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小说艺术的基本审美特征,你不一定会成为伟大的作家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2

摘要:
但凡认真读过马步升小说作品的读者,一定不难发现,他的小说,在语言运用和艺术表现上具有独特的风格。具体而言,马步升的小说创作中,多有主观性叙述。顾名思义,主观性叙述中,作者主体介入比较明显,或者作者自己
…但凡认真读过马步升小说作品的读者,一定不难发现,他的小说,在语言运用和艺术表现上具有独特的风格。具体而言,马步升的小说创作中,多有主观性叙述。顾名思义,主观性叙述中,作者主体介入比较明显,或者作者自己站出来现身说法,或者就某一点内容展开丰富的想象与联想,或者凭借作品相关内容抒情议论,或者就相关知识或情节因由进行解说介绍,皆属主观性叙述之范畴。而客观性叙述中,作者则隐退到作品人事物景的背后,只进行冷静的描述、真实的呈现,作者的情感、观点及态度,则如盐入水,渗透于人物故事之中。在小说创作中,究竟应该运用主观性叙述还是客观性叙述,从根本上说,这由小说作品的题材内容和作者所要表达的思想感情决定,也与作者的个性气质及创作理念不无关系,而不能片面论定孰高孰低,孰优孰劣。本文主要结合马步升长篇小说《青白盐》《小收煞》,谈谈小说创作中如何成功运用主观性叙述,并生动呈现其艺术魅力。马步升的长篇小说,深具汉语之神韵魅力。在他所构造的人物故事中,隐约着《诗经》和汉乐府的古老气息,回荡着汉赋的纵横气势,流贯着唐诗宋词的气韵格调,深藏着明清小说的脉络气象。当然也不乏方言土话、谣谚俗语的生动活泼。儒家思想的正大肃整,特定地域的风土人情,民族传统文化及民间文化艺术的丰厚滋养,使他的小说具有深广的根系和博大的内蕴。刘勰曰:“积学储宝,研阅穷照”;又曰:“思接千载,视通万里”。应该说,马步升的小说,在这些方面的积淀和准备,还是做得相当充分的。他的长篇小说《青白盐》《小收煞》,笔墨纵横,匠心独运,大开大阖,气势恢宏。语言、环境、人物、故事很接地气,历史的纵深感很强。《青白盐》是一部展示陇东百年民情风俗的巨幅画卷,丰富的想象,宏阔的叙事,大量的人物内心活动的充分展示,使得作品的字里行间漫溢着强烈的主观性叙述的独异色彩。大量方言土话、糙词俚语的生动运用,大量已然僵化的标语、口号的巧妙活用,无不显示出化腐朽为神奇的语言魅力。《小收煞》中,马素朴在京求学,年底忽然回到员外村时,作者对于“狗心”的刻画,还有写到员外村的封闭时,对馒头不同做法的介绍,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面飘扬了五十年的家旗,设计可谓别出心裁,其象征意义不言自明。幽默风趣的语言,老练精到的描述,耐人寻味的人物故事,无不充分体现出主观性叙述的艺术魅力。马步升小说的主观性叙述,在文学评论界引起过较为广泛的关注,论者有肯定和称赞者,也有持批评意见者。主观性叙述的意义到底如何,最终还是要看是否符合小说审美规律,要看其中所蕴含的是非观和价值观如何。《红楼梦》有主观性叙述,符合人文及人道理念,多有益于人物的表现和情节的推进,也很好地表现了作者的思想情怀。鲁迅的小说,也时有主观性叙述,恰恰是这些主观性叙述,极好地表现出作者的精神风骨和思想境界。马步升的主观性叙述,大多合乎人物个性心理,合乎情节发展,合乎思想情感的表达,也反映出作者的小说创作理念,应该说是符合小说审美规律的,是有积极意义的。实际上,文学创作本身就是主观性很强的精神创造活动,在小说创作中,作者既要谨慎服从创作规律,又要充分展示个人的思想才情,那么,主观性叙述自然就有其发生的必然性。别林斯基在《论俄国中篇小说和果戈理君的中篇小说》中讲道:“可是,为什么艺术家的创作里面也反映着时代、民族和他自己的个性呢?为什么里面也反映着艺术家的生活、意见和教养的程度呢?因此,创作岂不是依存于他,他岂不既是创作的奴隶,同时又是它的主人吗?是的,创作依存于他,正像灵魂依存于有机体,性格依存于气质一样。”显然,这里所说的作家在创作过程中的主观能动性,自然包括主观性叙述在内。我们再随意翻览任何一部明清小说,主观性叙述无处不在。那些“诗曰”“词曰”,那些“看官”及“话说”如何如何,无不将作者自己的个性、心理、思想见解及精神风貌表现得淋漓尽致。《三国演义》《红楼梦》的开卷之语,先声夺人,气势不凡,作者的独到见解与精神风貌,令人油然而生钦敬、同情之心,想一口气读下去的愿望自然难以消去。“结言端直,则文骨成焉;意气骏爽,莫先于骨。”“夫志在山水,琴表其情,况形之笔端,理将焉匿?故心之照理,譬目之照形,目瞭则形无不分,心敏则理无不达。”我们若读懂了刘勰的这些论述,那么,主观性叙述的合理性自然就让人不容置疑了。总之,主观性叙述若运用得成功,无疑会增强小说作品的艺术美感,并提升其思想境界。当然,话说回来,在小说创作中,主观性叙述若要运用得成功,乃至精彩,那就得注意是否符合人物个性、心理、思想及精神风貌,是否与作品中的环境契合,是否符合故事情节的自然推进,是否符合小说所要表达的思想情感,是否符合时代特征,等等。作者的主观性叙述既要放得开,还要收得来。否则,就极有可能造成先入为主、观念先行、为文造情以及环境失真、情节脱节与人物形象的概念化、脸谱化诸般弊病。此类现象若严重到一定程度,那自然就会导致创作的失败了。

