的天意。也是古龙少有下了重重的描写的剑招——实在已经是天下无敌的剑招,纵是西门吹雪,如果不是特殊情形,恐怕同样无法幸免。

  白云城主的剑法,便已足可踏入前十。

  参加这样一个可怕而庞大的计划,对手又是西门吹雪、陆小凤——乃至整个天下,不是真正的枭雄,又怎能作到?“成王败寇”的理念,我们有何尝能够一口否定?

  与西门登临绝顶后的惺惺相惜,天下又有几人?

  屈为第四,城主海涵。

 第五、紫衣候

图片 13

  “五色帆船,紫衣候。”

  如果把剑道之外的各个方面加在一起考虑,恐怕剑中的王者,并非三少爷,而是紫衣候。

  神秘的行踪,潇洒的行事,神一般的剑法,公侯般的气度。

  纵是他未曾与白衣人一战,也足以成为一个不朽的传奇。何况还有那样的一战!

  紫衣侯的时代是一个雍容而大气的时代;无论是五色帆船主人那优雅奢华而又充满传奇色彩的生活;还是一生探求武道,竟望“……东海之滨,望有人以三尺长剑,赐某一败……”的白衣人,都让人隐隐约约觉出一种高贵而久远的感觉。

  读过《浣花洗剑》,才恍惚觉得,其实竟有超越于“对”与“错”,“胜”与“败”之上“道”的存在;紫衣侯扛负的是中原武林的荣辱兴衰,白衣人追寻的是对人武道极限的突破;而紫衣侯用生命换来的悲壮的半招之胜,似乎也反映了作者对于孰强孰弱的犹豫;无论紫衣侯,白衣人,或是方宝玉,他们对于“道”的追求,也许只是道路上的差异,而代表正道的紫衣候,那样的魄力与霸气,在古龙的所有作品中,也只有如“夜帝”等少数几人可以比肩。

  在身后立下十年之约,更慧眼相中方宝玉,颇有武侯遗风——这样的剑客,倘若不能进入前五,我无颜以对。

  第六、薛衣人

  “他剑光一闪,忽然闪电殿向楚留香刺了出来见到中原点红时,楚留香已觉得他剑法之快,当世无双,见到帅一帆时,楚留香就觉得一点红还不算是天下第一快剑,见到那’白痴’时,楚留香又觉得帅一帆的剑法不算什么了。

  但此刻,楚留香才终于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快剑’……薛衣人这一剑刺来竟来得完全无影无踪,谁也看不出他这一剑是如何出手,是从哪里刺过来的。

  ……但这抉如闪电般的雷的一剑,到了楚留香咽喉前半寸处,就忽然停了,停时就像发时同样快,同样突然,同样令人不可捉摸,不可思议,这’一停’实比’一发’更令楚留香惊慷。

  薛衣人发这一剑时显然还未尽全力否则就停不下来了,他未使全力时刺出的一切已是如此急迫,使出全力来那还得了……”

  也许是古龙对薛衣人的剑法描写的太少,很多人并不在意他的存在——然而,事实上他的剑法恐怕远远高出一般人的认为。

  薛宝宝的剑法已经高过了帅一帆,帅一帆的剑法已可与水母相较,而薛衣人的剑法又已经远远的超出了薛宝宝——这还是未尽全力的一剑!!

  仔细一想,能不汗额?!

  这样的剑法,却还是陷入了那样尴尬的困境,为了生计与荣耀,甘愿隐藏在黑暗中取人头颅,换取金钱——这样的无奈是何等的残酷和现实。

  金庸的书,是现实的童话;然而古龙的书,却是童话的现实。

  我一直莫名的对薛衣人感到亲切,这绝不是因为他是绝顶的剑客,而是由于他是一名背负着“现实”的剑客。

  第七、阿飞

图片 14

  或者说——沈飞?

  自始至终都背负着谜一般的身世,带着纯真和野性,穿的是最简单的衣服,配的是简陋的几乎不成为剑的佩剑,用的是最直接的剑法——让很多名震一方的大“剑客”们大跌眼镜的却是——绝对的有效!

  这样一个充满新鲜和野性的少年,本来也许会无声无息的被吞没在这个江湖里,可幸的是,他遇见了一个真正的朋友——李寻欢。他得到的影响,恐怕真正的改变了他的一生。

  所以我们才能在《边城浪子》里看到一个完全成熟,已经真正的踏入剑道大堂的剑客——那时,人们已经不再称他叫“阿飞”了,而是尊称为“飞剑客”……

  评论:

  原著里描写阿飞是一个相当有思想见地的少年。

  由于在荒野中生存,他宁愿和狼打交道也不愿和虚伪的人打交道。(和古龙笔下的浪子箫十一郎很像,古龙也多次把阿飞比做孤傲的狼)

  他知道食物得来不易,所以份外珍惜食物。他把走路当作休息。十分得能忍耐,以及隐藏气息。

  他可以轻易判断一个人是否有恶意。

  他在别人自以为是陶醉在自己想法里的时候总是可以一针见血得说出客观真相。

  不谙世事,天真,老实。

 第八、燕十三

  与谢晓峰同为绝世剑客,燕十三,却与谢晓峰截然不同,一心向武,执着于剑,然而两人际遇却迥然两异,当三少爷已经名动天下时,燕十三还是只不过是一个“脱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的浪子,两人的生活环境和对剑的感受就大不一样。燕十三喜欢黑色,崇拜黑色。黑色所象徵的,是悲伤,不祥和死亡,黑色也同样象徵著孤独、骄傲、和高贵。它们象徵的意思,正是一个剑客的生命。就像是大多数剑客一样。

  无论他们两人怎样的不同,一个江湖是容不下两个绝世剑客的。

  他们必然的走到了一起。

  如果这世界上有了一个谢晓峰,又有了一个燕十三,他们就迟早必定会相见。而他们相见的时候,就必定有个人死在对方的剑下!于是,他们的一战也就成为了剑客之间最为辉煌的决战之一;

  这一场决战,是古龙写得极其华丽的一战;两人的精神已经完全超越了极限与自然,当燕十三终于使出了“夺命十三式”的代表着“死”第十五式时,形势的急转令人瞠目结舌,当谢晓峰茫然的站在燕十三的尸体面前时,读者何尝不是?这又是一场胜者并非生者的决战:燕十三为了斩除“十五式”这条用自己的心血培养出来的毒龙,最终,死在自己的剑下;他是不愿意让这一招只会带来死亡的魔剑留在这世界上。他终究还不是一个被狂热蒙住了心的人,他的确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剑客。

  燕十三不如谢晓峰,这决不是指不如决战之前的谢晓峰,而是在《圆月弯刀》中,面对丁鹏,已经参透剑之真意的神一般的谢晓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