近读
《水浒传》,从第一回看起,越看越喜欢,越看越有意思。以前至少读过两遍
《水浒传》,现在读来丝毫感觉不到厌倦。究其根源,《水浒传》
写得有神采,有吸引力,行文处处有闲笔,这些闲笔将小说润色得张弛有度,读者读来有滋有味、妙趣横生。在“王婆贪贿说风情,郓哥不忿闹茶肆”一回中,由于潘金莲手中的叉竿不小心滑落,打着西门大官人,惹得西门大官人欲火烧身,如热锅上的蚂蚁,“踅将来”“又在门前两头来往踅”“王婆只在茶局子里张时,冷眼睃见西门庆,又在门前踅过东去,又看一眼;走过西来,又睃一睃;走了七八遍,经踅入茶房里来。”王婆利用西门庆泡妞心切的特点,抓住有利时机,讲出捱光
应具备的“五项基本原则”:第一件,潘安的貌;第二件,驴儿大的行货;第三件,要似邓通有钱;第四件,小,就要绵力藏忍耐;第五件,要闲工夫。紧接着,王婆再为西门庆谋划出“十条捱光计”,即,让潘金莲乖乖就范的具体措施。这里的“五项基本原则”和“十条捱光计”都是闲笔,这两处闲笔如神来之笔,将勾奸偷情描写得精彩生动;也将两个市井小人的心理、丑态刻画得淋漓尽致,活脱脱展现在读者面前。《水浒传》
写的是英雄传奇,多处有“闲笔”描写,有了这些闲笔,使得故事情节更为生动曲折生动,引人入胜。这部小说之所以名列四大名着、几百年来脍炙人口,与精彩绝伦的闲笔描写有很大的关系。
进入21世纪后的中国当代长篇小说数量每年数以千万计,但引起轰动的,让读者百读不厌的作品少之又少,为什么呢?
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当代作家在小说的创作中,忽视了文学的娱乐功能。当代一些作家在小说创作中,紧紧扣住主题,紧紧扣住主要情节,对社会风俗、自然风景几乎置之度外,试图要通过小说表现一个重大的主题:或形而上的、或者追问灵魂的、或者揭露现实。他们唯恐读者不理解自己的创作意图,有时,作者甚至跳出来,急于表达自己的创作意图。这些作家们写得特别急迫,以为这样就能达到“揭出病痛,引起疗救的注意”的目的。其实不然,有句古话叫做“欲速则不达。”除了叙事的急迫外,有些小说的笔调特别沉重,读者读其作品感觉到沉重得快要窒息了。例如,罗伟章小说
《我们的路》 《我们的成长》 《回家》 《大嫂谣》
等,写出了农民及农民工生存的艰辛,其“苦难”叙事赢得了很高的声誉,但罗伟章的叙事笔调过于沉重,沉重之根源就是作者只注重小说的社会功能,缺少轻松愉快的娱乐功用。马步升小说情节生动,李建军在
《论第三代西北小说家》
一文中认为“马步升是讲故事的能手”。马步升小说在其长篇小说
《青白盐》、《一九五零年的婚事》
等小说中有大量“闲笔”,这些闲笔为其小说增色不少。例如,在 《青白盐》
中有大量的俚俗词曲,这些俚俗词曲给小说的阅读增添了很大的趣味。在
《一九五零年的婚事》
中,有一段描写:“自从何自叙上任后,马赶山在正式会议上,似乎不会说粗话了,表现得比文明人还文明,乍然走了束缚,他也有了解放的感觉,他从心底认为,所谓的粗话脏话,其实都是老先人发明、整理、总结的文明成果,那些官话,所谓的文明话,表达起某种情形来,实在是隔着裤裆揣逑,只是个大估摸,车轱辘话,反正都能说,滚了半天,又滚回原地了。”作者借主人公马赶山之口,讲出了粗话,即所谓的方言在表情达意方面的准确性,以及所谓的普通话在表情达意方面的大而化之。这段话看似闲笔,其实对于理解这部小说的语言艺术具有画龙点睛的作用,也使读者眼前一亮,记忆深刻,并让读者产生方言与普通话优劣性比较的无数联想。可惜的是,马步升在其长篇小说
《乱世兄弟》 中,直奔主题,细节描写不够不说,像
《青白盐》、《一九五零年的婚事》
的“闲笔”更是微乎其微。由于缺少生动的细节描写和闲笔的点缀,《乱世兄弟》读起来缺少以前作品的生动有趣,笔者是读了停,停了又读,花费了很长时间才读完的这部小说的。笔者可以算作一个专业读者,对于非专业读者来说,这部作品的阅读趣味就可想而知了。我们一些作家在构思时,有宏大蓝图,这是不错的,但小说的主题要借助鲜活人物形象和故事情节来完成,还需要真实的细节描写,更需要“闲笔”,这样才能达到小说的生动有趣,才能吸引读者。徐兆寿先生长篇小说
《荒原问道》
写知识分子的精神追求,具有形而上的思考意识,情节也生动曲折,人物形象的刻画也比较到位。但“闲笔”不足也是这部小说的不尽如人意之处。
笔者以为,小说要吸引读者,闲笔是必不可少的。闲笔可以提升小说的娱乐性,因为小说的娱乐性是小说大众文化功能的重要载体,小说的教育性和娱乐功能是密切关联的。读者的阅读期待必须由小说的娱乐性直接诱发。如果小说缺乏必要的娱乐性,读者必然越来越少,小说就会无法生存,也就失去了小说作为大众文学的特殊地位。小说的娱乐性,往往通过“闲笔”实现的。因此,在小说创作中,闲笔是必不可少的。
“闲笔不闲”,因为它不仅能强化作品的真实感和动感,还能增强作品的“意趣”。所谓“闲笔”,就是“百忙中极闲之笔”,有时可解释为“插科打诨”。明代高明在
《琵琶记·报告戏情》
中说:“休论插科打诨,也不寻宫数调,只看子孝与妻贤。”“插科打诨”原指戏曲、曲艺演员在表演中穿插进去的引人发笑的动作或语言,小说为什么不可以用“闲笔”“插科打诨”,给读者必要的娱乐与阅读的快感呢?
为什么非要写得那么沉重,让读者产生快要窒息的感觉呢? 《白鹿原》 《废都》
两部小说自出版以来,读者爱不释手,并且一版再版,这与作者的闲笔描写有很大的关系。陈忠实
《白鹿原》
开头“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这些情节虽为次要情节,但这段小说开头描写为赢得读者的阅读兴趣增添了重重一笔。贾平凹曾说过:“所谓闲话,是作者在写作时常常把一件事说清楚之后又说些对主题可有可无的话,但是,这些话恰恰增加了文章无用的趣味。”在
《废都》
中,贾平凹时常运用闲笔,来增添小说的趣味性,这些闲笔表面上不是主要情节,但实质上为读者对小说主题的理解埋下了重要的伏笔。比如这个段子:“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看似闲谈,是繁冗之笔,但实际上调节了作品的叙述节奏、衬托了情节气氛,并对理解小说的主旨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
“闲笔”一词,最早出
自于明末清初着名的文学批评家金圣叹之口,金圣叹所谓的“闲笔”是指小说中关于非情节因素的描写。金圣叹认为“闲笔”能“向闲处设色”,即丰富小说的审美情趣,增强小说的艺术感染力。叶郎在
《中国小说审美》
一书中指出:“所谓闲笔,就是用点缀穿插的手段,打破描写的单一性,使不同节奏、不同气氛互相交织,从而增加生活情景的空间感和真实感。”由此可见,“闲笔”也就是在主要情节之外的非情节因素。在小说创作中,应该恰当地运用闲笔,闲笔具有多重审美功效:可以有效地对小说的张弛有度进行调节,有利于增强读者阅读的趣味性、有利于小说叙事空间的拓展、有利于增强叙事情趣等。
因此,闲笔不闲。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1

妙笔写作第七课

小说写作相关基础知识

第三节 小说艺术的基本审美特征

小说作为一种叙事性的文学样式,其审美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鲜明的人物形象

(一)刻画人物形象是小说艺术的中心任务

努力刻画鲜明的人物形象是小说艺术的主要目的和中心任务。因而,在小说作品中,作者总是要采用种种艺术手段来细致地、多方面地刻画人物,小说作家对社会生活的审美,正是通过人物形象的塑造来完成的。与其他文学样式相比较,小说有更为鲜明突出的人物性格,人物的形象性更强,这是小说艺术的文体优势。

与诗歌相比,诗歌的主要目的是抒情,通过意象来实现诗人情绪的形象传达,它不是以描绘人物形象为旨归,尽管在有的诗歌中有较鲜明的抒情的主人公形象,如《离骚》等,但这些形象不是直接地塑造对象,而是情感地表现对象,也不具有小说再现的特点;至于抒情诗,故事往往多于人物,情感的强烈外露,导致了作者不是在说故事,而是在唱故事,它同样缺少小说那种具体性。

与散文相比,散文是一种
侧重于表达作者内在心灵感受的表现型文体,作者只是截取那些与自己感受相吻合的片段和细节,目的也不在于刻画人物形象;即使在一些以写人为主的散文中,作者所突出和的也是人物某一方面的精神品质,而不是人物的性格。如鲁迅的《藤野先生》,作者通过几个有限的生活片段,集中突出了藤野老师没有民族偏见、对工作一丝不苟的精神品质,作者并没有去表现有关藤野的完整的、具体的生活。

与戏剧文学相比,它们有相似的一面,都是属于再现型的艺术,都要努力塑造人物形象;但是,戏剧文学主要是为舞台演出服务的,因而戏剧文学必然要受到舞台时空和表演的限制,它必须对社会生活进行高度的集中(人物集中、情节集中、矛盾集中、生活场景集中)。戏剧文学主要是通过人物台词与动作来刻画舞台形象,它无法像小说那样自由从容地描绘生活和多方面地刻画人物形象。

小说对人物形象的刻画,往往是立体化和全方位的。首先,小说是运用散体的语言作为表达工具,对人物的有关生活可以自由地叙述和描绘,以此来实现人物生活的形象再现。其次,小说刻画人物形象十分自由。作者对人物生活的各个层面都可以进行具体展现,人物在生活矛盾中的行为动作、人物的衣着打扮、神情姿态、人物的语言、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等等,都是属于小说的表现对象,正因为如此,读者在小说中看到的是生活的、具体的、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而不是抽象的人。如,鲁迅的短篇小说《孔乙己》成功地塑造了“最后一个”封建落魄文人形象。小说中对孔乙己的描写令人玩味,他是一个不上不下不伦不类的人。在鲁镇,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他既不是富人,可以呼朋唤友邀约一群人到酒馆里面坐下来大吃大喝;他也不是一般的穷苦百姓如那些做工的“短衣帮”,在繁重的体力劳动之余,站在柜台外面花几文钱要一碗酒,三下五去二喝完就走。他虽然穷困,却不肯脱去那件破旧不堪已经辨不出什么颜色的长衫,不肯放下封建书生的臭架子;否则,身材高达的孔乙己不至于如此困窘。孔乙己吃茴香豆这一细节,更是对他的性格刻画得入木三分,孔乙己偶尔在经济宽裕的时候,还能再花一文钱买一碟茴香豆做下酒物,他善意地把茴香豆分给周围嘴馋的小孩,当孩子们再次围上来讨要的时候,他忙用手罩住碟子,嘴里却说“多乎哉!不多也!”他的心地是善良的,他没有粗暴地驱赶周围的小孩,而他的思想行为却是迂腐的,没有了就是没有了,不多了就是不多了,却要说“多乎哉!不多也!”孔乙己言语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的“之乎者也”,足以体现出封建文化对他深入骨髓的毒害!我们读到这里,才忽然明白孔乙己并非自甘堕落地过那种穷困潦倒的边缘人生活,而是他中毒太深已无药可救。其三,小说中的人物形象,是作者以生活为基础,通过想象和虚构创造出来的。小说《红岩》中的许云峰是一个焕发出革命英雄主义光彩的优秀地下党员,特别是他牺牲前对特务头子的慷慨陈词和凛然正气,给我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他受尽折磨后被单独关在死牢里,他成功地挖出一条逃生通道,在他明知特务会很快会狗急跳墙加害于他,却并没有一个人逃生,为了给狱中其他战友留下这条唯一的生存之道,伟了保住这个秘密,他甘愿赴死。而生活中的许云峰是怎么牺牲的呢?据回忆录《在烈火中永生》记载,他的确在死牢里挖出了一条地道,大他是从地道逃生,不幸被国民党特务发现而杀害的。作家做这样的改造并未有损许云峰的英雄形象,试想,作为一个把一切都献给共产主义事业的优秀共产党员,作出这样的举动,难道不是合理的吗?又如,据陈寿的史书《三国志》记载,诸葛亮只是一个政治家,作为历史人物诸葛亮“应变将略,非其所长”,即带兵打仗不是他的长处,而小说家罗贯中却把他写成了一个“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无所不能的杰出政治家、军事家。再则,历史中的诸葛亮性情粗野,而小说中的诸葛亮却是一个羽扇纶巾、温文尔雅的忠臣贤相。显然,作者融合进了朝朝代代劳动人民对诸葛亮这个历史人物的审美理想。由此可见,虚构带给小说的是更为强烈的艺术效果,是更为生动丰满的人物形象。

(二)人物形象的审美内涵

小说作品中的的人物形象,应该是一个有着鲜明艺术个性,同时又具有深广社会概括力的典型。

1.人物形象的个性化

艺术大师罗丹指出:在艺术作品中,有个性的作品才是美的。对小说而言,人物性格的个性化,是小说艺术的核心要求。正因为小说中人物各有其鲜明的个性特征,读者才不至于把千千万万个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形象混为一谈。小说人物形象的个性化是由生活所决定的。生活中的每一个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思想性格,这自然要求小说作者调动一切审美手段,为读者创造出具有鲜明艺术个性的人物。

小说中的人物个性同生活中的人物一样,应该是由诸多性格因素构成的一个极其复杂的性格系统,而且是一个动态的流动系统。首先,人物性格具有复杂多样性。人的诸多性格因素在各种外界合力的作用下,必然会出现极其不规则的多向运动和多向组合。《红楼梦》中,王熙凤是一个令人咀嚼玩味的人物。她的文化程度不高,决定了她难登大雅之堂,大观园中的结社酬唱没有她的一席之地,但她绝顶聪明,办事干练为贾府的男人所不及。她简直就是一个心理学家,善于揣摩别人的心理。她爱说笑话、耍贫嘴,既俗气又有诙谐灵气的一面。她思维敏捷,口齿伶俐,能言善辩,在她身上,聪明与糊涂、刚强与脆弱、大方与小气、外表的威风逞能与内心的憔悴痛苦融为一体。其次,人物性格具有层次性。个性化的人物还是由表层次和深层次甚至于潜在的多层性格因素构成的有机体。作为浅层次也是最容易暴露的性格因素,反映的往往是表象,而深层次的也是不容易显性出来的性格因素,往往能反映人的本质和主流。小说《高山下的花环》中,靳开来平时牢骚满腹,仿佛对什么都看不顺眼,甚至于人们对他的牺牲也有争议,但从本质上讲,谁能说他不是一个优秀的军人。再次,人物性格还具有流动性。一定性格的人物是在相应的环境中形成的,人物的性格又会随着环境的流动而发生变化。长篇小说《骆驼祥子》,作者以无可辩驳的事实告诉我们,祥子本是一个正直的、善良的、勤劳的人,旧中国肮脏的社会环境却把他逐渐变成了一个沉沦、堕落、麻木的人。

2.人物性格的本质化

小说家总是要从生活的基本规律出发,根据自己的审美经验和审美理想,来创造出具有较高概括性的艺术形象。人物性格的本质化是指:小说中的人物形象,应该对时代的社会的人的思想有广泛而深刻的概括,人物的思想性格要能够代表那个时代某一社会阶层人的普遍的思想性格。小说的艺术深度及其对社会生活的本质把握,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人物性格本质化方面,这也是小说能够引起读者强烈共鸣的重要因素。要实现人物性格的本质化,需要作者深入生活,了解各阶层人民的意志愿望和要求;同时,还必须充分调动作者的全部审美经验,以严肃认真的态度,对生活进行更深更广的开掘,以达到对生活本质的把握;要实现人物形象的本质化,还需要作者把人物置于广阔的社会环境和复杂的生活矛盾之中,在矛盾斗争中显现人物的性格,而不是靠简单的社会环境来完成。在具体的小说作品中,人物性格的本质化往往体现伟人物性格的历史深度和现实感的高度统一。历史深度是人物思想性格形成的过程,现实感是人物在生活矛盾中的必然表现。《西游记》中,沙僧的形象无法和孙悟空相比,这并不在于其本领的高低,而在于孙悟空这个人物形象所概括的社会内涵和历史含量要比沙僧丰富得多。《水浒传》中,论武功,有许多人不在林冲之下,但因他们只是某种战争的人化工具;相反,林冲走上反抗道路,作者细致入微地写出了林冲的性格流动过程,写出了人物性格的社会内涵和历史内涵。

二、生动的故事情节

(一)情节是小说与生俱来的特质

如前所述,从小说的历史渊源来看,它本身就是吸收了神话、传说和历史故事中的故事性这一特质而逐渐分离和独立出来的。有人说,小说是时间的艺术。因为,一篇(部)小说,总是要或多或少地再现一定的人类生活流程,从塑造人物形象这一中心任务出发,小说通过再现人物在这一生活流程(生活矛盾)中的具体表现,来实现人物形象的塑造。作为再现型的叙事艺术,没有故事情节,人物的思想性格无法得到形象显现。

具有一定性格的人物作用于环境,必然会产生这样那样的矛盾冲突,矛盾及矛盾发展的过程构成了相应的生活事件,这就是小说的情节。生活矛盾是小说故事情节之源,作者正是在丰富生活经验的基础上,选择有较高审美意义的生活矛盾来升华小说故事情节,并以此来体现作者的审美深度的。用人血馒头做药引来治病,并不新鲜,鲁迅的小说《药》在设置情节时,没有简单照搬,而是进行了辗转生发,馒头上蘸的血非一般的血,是革命者的鲜血,勤劳善良的下层百姓华老栓却虔诚恭敬地用它为儿子治病,通过这样的加工改造,实现了作者对民主革命失败根源的追索。

从欣赏者的角度来看,生动的故事情节是吸引读者的一个重要因素。小说较之其他文学样式,之所以有着更为广大的读者群,生动的情节是原因所在,因为人都有好奇心,尽管这是低层次的审美需求。中国文学有“文奇则传”的审美传统,对小说而言,这里的“奇”自然是指情节的生动曲折。

当代小说,情节设置的审美方式呈现多元化,出现了一些情节淡化的“散文化小说”,甚至于是完全打破生活时空而以人物的心理作为透视点的意识流小说。但是,我们不能说小说可以离开故事情节,只是故事情节的表现形式发生了变化,何况,情节小说仍然是小说的主流。

(二)情节与人物性格

情节是人物性格形成和发展的历史。性格是人物行动的内在逻辑。人物的思想性格作用于环境,就会导致和形成小说的故事情节。情节是人物性格在环境中的必然表现。这是小说创作必须遵从的一条重要美学原则,也是我们衡量小说作品成败优劣的重要审美标准。只有当小说的故事情节有机地统一于人物的性格之中,情节才会有积极的审美意义;反之,性格作为人物行为的动机揭示得越鲜明,小说的故事情节就越生动。因而,作者应充分把握人物的性格基调,对小说情节进行合理铺设。《三国演义》中,诸葛亮“草船借箭”这一情节的设置,作者处处用奇:明知是计却立军令状,一奇;接受任务却没有造箭行动,二奇;眼看三天期到,却是想鲁肃借二十条小船,三奇。这显然是基于诸葛亮是一个奇人奇才的性格特征二合理铺设的。

三、具体的生活环境

环境是小说的三大构成要素之一。小说人物形象的刻画和故事情节的展开,总是在一定的环境下进行和完成的。小说是通过对生活矛盾的生动再现来实现典型形象的塑造的,这就必须要有具体生动的环境描写。环境作为人物行为的外在动因,只有把它具体而生动地描绘出来,才能表现出人物和事件的特征,才能揭示人物行动的原因和背景。小说里所提供的典型环境,是指围绕作品中的人物并促成人物行动的各种关系的总和。包括社会的和自然的,同时,它们还具有不可或缺、不可根移的具体性。鲁迅的小说《药》是从写景开始的:“秋天的后半夜,月亮下去了,太阳还没有出来,只剩下一片乌蓝的天。出来夜游的东西,什么都睡着了。”这是故事发生的自然环境,透过这一自然景象,读者感受到的是一种沉闷、灰暗和凄凉,下文告诉我们的正是一个让人感伤的故事。这里,自然环境实现了给小说准确定调,构成了小说血肉的一部分。

小说的典型环境,是历史的纵深感、生活的广阔性和环境的具体性几个方面的有机统一,而且还是一个流动的概念。长篇小说《红岩》中,渣滓洞和白公馆的斗争,联系着重庆地下党的斗争历程,联系着重庆地下党组织伟迎接解放而掀起的斗争风云,联系着国民党风雨飘摇的形势,联系着人民解放战争即将胜利的历史步伐。

在小说作品中,只有当环境制约着人物的性格,而人物又积极地反作用余具体的环境时,由此而产生的矛盾冲突才会获得积极的审美意义。与我们的实际生活一样,人物只是一定环境中的人物,人物离不开环境,但人物又不是简单被动地适应环境,它们往往在生活矛盾中相互促进,双向流动。长篇小说《红楼梦》中,林黛玉这一形象的塑造,充分体现了环境和人物间的矛盾关系。林黛玉先丧其母,继而丧其父,不幸的家庭遭遇造就了她敏感多疑、多愁善感的性格特征。失去母亲,意味着失去了与贾家联系的中坚力量;失去父亲,意味着没有了坚实的经济基础。在贾家,她是一个萦萦孑立的门下客,在这样的环境中,她挣扎着抗争着,哀哀怨怨地走完了短暂的一生。


妙笔写作培训学院招生启事

妙笔写作培训学院致力于为所有热爱写作的朋友提供一个展示自己、提高自己的平台,让你在提高自己写作水平的同时,实现名利双收。凡热爱写作,能吃苦,有一定写作基础的朋友,不分年龄,不限学历,均可报名参加妙笔写作培训学院的学习。

本学院以一年为学习期,每周六晚7点30至9点上课,学费1680元。学习期内,免费点评修改稿件,并择优向全国3000多家报刊杂志投稿,一年学习期满后,免费继续听课,永不退群,欢迎热爱写作的朋友报名学习。报名咨询QQ:21399763

欢迎加入免费课体验QQ群:245372968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2

写作和生活

你也许不知道,《1984》的作者乔治.奥威尔在成为专职作家之前是一名印度皇家警察;《双城记》的作者查尔斯.狄更斯最早是负责给鞋油筒贴上标签的工人,之后才成为自由撰稿人,并且兼职伦敦律师事务所的职员;美国诗人,四次普利策奖得主罗伯特.弗洛斯之前是一名教师;阿瑟.柯南.道尔最早是外科医生,还有我们熟知的英国小说家,剧作家毛姆也曾经是一名外科医生。

这些耳熟能详的人群不是生来就是作家,他们做过其他的职业,写作最初只是其中的一个业余爱好,兴趣和坚持的创作使这份爱好变成了热爱,进而发展成他们毕生追求的事业。贫穷,退稿,被嘲笑或打击,那些历经坎坷创造出来的经典作品最终使他们被世人所熟知和敬仰。

有过写作经历的人都知道,写作是一件痛并快乐的事情,再伟大的作家也有瓶颈期,缺乏灵感的时刻。只是相对与那些拥有天赋的人,一般人的创作之路会更加艰辛,他会突然卡壳写不下去,缺乏灵感和素材,即使作品完成了,也有很大的可能性会被退稿,需要一遍又一遍地修改。

如果靠写作谋生,很多人大概早就饿死了。但是如果是真心喜欢,如果坚持下去,你不一定会成为伟大的作家,但至少会是一个优秀的作家。坚持以平和愉快的心情创作,是《写作课》从头至尾想要传达给读者的信念,而这本书针对的主要人群也正是那些产量不高,容易放弃的半职业作家,《写作课》的作者艾丽斯.马蒂森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更多热爱写作,却缺乏信心和技巧的读者,每个小白都有机会成为一个好的作家。

哈佛大学文学硕士艾丽斯.马蒂森身兼作家和写作教学双重身份,她曾在耶鲁大学,布鲁克林教授学院教授写作课程,后在本宁顿学院艺术硕士班执教22年至今,出版了多部小说集和长篇小说,并多次获奖,广受好评。她比作家更擅长教授写作,又比老师更擅长创作,而在艾丽斯老师开始发表小说的很长时间,她还是一名全职妈妈,年近50才开始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第一篇短篇小说是在厨房餐桌上敲出来的(为了方便照顾孩子)。她利用照看孩子的间隙去创作诗歌,小说,并且中途还患上了眼疾,不能像常人一样正常阅读。

如果你打算或已经在小说创作的路上,《写作课》可以帮你少走一些弯路,尤其是具有社会和家庭压力的女性作者和非职业作家还可以借鉴一下作者的心路历程,学会在没有成果的时候依旧保持良好的创作心态;如果你是一个写作菜鸟,《写作课》至少会教你如何判断和评鉴一部小说,也许还会激发你潜在的创作欲望。在这之前,我觉得写作很难,写小说更是遥不可及,细读了《小说课》,才发现小说创作的灵感和想象力不都来自天赋,技巧和方法都是可以有意识的锻炼和培养起来的。

《写作课》主要有五个部分的内容,除了我们刚才所说的创作心态,其他四部分都是针对小说的基本因素,即人物,情节,环境描写(语言和叙述方式)所对应的写作思路以及一些常见误区,为了更好的方便读者理解,作者艾丽斯在书中引用了大量优秀的作品,当然由于作者是美国人,大多数作品都是欧美作品。读者也可以根据自己的阅读经验对号入座,任何类型的写作,大量的阅读都是必不可少的。

针对于长篇和短篇小说的不同特点,《写作课》有一个章节的单独讲解,除了基本的概念,主要以运用知名作家的作品为例,介绍其具体创作方法和赏析。

Leave a Comment.